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赌斗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赌斗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陈启一愣,随后不屑的瞟了苏彦一眼,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给我赌斗吗?恐怕你连个像样的东西都拿不出来吧。”
苏彦也不怒,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盒,将其平放在手掌上。
众将好奇的看着苏彦手里的玉盒,想知道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苏彦看了陈启一眼,用手抚上玉盒,轻轻的将其打开。在玉盒打开的一刹那,淡金色的光芒从其中涌出,瞬间充斥了整个营帐,巴掌大的石灵芝静静的躺在玉盒中,氤氲的雾气的袅袅上升,不似人间物事。
“石灵芝,竟然是石灵芝!”
“淡金色,还是千年火候的,价值连城啊!”
众将看到苏彦手中的石灵芝,一时间眼里异彩连连,纷纷惊叹道。
苏彦笑了笑,把玉盒收到自己的胸前,淡然道:“陈先生,不知我有没有资格呢?”
陈启的脸色好像活吞了一个苍蝇般难看,千年石灵芝的珍贵他当然知道,乃世间珍品,要拿出和它对等的赌注可太难了。可他如若不赌,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以后在众将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他看着苏彦那看笑话般的目光,陈启咬了咬牙,沉声道:“我曾偶然间得到过一册元阶武技—三千青羽,如何?”
这陈启并不是武者,竟然拥有元阶武技,这点倒是让苏彦非常意外的。在这个世界,高等阶的武技也非常重要的珍惜资源,甚至超过一些天材地宝。武技共分五等,分别为天、宇、元、地、黄五阶,元阶已经颇为珍贵了。他虽然心动这三千青羽,不过还是说了句:“还不够!它的价值比不上千年石灵芝!”
陈启大怒,正要发火,忽听见那吴蒙淡淡说道:“陈启,你的三千青羽的确不如苏彦的赌注,这样吧,我打个圆场,你再加上个芥子袋,双方算勉强持平了。”
“谢上将军,我同意。”苏彦考虑下得失,便应了下来。
那陈启见吴蒙发话,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只得怒视了眼苏彦,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好了,苏彦你先退下休息吧,明天我再宣你进来。”吴蒙见事情已了,便要苏彦退下,继续和众将讨论军机了。
苏彦听了吴蒙的话,在原地迟疑了下,好像在思索着什么,而后,他突然上前秉道:“启禀将军,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敌军会在最近两天内夜袭我营,请将军注意防范。”
“哈哈哈哈!小儿愚钝之极,竟还在此故弄玄虚!”陈启听了苏彦的话,好似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恶狠狠的讽刺着他。
苏彦也不搭理陈启,只是有点谨慎的看着吴蒙,等着他说话。
吴蒙歪着头盯了苏彦良久,才沉声道:“你怎知道敌军会夜袭?你可有把握?”
“秉将军,我不确定,只是从我今天外出查看的情况来看,对方极有可能在近两天内发动夜袭,还请将军下令防范,这些并不费多大的力气,小心驶得万年船。”
吴蒙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目光中获取些什么,不过一无所获,而后看了看面前的沙盘,盘算了良久后,才说道:“好吧,传令下去,今晚务必严加防范。”
“谢将军!”苏彦躬身行了一礼,正要退出帐外,不过想了想,还是凑到吴蒙面前耳语了一番,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陈启不屑的看着苏彦离去的背影,冷笑一声,他根本不相信这个毛头小子能预感到晚上的夜袭,更不相信他有办法破敌,不过是哗众取宠之辈罢了。
……
深夜,三更天。
正值阴雨天气,乌云遮蔽了天空,看不见一丝月光,漆黑如墨,除了湘江上偶然泛起的波涛声,再没有一点声音,静得可怕。
正在这时,岸边突然出现了一群模糊的黑影,正缓缓的向前奔走着,好像出没于黑夜中的幽灵般,令人生俱。
“弟兄们小心了,都给我压低声音,前面就是古羽的营地了。”
“好嘞,头儿你放心吧,大家都知道。要是咱们这次成功捣毁了他们的大营,咱是不是得记头功啊?”
“那是当然,都司神机妙算,料定他们根本想不到我们会夜袭,这时候他们都躺在被窝睡大觉呢,到时候把他们全宰了。”
这些影影绰绰的鬼影便是科尔沁军中派出的夜袭部队,清一色的精锐骑兵,马蹄上裹着黑布,步伐轻盈。
科尔沁铁骑已经逐渐逼近古羽大营了,他们已经看到了远方迎风招展的军旗,营地里仅有几堆快要熄灭的篝火和寥寥数个巡逻的士兵,再听不到一点声音,显然整个大营已经进入熟睡了,就连箭塔上的警卫也已经倒在一旁睡去了。
“弟兄们,马上就要到了,等会儿听我的命令,待我令下时,立刻冲锋,成败在此一举,大好的前程等着你们呢!”那个千夫长的压低声音道。
后方的人全部低沉的应了声,仿佛黑夜中即将暴起的狼群,杀意凛然。
那位千夫长压低身子走在最前面,他已经看到了古羽营地的一切,那些昏睡中待宰的羔羊,还有功成后摆在自己面前数不尽的黄金白银,目光已经变得血红一片。
“杀!”千夫长突然爆喝一声,划破静谧的夜空,拔出泛着幽光的腰刀,策马狂奔而去。
“杀啊!”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响彻云霄,仿佛冲破了天空厚重的乌云,一时间蹄声如雷,整片大地都震颤了起来,刀光如雨,一往无前。
然而,当科尔沁铁骑据古羽营地还有一里的时候,在木桩制成营墙后面突然涌出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弦如满月,蓄势待发。
“放箭!”一声大喝骤然响起,一时间万箭齐发,划破夜空,散发着冷光的箭头仿佛死神的镰刀般奔进蛮军的阵中,刹那间人仰马翻,哀嚎四起。
弓箭手毫无停留,麻利的从背后取出箭杆,再次拉弓如满月,利箭再次腾空而起,在空中激起串串血花。
既为夜袭,兵力肯定不能多,蛮军派出的铁骑本来有五千,但在古羽军无差别的箭雨之后,仅余不到三千,而且带伤者居多,而且伤亡数还在不断增加。
正在这时,紧闭的营地门突然打开了,冷光闪烁,战马嘶鸣,古羽的战骑出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