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十年磨一剑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十年磨一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字字如刃,剑意破壁而出,慑人心魄。
苏彦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山壁上的文字,渐渐的,那些字体仿佛活了过来,在苏彦的目光中缓缓流动。
苏彦已经痴了,那种纵然海枯石烂、天地崩碎后依然长存,可破壁成腾空蛟龙的剑意让他深深的醉了。
此刻苏彦的心中一片空灵,他盘膝坐在地上,双手平放于膝。那些文字活了一般化为一个个小人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显现,腾挪跳跃。
苏彦已经下意识的进入了悟道状态,仿佛天地间除了他自己和那些跳跃的剑意再无其他事物,剑意成道,在苏彦的心中不断演化。
“轰隆隆…..”
黑压压的乌云从天边而来,转眼间便布满天际,天色瞬间暗了下来。一条条电蛇在漆黑如墨的乌云中不断跳动,相互交汇的噼里声不绝于耳。
但苏彦丝毫不为其所动,端坐在峰顶之上,双手随着心中的剑意不断划动,在演化着这无上剑道。随着苏彦双手的划动,天地元气在苏彦旁边急速汇聚,片刻间便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气旋在他身边绕行不止。
剑意不断被演化着,不一会儿便抽空了苏彦体内的精气,但此时的苏彦已经进入无我之境,双手不停,身体下意识得便开始吸收汇聚在自己周围的元气。
元气入体化作一道洪流在苏彦体内开始运转,锋锐的庚金元气霸道之极,仿佛要将素颜的绛宫、经脉撕裂开来,豆大的汗珠从苏彦头上不断滚落。
庚金元气入体的剧痛让苏彦的面色痛苦的扭曲着,他的毛孔里开始有血珠渗了出来,转眼间便染湿了他的衣服,血红一片。
在上古剑阵的催发下,天地间的庚金元气变得更加狂暴,在苏彦体内的运转的元气利刃一般切割着他的绛宫、经脉,这时苏彦的周天脉络已经几近破碎,如果庚金元气再持续一段时间就会把苏彦生生撕碎。
苏彦已经到达痛苦的临界点,濒临崩溃之时,心中的剑意却演化到了极致。苏彦双手骤然停止,心中的那股剑意瞬间升华,带着破灭一切的气势扩散向四面八方,流淌在周天脉络之中。
本来狂暴的庚金元气瞬间被呼啸而来剑意瞬间压制成下风,解决了苏彦的经脉之危。剑意与庚金元气不断碰撞着,胶着不开。
剑意和庚金元气的碰撞越来越激烈,最后,二者的力量达到极致,剧烈的碰撞到一起,仿佛一场原子核爆在苏彦体内瞬间炸开,苏彦猛得喷出一道血箭,射在山壁上留下一道剑痕。但在此时,“咝咝“的破裂声突然在苏彦体内响起,仿佛一块块冰晶碎裂,苏彦的绛宫、经脉仿佛挣脱了外围的一层桎梏,获得新生。
苏彦已经从悟道境中的醒转过来,他稍一思索便知晓自己体内的情况,开始主动引导体内的庚金元气和剑意正常的在周天循环。悟道状态下剑意与元气的碰撞已经在无意中将苏彦的修炼壁垒彻底打破,在苏彦的引导下,绛宫开始纳入天地元气,澎湃的元气进入绛宫之中,不断凝结,最后形成一个气旋在其中不断运转。
庚金元气纷纷涌入苏彦的绛宫之中,化为金色的元力,仿佛金色的汪洋般汹涌翻腾,此刻的苏彦周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好似披上一层霞光。
“啊…..”
苏彦终于在此刻打破了桎梏他多年的修炼壁垒,仰天怒吼,澎湃的元力随着声波震彻山谷,仿佛一道利剑刺破苍穹,锋锐的剑气浩荡八方,虚空震颤。
乌云滚滚,电蛇狂舞,大雨倾盆而下,苏彦就站在峰顶之上,剑气汹涌浩荡,竟然没有一滴雨点落在他的身上,破体而出的剑气将他的身躯紧紧包裹,雨点落在上面便向四方狂洒而去。
天空更为阴沉了,仿佛因为苏彦的挑衅,变得极为愤怒,道道闪电不断劈下,好像一条条蛟龙在空中狂舞。
“噌……”
一道好似要将天空撕开的长虹骤然从峰顶中窜出,刺向苍穹,粗大的雷电被长虹劈成粉碎,乌云密布的天空瞬间被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比之前苏彦演化的要锋锐百倍的剑气骤然喷出,一时间天地失色,雷霆避退。
苏彦骇然,定睛看去,一柄长约尺许,宽两指的剑正在立在空中,明净如琉璃,寒气四溢。剑在空中绕行一圈后,径直飞向苏彦。
苏彦将其一把握住,向前一抖,剑锋铮铮鸣起,龙吟般划破天际。苏彦轻轻在虚空中一划,平静的虚空竟激起阵阵涟漪,化为冰霜寸寸破碎。剑锋划过,开金断玉。尺许青锋上龙飞凤舞般篆刻着“龙渊“二字,英气逼人。
“哈哈,好剑!”苏彦仰天长笑,本已打破桎梏,又得此上古名剑,便如虎生双翼,让他怎能不欢喜。
苏彦手持龙渊,便随着心中剑意狂舞而起,有时招式古朴,有时剑点密集,剑法一转,便见雪花飞舞之姿,朔风呼号之势,动作迅捷,宛若梅树在风中摇曳不定,又仿佛塞外大漠飞沙、骏马奔驰。
青锋舞动间,一道意念突然印入苏彦的脑海中,他刚想要随其演练,但其中剑意竟深奥之极,意识海中仅有一颗星辰在虚空中划动,时而黯淡,时而璀璨,除了让自己感动阵阵寒意的杀意,苏彦再也悟不出一丝一毫。
漫天雷云已经散去,阳光刺破乌云,重新笼罩了天空。一道彩虹横挂于天际,如七色匹练般瑰丽之极。
苏彦站在原地,微蹙着眉头,从龙渊剑中的传出的剑意他始终琢磨不透,深奥之极。
“悟不透就悟不透吧,今日所得已经超乎想象,不可贪心。”苏彦感受着绛宫不断翻涌的元力,手持龙渊剑,仿佛一击之下就能将天地劈开一道裂痕,那种充盈的力量让苏彦情不自禁的仰天长啸。
猎猎风中,苏彦衣衫鼓舞,在刺目光芒般照耀下,那凛凛风姿,恍若天神。
剑锋划过,剑气呼啸,山壁轰然炸碎,苏彦轻声道:“等着吧,我的敌人们,我会让你们付出昂贵的代价,为你们的轻蔑,为你们的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