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杀
章节列表
第七章: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正天将苏彦扶下场的时候,苏彦的确已经快虚脱了。苏彦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暗自庆幸。能够战胜苏协完全是侥幸,如果不是苏协的大意以及他实战经验极少,苏彦根本不可能这样不给苏协反击的机会,用暴雨般连续的进攻将苏协打败。
饶是如此,这一战也耗尽了苏彦所有的力气,他的每次攻击都是用尽十成力量,力求必杀,不留给对方机会。苏彦心中也暗暗后怕,若是中间一击不成,给苏协反击的机会,恐怕躺在那的就是苏彦了。
苏彦回到房间后,便沉沉的睡去了,一夜无话。
第一轮的比斗已经结束,迎着黎明初升的光芒,人们已经纷纷到达了校武场。经过第一天的比斗,本来已有十二位胜出者,但由于比赛过于激烈,两个人虽然险胜,但已经失去战斗能力,所以今天只剩下了十个人,分为五组。
苏彦也已经站在了场边,眉头微蹙,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候苏彦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一人朝自己走来,定睛一看,竟然是苏哙。苏哙走到苏彦身前,身子前倾,在苏彦的耳边压低声音冷笑道:“你最好祈祷别让我在比赛中碰到你,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彦迎着苏哙狰狞的目光,轻笑道:“那祝你好运。”
苏哙冷哼一声,“容你嚣张一会儿,我会让你笑不出来的。”擦着苏彦的身子,径直离去了。
同样的程序,由人将比赛顺序送至各人手中。当苏彦打开手中的纸张时,表情瞬间凝固,上去赫然写着:“第二场,苏天齐对苏彦。”
一旁的苏哙突然笑出声来,笑声中透出说不出的快意。众人不解的看向苏哙,他也不解释,只是扭头看向苏彦,残忍的笑容挂在脸上,毫不掩饰。
苏彦轻叹一声,这次可是没有取巧的机会了,可以通过技巧侥幸战胜苏协,但他与苏天齐的实力是天与地的差距,他可没有自大到认为有战胜苏天齐的机会。
比赛激烈的进行着,苏彦也无心看人比斗了,眉头微皱,仿佛在想怎么面对苏天齐。一声叫声突然响起,把苏彦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第二场,苏天齐对苏彦。”
场下一片哗然,然后传来阵阵叹息声,因为他们清楚这次苏彦再无一丝机会,只能为苏彦的结果惋惜。
苏彦轻叹一声,走上台去,目光扫向苏天齐。
苏天齐冷笑一声,身子突然凭空浮起,之后悬于苏彦的前方,居高临下俯视着苏彦。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苏天齐面无表情,问道。
“你想让我说什么呢?”苏彦淡淡的答道。
苏天齐的脸上突然透出一种玩味的笑意,那笑容仿佛苏彦在前世时女友突然跟着一个富家少年不告而别,当他去找其理论的时候,旁边那个富家大少带着一种优越感俯视他的那种感觉,一样的不屑,好像在看着自己随手可以碾死的一只蚂蚁。
苏彦仿佛受到了最出奇的屈辱,双拳紧握,目光蓦地变得锐利起来,让人心寒。
苏天齐心头突然生出一丝不妥,但随后自嘲的一笑,想多了,一只蚂蚁而已,怎会让自己产生那种感觉。
“你不该惹我的,你应该明白,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于你,我本来是不屑与你为难的。但不幸的是,当一只蚂蚁试着挑战我的时候,我不得不将其碾死。懂吗?不过念在同宗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跪下向我和苏哙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了你。”苏天齐好像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语气清冷。
苏彦平生最恨的便是别人用这种俯视的语气跟自己说话,那种屈辱比什么都要来得强烈,狞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让我下跪?不要以为有点天赋这个世界便唯你独尊了,你差的远了,你不过是个自大的白痴罢了,井底之蛙。”
苏正天楞了,他不敢想象苏彦竟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他从小便是天之骄子,受人尊崇,他的耳边从来都是赞誉、崇敬之音,未曾听到过如此刺耳的话。他想象不到,就像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雄鹰想不到地上的一只野鸡竟会扑到空中咬它一口一样。苏天齐愤怒了,自己的威严竟然会被一个蝼蚁所挑衅,那种愤怒仿佛要把自己撕碎一般。
苏天齐嘶吼一声,在空中举起手掌愤然划下,一道银色光刃便如利箭般奔向苏彦。苏彦一惊,身子向一旁跃出,但光刃撕裂地面崩起的碎石还是带着巨大的冲力砸到了他的身上。苏彦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正欲站起,苏正天已经飞身扑来,苏彦只能架拳相迎,但根本抵挡不住他巨大的力量,拳头直中胸处,苏彦如断线的风筝一样抛飞出去,喷出一道血箭,染红了衣衫。
苏彦强忍的剧痛撑起身子,身子一顿,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苏彦摇头苦笑道:“上青境啊,天地之别,根本承受不住,仅仅两招就招架不住了,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我会让你为你所说的话付出代价,受死吧。”苏正天冷笑着看着已经站不起身的苏彦,双手交叉高举过头顶,澎湃的元力破体而出,在空中荡起阵阵波纹,离苏彦甚远,但那种锐利的气息已经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裂空斩!”苏天齐双臂交叉向下用力划下,一道十字剑芒破臂而出,锋锐的剑气仿佛要把虚空撕裂,剑芒未到,下方苏彦的衣服竟被逼人的剑气生生撕碎。
众人纷纷惊呼,以苏天齐上青境的修为全力催动这道剑芒,如果实实的落在苏彦的身子,恐怕能把他活活撕开,毕竟苏彦尚不是一个武者,身子脆弱。
苏哙看到这一幕,简直要快意的笑出声来,他狞笑着看着场上,等待剑芒把苏彦撕开,鲜红的血液迸射而出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