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初来乍到
章节列表
第一章:初来乍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府主人不喜喧闹,故将府邸安于城郊幽静之处。此时正值暖春时节,庭院中柳树舒展开了黄绿嫩叶的枝条,在微微的春风中轻柔地拂动,恍若一群群身着绿装的仙女翩然起舞。桃花展瓣吐蕊,杏花闹上枝头,梨花争奇斗艳,一片繁华景象。两个俏丽的侍女在花丛中相互打闹,追逐,银铃般的笑声携着春天的清香醉人心脾。
但这幅恬美的画卷却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两个侍女惊得连忙起身向大门匆匆行去:“老爷回来了,快收拾下。”紧接便是下人忙碌奔走的声音。
随着马儿“希律律”一阵急鸣,门仆急忙推开大门,一队人已经到达前门处。为首的一人一身戎装,面容宛如刀削,棱角分明,剑眉斜飞入鬓,一股战场厮杀生出的煞气铺面而来,正是长德郡苏府之主---苏正天。
苏正天面带煞气,显然心情不怎么好,下人更不敢触这个霉头,迎着他步入正堂,不敢吭声。
“少爷呢?”苏正天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杯茶,随口问道。
“少爷在书房呢。”管家苏福也走了进来。
“呦喝,这兔崽子还知道进书房?”苏正天冷笑一声,颇为诧异。“好,我去看看,看这小子在搞什么鬼。”
苏彦趴在书桌上,单手支撑着下巴,怔怔的望着上面的天花板,一动不动,不时怅然叹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着“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狠狠地踹开,唬了苏彦一大跳,正欲呵斥来人,但定睛一看,见来人是苏正天,顿时便没了精神,又歪在了书桌上,无精打采地看着苏正天。
“兔崽子,今天怎么不出去疯了,知道进书房了,开窍了?”苏正天也不在乎苏彦的反应,讥笑道。
苏彦慢吞吞的挪了挪身子,看着他,半晌不吭声。
“哼,我不管你发什么神经。再过几天便是宗族的祭祖之日了,这段时间不准踏出家门半步,给我好好反省。到时候有宗族年青一辈比试文韬武功,你如果再像以前那样丢尽我的脸,看老子不剥了你的皮。”说完之后,苏正天也不再多留,转身离开了。
苏彦仍是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倒也不怪他,恐怕任谁摊上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会如此。
苏彦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三天了,他原名叫苏熙,本是一个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昏迷,等到他醒来了的时候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不足二十岁的没落家族子弟,而且是纨绔子弟,文不成,武不就。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苏彦不知所措,过了两天才稍稍回过神来,翻看了一些典籍和记忆,才对这个世界有了些了解。
轻轻的敲门声打破了宁静,苏彦回过神来,问:“谁?”
“少爷,是我,苏福。”一个老人已走了进来。
“噢,是苏管家啊。”苏彦起身相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个老管家倒是让苏彦感觉不错,为人和善,也是看着苏彦长大的。

苏福把一碗粥放在桌子上,“这是特意为少爷熬的莲子粥,少年趁热喝了吧。”
“咦,我没吩咐人给我熬粥啊?”
“呵呵,这是老爷特意吩咐的,他说你样子不对劲,怕是生病了,要补补身子。”苏福在一旁站定,轻轻笑着。“别看老爷整天对少爷你横眉竖目的,其实老爷是很在意你的,少爷不要枉费了老爷的一番苦心才是。”
听了这番话,苏彦微微扬起头,一股暖意也暗暗生出,心想:“想不到这个莽大汉倒挺贴心的。苏彦自幼孤苦,苏正天这番作为倒轻轻触动了他的心底。
“老爷今天心情似乎不大好啊?”苏彦随口问道。
“哎,怎么好的起来啊。”苏福苦笑一声,继续道:“过几天就是宗族祭祖之日了,少爷这一辈的文武比试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以往少爷的表现并不多么如意,如果这次再和以往一样,恐怕宗族会削减我们这一脉的资源,地位也要降低,用来培养新一代的资源也会被剥夺,少爷如果少了宗族的支持,恐怕以后再无出头之日了。”
苏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点倒让他颇为意外,不过想了想便释然了。他通过原本“苏彦”的记忆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类似中世纪东方的文明,不过是以宗族制为主,也就是许多大大小小的家族组成一个皇朝。而苏家正是其中一个已经没落的家族,而苏彦这一支脉由于原本那个纨绔子弟的不堪,更显颓败。苏正天本就是庶子,如果到苏彦这一代仍不能挑起大梁,那么他长德郡苏家就算彻底完了。
“好了,苏管家,你先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苏福应了一声,退了出去。苏彦便在房间踱起步来,蹙起眉头想着:“想我在那边的时候抱负不得施展不说,还屡遭排挤,穷困不堪,那个社会倒也没什么可留恋的。既然到了这,既来之,则安之,从近些日子我所了解的东西来看,这个世界比我原先所处的世界要精彩很多,人可修有通天彻地之能,三大皇朝并立,征战不断。我既自称满腹兵法军略,倒不如在这大展拳脚,也不算辱没了我这一生。大丈夫既生于天地间就该搏出一番事业,不然也愧对这七尺身躯。”
苏彦想通之后,长舒了口气,走出房门,行到前院处,扬起头望着一纤不染的天空。突然,随着一声短促的嘶鸣,一只鹰隼蓦地展翅飞向高空,如利箭一般划过天际,翱翔于九天之上。苏彦见此,一时竟生出一番豪情,心道:“等着吧,这个世界,我会让我的名字传遍每个角落,让世人皆知我心,让我的铁骑踏遍整片天地,剑指处,所向披靡!”
......
......
苏彦已经知道自己所处这个世界是一个颇为神奇的地方,虽说不上是神魔文明,但这个世界的人可以通过所谓的修炼达到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地步,这种能力已经不亚于苏彦前世观念中的神仙了。
这也恰恰是苏彦忧虑的一点,“这个世界的人懂得修炼自己,恐怕我在前世的那些得以自傲的拳脚功夫在这就不值一提了,还不够给人塞牙缝的。”苏彦摸了摸下巴,“看来想在这个世界立足,自己的修为也是非常重要的啊,要不然还不等我功成名就就被人一巴掌给拍死了,这个废物子弟对修炼竟然一窍不通,我还是先找个行家问问情况吧。”
苏彦抬头一看,一个家丁正匆匆的往外跑着,顺手拦住了住他,问:“咱这里面最厉害的人是哪个?”
家丁狐疑的看了苏彦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少爷问的是斗蛐蛐还是….花酒功夫?”
苏彦顿时满脑门子黑线,想不到这个败家子在别人心中的形象已经堕落到了这个地步,一时间没了精神,“我问的是修为最高的人。”
“噢…少爷问的是这个啊。修为最高的当然是咱们府上的吴翎吴都头了,他可是老爷的臂膀,厉害着呢。一拳能把山都打碎,还能上天,那些小毛贼听了吴都头的名字都能吓破了胆。对了,我还听说……”那家丁登时来了兴致,唾沫星子喷了苏彦一脸,大有黄河泛滥,滔滔不绝之势。
“好了,行了行了,我没问你那么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人亲兄弟呢。”苏彦没好气的训了那家丁一句,怕他继续叨叨下去。
家丁看到少爷生气了,也蔫了下来,行了一礼便匆匆跑开了。
别院是平时苏府的护卫训练和休息时聚集的地方,苏彦轻轻踏进院门,见一群护卫围成一圈,全在伸头往前挤,不然传来一阵阵喝彩的声音。苏彦便走上前探个究竟,原来是都头吴翎在中间演练一套拳脚功夫。
吴翎身上仅穿着一条长裤,赤着膀子,皮肤黝黑,一块块肌肉隆起,颇为均匀。吴翎不断在地上闪躲腾挪,平地卷起一阵旋风,拳起处,“嘶嘶”的破空声不绝于耳。拳风呼啸,肉眼可见的罡劲裹在臂膀之上,一拳落下,音爆声竟将苏彦的耳朵震的嗡嗡作响。随着一声断喝,吴翎从空中旋转急落,拳头向前用力轰出,一道气劲破拳而出,前方三尺外的一块大石轰然炸碎。
“好!”苏彦不由喝彩一声,惊艳不已。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刚发现苏彦的到来,纷纷行礼。吴翎也颇为奇怪,不知平时昏天黑地的少年怎么会来此,但也上前抱拳行了一礼,问道:“方才太过入神,不知少爷驾到,请恕罪,不知少爷来此何事?”
“噢,闲来无事,来见识下吴都头的威风,顺便向都头请教些事情。”苏彦轻笑道。
吴翎顿时诧异起来,不知这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败家少爷怎么会找上自己,心想最近也没招惹他啊,便道:“少爷客气了,这样吧,少爷先到大堂把,容我换身衣服便去见你。”
“不用了,都头先去换衣物吧,我在此等着都头便是。”苏彦应道。
“那好,少爷稍等。”吴翎应了一声,便转身走了。
众护卫见少爷与都头有事,便各自散去。苏彦一人便在院子踱起步,看看景色。
等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吴翎便回来了,请苏彦在石桌旁坐下,说:“少爷,有话请问。”
苏彦应了声,“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向都头请教下关于修炼的事情。”
吴翎诧异的看了苏彦一眼,“少爷要修炼功法吗?”
“是的,我既身为将门之后,若无半点本事,岂不是丢尽了宗族的颜面吗?”
“哈哈,好,好,少爷竟想通了,老爷如果知道少爷的这份心思,定会欣慰的。”吴翎是个直性子,听了这话非常兴奋。
“呃……这是应该做的。”听了吴翎的话,苏彦大为汗颜。
“不知所谓修行具体所指什么,又怎么有高下之分的呢?”
“上古时期,百族并存,人族初生之时,身体羸弱,直到一段时间之后,人们灵智渐开,有些人便发现我们人的身体其实有很大潜力尚未被发掘。这些人便引他族的修炼之术来锻造自身,并不断按照人族自身的情况来改造功法,使它们更适合人类来修炼。这些人便是上古时期的大能,他们修得移山填海,呼风唤雨之力,并将功法不断改进传于后人,修行便是依靠这些功法,不断发掘自身潜力的过程。”吴翎细细讲道。
“那这修为高下又是如何来分的呢?”苏彦继续问道。
“修者等阶共有四境,为少始境,上青境,玄极境,太皇境。每到一个新的等阶,自身便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如隔天堑。每个等阶又细分多个小境界,少始境有三重,上青境有六重,玄极境则有九重,分别为一二三重天,依我而言,我便是上青境一重天,每提升一层,修行便愈加艰难。”
苏彦仔细听着,稍想了会儿,又问道:“那太皇境呢?”
吴翎听了这话,长吁了口气,带了些艳羡的语气叹道:“所谓太皇境,修为已堪比上古大神通者,传说可摘星拿月,移山填海。现在在世上,已经少有这种层次的人,正因为他们太强大了,所以每一位皆可封号为皇,与皇朝君主平起平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