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造化弄人
章节列表
第二章:造化弄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仿佛触摸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心潮澎湃,依凡人之力竟可到达这种地步,受世人敬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吴翎见苏彦愣神,轻笑道:“那种境界离我们太过遥远,也只能是徒发感慨罢了。”
苏彦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那我们谈些实际的,具体要怎样开始修行呢?”
“所谓少始境,这是踏入修行的第一个境界,古语有云‘中元绛宫者,乃神之舍宇。绛宫不动则精不驰,而神不疲’,这绛宫,便是修行的第一步。若想进入修行一途,必须先感悟天地元气,将天地元灵之力纳于绛宫之中,滋润肉身,也就是锻体,少始一境便是可沟通天地元气,纳为己用。上青境便是修神阙海,到这一境界变可将元力屯与神阙海一中,元力利用更为巧妙,可沟通天地,也可御空飞行。”
听说飞行苏彦顿时来了兴致,有些艳羡地问道:“到了上青境便可飞行,那都头你为上青境也可以了?”
吴翎轻笑了一声,说:“那是自然。绛宫乃是性之根,神阙海乃是命之蒂,性命交修,便可以打通大小周天,炼神化虚,这就是第三个境界,玄极境,元力充盈于周天经脉之中,如挥臂使,演化各种力量。至于太皇境,我也是不清楚了,毕竟太过遥远了。”
苏彦长舒了口气,心想总算对修行如何入门有所了解了,不如趁热打铁,让吴翎帮助自己完成这第一步吧,“多亏了吴都头耐着性子跟我讲了这么多,这样吧,我自己也不懂如何去修炼,不如吴都头帮我一把吧?”
吴翎正要为他细细讲解,突然一怔,脸色蓦地暗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到嘴边了话又咽了回去,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都头不愿意?”一丝不好的预感从苏彦心头涌出。
“哎。”吴翎叹了口气,“实话跟少爷说吧,并非我不愿,而是少爷年幼时,老爷曾逼着少爷练功,可一段时间后毫无进展,起初只是觉得少爷偷懒,后来经过查验才知道少爷体质太过奇怪,绛宫竟无法纳入天地元力,请了很多高人也无法解决,加上少爷从小不爱练功,太过贪玩,也就不了了之了。”
仿佛一盆凉水当头泼下,苏彦的满腔热情被一下浇灭了。本以为触摸到了一个新的领域,满怀激动的扑上前去,却发现只是一场梦幻空花。除了悲凉恐怕再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苏彦此时的心情了。苏彦回过神,张了张嘴,声音有点颤抖:“你….你的意思是我我此生无法修行了?”
吴翎叹了口气,道:“少爷也不需太过失望,话虽如此,可这世上奇人异士多不胜数,说不定就有能医少爷之疾的。”
苏彦沉默起来,许久,方叹了口气,说:“这样吧,你把如何纳天地元气的法诀告诉我,我再试一次吧,说不定…..”
“好,少爷你盘膝坐在地上,闭目沉思,驱除杂念,按我说的做。”
苏彦照着吴翎的话坐在地上,闭起双目。
“意守丹田,平心静气,用心去感受诸天万物。聚气于丹田,轻收腹部,压气沉至长齐,提气,过渡到督脉,意念控制,沿督脉上升至泥丸宫,此为一个小周天,按此循环。循环几周后,天地元气会随之运转,引至你体旁,心感到后,纳于体内。”吴翎轻声念道。
苏彦对人体脉络所知不少,所以能听懂吴翎所念,便按此循环。数周之后,苏彦感到呼吸更为顺畅,心无杂念,心眼竟然张开,可以看到体内世界,绛宫之内就像一片金色的世界,但空空如也。突然,苏彦感觉到有东西在触碰自己,向上看去,看见无数小光点漂浮在自己周围,登然大喜,心想这必是天地元力了,便加快自己周天的循环速度,将元力吸入体内,同着元气顺势运转。
吴翎看见苏彦的变化,便道:“好,少爷,你已经开始吸收元力了,现在我将我的元力输进你的体内,帮助你引导天地元力,你将这些元力纳入绛宫之中,然后便停止元气的运转。”话过,他就将自己的右手搭在苏彦的后背上,输入自身的元力。
苏彦应了一声,按照吴翎的指示,将这些小光点运转至绛宫之上时,纳入其中,正欣喜之时,随着苏彦停止运转,元力竟然突然自行散去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苏彦功亏一篑,歪在桌旁,久久不语。
吴翎看着苏彦,也不知该怎样劝慰,楞了一会儿,才叹道:“少爷能有这份心思就好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少爷这般努力,上天不会亏待你的。”
苏彦低下头,许久后,长叹一声:“哎,罢了,罢了,上天既如此对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求以后能有所好转吧。”
吴翎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重重甩了下手臂,轻叹了一声。
沉默了大概一刻钟,苏彦这才站起身,对着吴翎行了一礼:“多谢都头今天所授,小子在此谢过了,叨扰之处请都头见谅,我先回了,都头请便吧。”
吴翎见状连忙躬身回礼道:“少爷言重了,还请少爷不要多想,世事自有天定,少爷早点歇息吧。”
苏彦应了声,自顾走了出去。不过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也没让苏彦过于消沉,无法自拔,他前世已经受尽了屈辱和冷遇,这种失望他也已经尝过了太多太多。但这些失败也不尽是坏事,苏彦年纪轻轻,却已尝尽世间冷暖,人情淡漠,他的性格也随着更加坚韧,清澈灵动的眼眸深处不时闪过一丝阅尽世事的沧桑,让人难以看穿。
“不想了,不想了,这事暂且搁下,也许真会有峰回路转的那一天。苏家的宗族祭祀已经来了,这是我在这片大陆立身的第一步,不容有失,既武不能成,那便在文上找回场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