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胸有成竹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胸有成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随着吴蒙一行人一路疾驰,青州城距战场有二百里,但中间地形平坦,多为平原地带,故而行进速度极快,不到两个时辰便已经达到了青州大军驻扎的地方。
当初吴蒙率军挡住来犯科尔沁军队的时候,地处在湘江南侧,所以两军就沿了湘江拉开阵势,吴蒙将营地驻扎在湘江的上游地带,此地地势较高,取水也比较方便。
吴蒙不愧为皇朝上将军,从其营地的布置上看就能初见端倪。营地四面用两排木桩做做寨墙,外面一排高,里边一排低。在里边一排和外边一排间搭上木板,士兵可以站上面防守寨墙,下面也可供人员休息。
营帐错落有致,间距颇宽,适合军队集结。帅帐在正中心,一顶大旗迎风飘舞,旗杆很高,整片营地的士兵抬头就可以看见。营地外挖有数道壕沟,作防守之用。营中高塔诸多,每座配四名弓箭手,互相轮班,以防偷袭。巡逻十人一队,往返不断,囊括整片营地。
还有很多细节上的东西,倒是让苏彦颇为赞叹。
一行人到达营地后,吴蒙唤来一队轻骑,对苏彦道:“你便带着这队轻骑到处看看,切记不要离敌营过近,以后发生危险。”
苏彦应了声,谢了一礼,便带着他们一路出营去了。
“现在这边的天气很糟吗?”苏彦看着泥泞满布的道路,对着旁边的小队长问道。
“是的!现在此地已经进入雨季了,从五天前便开始大雨滂沱,直至今早才缓了一些。”那人答道。
“照这么说,这雨还要持续很长时间了?”苏彦看了看阴沉了天空,继续问道。
“那是自然,这几天战事不多就是因为天气太过糟糕,不利于战阵冲杀,所以默契的保持了按兵休养。”
苏彦扭头向北看去,一条大江横亘在大地之上,浩浩荡荡,仿佛一条巨龙盘踞蜿蜒,一眼望不到尽头。
“此江就是湘江?”苏彦问道。
“正是,湘江占地极广,横跨数千里,水势很急,灾祸频发,所以周边很少有人聚集,虽然多次治理,但成效不大。”
苏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突然看到了前方模模糊糊的黑点,料想是蛮军的营地,便扯了扯缰绳,径直向奔去,喊道:“走!”
一行人便随着苏彦朝着蛮军营地奔去了。
当苏彦眼中的黑点渐渐大起来的时候,那小队长突然住苏彦,说道:“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就要进入对方领地了,万一遇到敌军的巡骑就麻烦了。”
苏彦应了声,扯住马缰,向四周看去。
蛮军的营地就在苏彦的正前方十里处,而对方对方营地的侧面竟然有几座山峰,虽然不高,但牢牢的挡住了侧后方。
那小队长顺着苏彦的目光看去,便道:“那蛮子的将军倒还有些见识,将营地依山势而建,利用天险挡住营地侧面,以防我们从侧翼偷袭他们。”
谁知苏彦的嘴角突然绽放出一丝复杂的笑意,道:“的确聪明。”
那个骑兵愣了愣,正想问个明白,便听见苏彦道:“走,绕道进山看看。”说完,便策马狂奔而去。
一行人到达了深山处,此地山势本就不高,所以在山洼处已经有了不浅的积水,阻止了苏彦的脚步,已经无法再进去了。
苏彦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仿佛遇到了天大的好事。那骑兵看得奇怪,便问道:“先生,你在笑什么?”
“没事,想起来些事。走吧,我们回去吧。”苏彦正了正身子,说道。
那队骑兵一听,纷纷大喜,急忙回过身随着苏彦奔去。
……
青州城中军大帐。
吴蒙身着甲胄站在正中间,前面放着一座沙盘,诸将围在一旁,静听主将分析战局。
“报!那个苏彦巡视战场回来了!现在大帐外!”一士卒进前禀道。
“噢?让他进来。”吴蒙把目光从沙盘上移开,坐回了主位,主将分立一旁。
苏彦进入大帐,单膝跪地朝着坐在主位的吴蒙行了一礼。
“苏彦,你可有了破敌之策?”吴蒙肃声问道。
“我已经有了对策,不过现在时机未到,还不宜泄露,将军恕罪。”苏彦躬身答道。
吴蒙还未说话,一声嗤笑从旁边传了过来。
吴蒙听见嗤笑声有点不喜,看向那人,说道:“陈先生,请问为何发笑?”
那人约莫四十出头,面容消瘦,八字胡,眼神透着些阴沉,冷笑道:“我笑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妄言破敌之策?”
苏彦听了,轻笑道:“敢问你是哪位?”
那人不屑的瞥了苏彦一看,冷笑道:“我乃上将军座下首席谋士,陈启。”说完后,好像不屑于和苏彦对视,抬起头鼻口向天,仰视着天花板。
“那请问像先生这样神鬼莫测的谋士,为何没有略施手段把对方那些野蛮人打得望风而逃,反而还容的他们在那耀武扬威呢?”苏彦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轻声道。
“你….”那陈启被苏彦这一番话气的不轻,大怒道:“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懂什么,我是在等待时机?”
苏彦仰天大笑,而后指着陈启道:“自己无能,大战近月不能寸进也就算了,还在这大言不惭的说些什么等待时机,简直丢尽了谋士的脸。”
陈启突然涨得的紫红一片,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哆哆嗦嗦的指着苏彦说不出的话来。
苏彦的话直接戳到了陈启的痛处,引得诸多将领哄堂大笑,可见他们也很不待见这个所谓的首席谋士。
“好,好,好!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承认我暂时没有破敌之策,难不成你有?就凭你若能破得蛮军近十万铁骑,我便甘愿服输。”陈启见场面已经这样,便不再推脱,将这个难题扔给苏彦。
苏彦轻笑一声,盯着陈启道:“我说能,那便能。不如我们赌斗一番如何,各下赌注,如果我破了蛮军,我便胜了,反则你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