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祸不单行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祸不单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妖蟒已经带着一阵腥风朝着苏彦扑来,骇人的血盆大口滴着腥臭的粘液转瞬即至。
“完了。”苏彦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能将身子挪动一下,只能眼睁睁看着妖蟒即将把自己吞到口中,那种死亡来临前的气息令人心悸。
“吼…”一声与先前苏彦遭遇猛虎时一模一样的啸声突然响起,震彻山林。
苏彦扭头过时,那头白虎已经奔行而至,纵身一跃,竟然高有数丈,不等妖蟒反应过来,庞大的虎躯已经按着妖蟒的头颅将其生生砸到了地上。
“轰隆…”
随后白虎便跃到苏彦身边,冷冷地看着倒地的妖蟒。妖蟒被白虎巨大的爪子生生按到地上,脑袋下面的部分已经血肉模糊,暗红色的血液洒了一片。
妖蟒痛苦的嘶叫着,但望向白虎的目光竟有些惧怕,长达数丈的身躯慢慢的盘在一起,警惕的望着白虎。
苏彦愕然了,虽说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但他实在想不通这个白虎为什么会救他,或者说自己有什么地方竟然值得这头啸傲山林的猛虎相救。
白虎扭头看了看苏彦,低低吼了声,正在这时,那头妖蟒见白虎分神,便张口一道乌光喷了出去,比之前的粗壮很多,如一道蛟龙般朝白虎刺了过去,想必费了它这一击已经用了全力。
白虎蓦地转过头,见乌光冲来竟然丝毫不躲,张口便是一声虎啸刺破天地,顿时山脉震颤,苏彦的耳膜差点没被震出血来,用力的捂住耳朵才感觉轻了一些。实质划的声波直接将那道乌光冲得七零八落,带着绝伦的力量砸在妖蟒的身躯上,把它硕大的身躯生生掀飞了出去,沿途不知道砸断多少粗壮的大树,一时间断木、碎木横飞不止。
妖蟒打出了血性,挣扎起来后,又嘶吼着朝白虎咬了过去。白虎看到疾扑而来的妖蟒,竟然人性化的作出一丝冷笑的表情,待蛇头冲到其身前时,白虎慢吞吞地抬起爪子便向蛇头拍了过去。
看似轻轻的一拍险些把妖蟒坚硬的头颅生生拍碎,带着痛到极点的嘶鸣声,妖蟒硕大的身躯一路横飞出去,直接砸到一座山壁上,顿时蜘蛛网般得裂纹以妖蟒落处为中心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撒了出去。一时间山石乱滚,巨大的山壁差点没直接碎掉。
此时在一旁观看的苏彦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能塞进去一个鸡蛋有余。苏彦掐了掐自己,方才回到神来,看到将他们一众人打得队散人忙的妖蟒被白虎轻轻一巴掌拍得人事不省,哦不,是蛇事不省,那种震撼实在来得太强烈了。苏彦艰难的扭过头骇然的看着立在一旁的白虎,心想这头白虎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实在骇人听闻。
不一会儿,妖蟒撑着几近破碎的头颅艰难的从碎石里挣扎出来,看着白虎,再没有一丝斗志,转身便逃,转眼间便窜行出了数里。
白虎见妖蟒奔逃,径直追了上去,四蹄疾踏,将地面震得嗡嗡作响,庞大的虎躯平地掀着一阵狂风转眼便快追上了妖蟒。白虎一声怒吼,粗壮的后腿猛蹬地面,身躯便直接飞跃起来,闪烁着幽光的利爪在虚空中一划,一道白金色的利芒便匹练般呼啸而出,仿佛切豆腐般将妖蟒瞬间割了数段。妖蟒剧烈地挣扎了几下,转眼间便没了力气,无力的摔到了地上。
苏彦无力地抚着额头,看着在自己心目中强大的妖蟒被白虎像小鸡仔一样虐杀,那种复杂的心情恐怕只有他自己明白了。不过紧接着苏彦的脸色便沉了下来,捡了一条命固然让人欣喜,那可白虎为什么要救自己这个问题就值得商榷了,既然救了自己,那肯定有所谋,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谋划自己的是个人,那还好点,最起码还有得商量。但对方竟然是头老虎,谁也保证不了它不会突然兽性大发,把苏彦撕成碎片。
在苏彦惴惴不安的时候,那头白虎已经回来了,站在他身前歪着硕大的头颅看着苏彦,也没有动作。苏彦被它看着心头发毛,但他连动一下手臂都不敢,生怕眼前这头凶兽生撕了自己。
最后,苏彦最后忍受不住白虎直盯盯的目光了,对着它头颅小心翼翼地说道:“呃….那个,非常感谢您的大恩。那什么,有事您吩咐,不要老这样盯着我,我……我有点不适应。”
白虎还是一动不动,就连目光也没有什么变化。
短短一会儿,苏彦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这太吓人了。当他面对着妖蟒的时候,他还敢反抗两下,但是面对这个强大到匪夷所思的白虎,他可不会嫌命长上去挑衅它。
“嘿嘿…..那什么,要是您老没事,那…..那我先走了,后会有期。”苏彦见白虎没动作,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子,转身想走。
“吼….”白虎突然一声低吼,向苏彦逼近了一步。
苏彦听到这一吼,差点吓得一P股坐在了地上,骇然地看着白虎。
白虎好像觉得自己吓到苏彦了,有点不好意思,便自以为和善的伸出爪子拍了苏彦两下。可这白虎自以为友好的两爪子差点没把苏彦给吓死,身子僵硬。
白虎突然扭过身子,然后转过头看着苏彦,作了两个极富人性化甩头的动作,仿佛要苏彦跟着自己走。苏彦愣愣的看着白虎,不是太确定它想表达的东西。
白虎向前走了两步,又是转过头作了两个甩头的动作,苏彦这才确定了它的意思确实是让自己跟着它走。
这下苏彦犹豫了,要是跟着白虎走了自己的性命可就堪忧了,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了白虎到底什么用意。就在苏彦纠结的时候,白虎突然扭过头发出一声不耐烦的低吼,仿佛在警告苏彦,苏彦一咬牙,便带着决绝之色跟了过去,心想:“跟着还有活的希望,但如果逃跑则是必死,赌一把,死了便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