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峰回路转
章节列表
第十章: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一听心头狂喜,急忙问道:“老先生请说,是何办法?”
老人故作神秘,抚须轻笑不语。
苏彦急了,拉着老人的胳膊晃来晃去,嘴里好话不停,用尽一切办法想撬开他的嘴。
老人哈哈一笑,甩开苏彦的手笑道:“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便是。天地五行中,庚金指极西之处,故而我古羽皇朝极西之地中,有一山脉,名天擎山脉,为这片大陆庚金之气最盛之处,你若去那寻觅一番,说不定便能找到打破壁垒的方法。”
苏彦大喜,急忙拜谢。
老人止住苏彦的身子,语气变得沉重起来:“你别高兴的太早。我还没有说完,天擎山脉乃是庚金之属,杀伐之气极重,危险程度不亚于一些险地。还有,天擎山脉多出土一些稀有金石,很多都是炼器的珍稀材料,所以在其中寻宝之人多不胜数,血腥争夺更是它的主调,你可要想清楚了,稍有不慎,就有丧命之危。”
苏彦沉思了一会儿,面带坚毅之色:“我本以为今世再无法修行,今日竟幸遇老先生才得一丝机会。为了这丝机会,别说一点危险,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搏它一搏。”
“好,好志气!大男儿活在世间,就该有这一份胆气!”老人欣然道。
苏彦突然对着老人行一大礼,道:“今日得老先生大恩,无以为报,待到他日我若能有所成就,定百倍还于先生。”
老人欣慰的看着苏彦,叹道:“哎,你有这份心思就行了。也谈不上什么大恩,我也无法帮你踏入修行,只是说些无用之话罢了。你去吧,你天资聪颖,而且勤奋好学,我相信老天会眷顾你的。”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晚辈不敢相忘。对了,敢问老先生大名?”苏彦问道。
“呵呵,什么大名不大名的。我只是个胸无大志,只愿守着一僻静之处聊度余生的老头罢了,名字不说也罢,你走吧。”
………
当苏彦回到正堂的时候,苏洌已经在等着他了,见他进来,便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苏彦行了一礼,道:“看了些兵法书籍,稍有感悟。对了,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家主解惑。”
“哦?你问吧。”
“宗族藏经阁乃是宗族重地,珍贵典籍无数,那为何不见重兵守护呢?”
苏洌听后看了苏彦一眼,笑道:“你怎知没有守护之人?只是你看不到罢了,藏经阁周围暗藏高手诸多,其中上青境巅峰的守护者就有两人,一般人根本靠近不了藏经阁百米之内。”
苏彦一惊,这才明白其中缘由,又问道:“敢问家主,在藏经阁那个老人是何人?”
苏洌一愣,想了一会儿,才摇头苦笑道:“这个,我也不知。我只知道他比我年长一辈,在藏经阁已经数十年了,可能是个年少时入世不成的普通老人吧。”
苏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便道:“我明白了,如若无事,那晚辈告退了。”
“恩,你走吧。你父亲已经在外面等你了,两个月后你再来吧,与苏哙争夺那个将宫名额。”
苏洌看着苏彦离去的背影,抚了抚胡须,心道:“是个好苗子,不过可惜了,但愿会有奇迹发生吧。如果他能入将宫深造,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这可能也是我苏家振兴的机会。”
一座车架从幽州城的街道穿过,而后通过城门,向西疾驶而去。
苏正天和苏彦面对面的坐在车架内,苏彦微微仰着头,也不言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说,你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变样了啊?这一次给人的惊喜可不小啊。”苏正天首先打破了宁静。
苏彦抿了抿嘴唇,看着苏正天粗犷的脸庞,轻笑道:“虎父无犬子嘛!当然了,你也可以理解为我突然良心发现了,总之呢,你知道你儿子不是一个废物就行了。”
关于苏彦怎么会突然变的聪明起来,与之前判若两人这个问题,苏正天已经想了很长时间,想的脑袋都快炸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他明智的放弃了这个问题,想当然的认为这是老天开眼,对自己的补偿,越想越乐,以后在同袍面前有得吹了,想着同袍看着自己那羡慕的目光,苏正天就一阵阵的快意。
不过苏正天的脸色又突然沉了下去,叹道:“你聪明归聪明,不过你这次真不该得罪苏天齐的,他虽是跟你同辈,但在宗族的影响力却不小,你得罪了他,恐怕不利于你以后的仕途啊。”
苏彦笑了笑,道:“你放心吧。你儿子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我说过会让他付出代价,就一定会。大丈夫如果连这份胆气都没有,那还谈什么纵横疆场。”
“好,不愧是我的儿子,有魄力。你放心去闯,天塌了老子给你顶着。”苏正天一巴掌拍在坐板上,大声道。
“貌似,有这么一个父亲蛮不错的啊。哈哈”苏彦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苏正天,突然有种温暖的感觉。
“对了,父亲,我想跟你说个事。”
“说吧。”
“两个月后我跟苏哙会有一战,将决定将宫的名额归属,相信你也知道它的重要性。而照现在来看,我是不可能打赢苏哙的。所以我想外出闯荡一番,说不定会遇上一番机缘,反正我在家中也不会有进展的。”苏彦肃声道。
“哎,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便随你吧。”苏正天叹了口气,而后从怀中掏出一条玉坠,递给苏彦道:“这个玉坠是早年一位世外高人赠于我的,世道险恶,你带在身边吧,如果遇到危险,它会救你一命的。”
苏彦接过玉坠,心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不长,却受到这么多人的恩惠。不说父亲,就连那苏洌和老人,虽说有些私心,但对自己的恩惠却是真的,我若不搏出一番成就,拿什么去报答他们?既然老天不眷顾我,那我便逆天而行,杀出一道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