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剑冢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剑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也不着急想回去,在山洞里住了下来。此地的元气非常充沛,适合修养,再者苏彦也陆续将白虎送的灵果一一服了下去,而彻底炼化这股庞大的精气也需要较长的时间。
在这几天来,苏彦通过服食灵果,炼化精气,全身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肤色如凝脂白玉,用力扭动下身体,便会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身体瞬间拔高了一些。虽然相貌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但苏彦整个人站在那里,与原先相较简直判若两人,上下透着一种空灵的气质。
苏彦在休养的时候,丝毫不忘时刻引天地元气入体,虽说仍然将其不能纳入绛宫,但仿佛元气对他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认同,相较之前,感应天地元气变得极为容易。
“苏府那位老先生已经说了这片山脉乃是天地间庚金之力最盛之处,想来白虎说要送我的一场造化也是与此有关,我且等着,说不定真有打破壁垒的机会。”苏彦丝毫不急,静下心在这片世外桃源休养着,心境也变得平和了一些。
山中无日月,转眼间一周过去了。苏彦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果不其然,相比于之前,身体素质已经比以前强了数倍,无论从力量上,还是速度上。哪怕不能修炼,现在的苏彦单凭肉体力量也能轻易的击败类似苏协那样的一重天武者。
不出所料,白虎见苏彦恢复后便找上了他,要兑现自己的诺言。
湖旁有一座山峰,高耸入云,直刺云霄,山壁如同被一柄巨斧生生劈开,陡峭之极。
两人在山脚停下,苏彦望了望刺进云霄的峰顶,问道:“要爬上去吗?”
白虎点了点硕大的头颅。
苏彦伤已好,再加上这些天炼化了那么多精气,积蓄的力量仿佛想破体而出,正好需要用一个方式宣泄一下,刚入山便狂奔起来,如一只猿猴般轻盈之极,不断的翻腾跳跃。行到陡峭处,苏彦抓住一条树枝,轻轻一甩,身子便能腾出丈许,毫不费力。白虎紧跟其后,半个时辰不到,二者便已经到了山顶,如此快的速度就连苏彦自己也颇为吃惊。
山峰性状好似锥形,从山脚向上看,山顶就像一个圆点般,刺向苍穹。
从苏彦来到山顶开始,便感觉到了一股锋锐之极的气息,仿佛要将自己撕裂。方圆不过十丈的峰顶上,竟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剑痕,就连这块平地也仿佛是被人以大神通削平的一般,诡异之极。苏彦闭上双眼,好似能听到阵阵的悲鸣呜咽之声,声声入耳,慑人心魄。
一阵山风猛烈得刮过,险些没将苏彦掀飞出去,在山体上留下道道印痕,恍若刀割。山风将峰顶的碎石块刮飞了之后,苏彦仔细看去,地上有诸多剑器,有些已断,而有些则深深的刺进山体中。
“这是什么地方?”苏彦勉强抵住这刺骨的杀意,扭头问道。
“剑冢!”白虎再次进入苏彦的意识海中,通过神魂告知于他。“据我祖上流传下来的典故说,在上古时期有一大神通者,一身剑术惊天动地,为剑之宗师。在其晚年得悟天机,在此处悟天之大道,布下惊天剑阵。但岁月不饶人,终未成功,化为一抔黄土。而此处则是他葬剑之处,故为剑冢。”
苏彦暗暗咋舌,上古大能悟道之地,这等机缘可谓是逆天了。上古时期,天地元气充沛,能为大能者皆为惊天动地之辈,较之现在的强者可是要强得太多了。
“你在此修行,哪怕得悟一丝半点,对你也是大有裨益的。不过有利也有弊,此处不仅为庚金之力极盛,而且有上古时期留下的剑阵,如若胡乱引元气入体,你的身体不见得能承受得住,可能能将你生生撕碎。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能不能得到一场大机缘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白虎话至于此,便收回了神魂,独自下山去了。
白虎走后,苏彦站在原地久久不动,眉头紧锁,陷入深思之中。具体怎么能打破壁垒,他也不知,也没有什么前人的经验,所有他不敢随意的就引元气入体锤炼,就像白虎所说的,一个不小心便会有性命之危。
苦思良久,苏彦也未想到什么办法,懊恼之余悲叹道:“千辛万苦,置生死于不顾方来到此地,但却如水中月影,看得见却摸不着。”
苏彦漫无目的踱着步,突然响起一阵碎石滚落的声音,苏彦定睛一看,长期被山风摧残的山体已经不堪重负,破碎不堪。他刚要转过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便转过头细细观看,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按说据那位大能悟道之时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月,这山体早应该破碎了,但苏彦看到的那一片山体竟然无一丝破损,而且平滑如镜。
苏彦用手轻抚那道石壁,材质如玉石,方才释然它能存在那么长时间的原因。突然苏彦触摸处的山壁竟然有些凹凸不堪,他急忙用衣服将山壁上的灰尘擦干净后,平滑的墙壁赫然出来数行龙飞凤舞的文字。
“余平生好剑,求剑,集剑,藏剑,铸剑,越百余载。今得悟天际,方知仙家真剑,乃无形之剑气。金铁之剑,因锋锐而易折,精气之剑,源天地而不毁。且人生寥寥百余载,纵聚千金,亦难携归尘土;而剑在匣中,等同朽木泥石;想我半生愚行,令神兵蒙尘,愧对诸剑。借今日之机,葬剑于此,封此刻为剑冢,留待后世有缘之人。”
字是由剑气生生刻出的,苍劲有力,如龙跃山门,虎卧凤阁,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其中透出的剑意即使相隔无尽岁月,亦扑面而来,锐意逼人。在苏彦看来,这一个个大字仿佛要破壁而来,化为蛟龙腾跃于苍穹,那种锋锐的剑意好似要将这片天空生生劈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