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小狐狸和老狐狸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小狐狸和老狐狸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刚蒙蒙亮,吴蒙便起来了,在沙盘上不断推演着各种战局,以寻找破敌之策。这时,苏彦已经走了进来,也不打扰吴蒙,静静站在一旁。
过了许久,吴蒙才抬起头来,突然看到站在一旁的苏彦,笑道:“苏彦啊,什么时候过来的?”
“回将军,刚刚才进来,见将军正在推演,所以不敢打扰。”苏彦躬身答道。
“呵呵,也就是随便看看,战局到现在这个地步,主要过失在我啊。对了,你昨日说你已有破敌之策,当真?”吴蒙有些希冀的看着苏彦。
苏彦笑了笑,答道:“当真,我怎敢诓骗的将军。不过,若想此计成功,我需要将军的帮助,另外还要将军许给我一定的权力。”
“噢?你说吧,你需要什么。”吴蒙饶有兴趣的看着苏彦,想听听他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苏彦站到吴蒙身前,行了一礼,肃声道:“我需要将军下令备好船具,不需多,十艘轻型战舰,百支快船以及一些轻舟即可。”
“陆战怎么会用上船具呢?”吴蒙皱着眉头,不知苏彦什么意思,问道。
苏彦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道:“将军不需多问,我自有用处,另外越快越好。”
吴蒙半信半疑的盯着苏彦,不知道他葫芦卖的什么药,但看着他自信的神色,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就信你一次。来人,传令给诸位将军,命他们备好水具,以待使用。”
“遵命!”一个侍卫应了一声,便直接退去了。
不一会儿,正在吴蒙和苏彦谈战场局势的时候,那陈启突然走了进来,面色阴沉,行了一礼,不等吴蒙说话,便直接问道:“不知将军为何要下令诸军备好水具?陆战怎么会用的上水具呢?”
吴蒙听了笑了笑,道:“这是苏彦的注意,供苏彦破敌之用的。”
陈启听了,不由嗤笑了一声,不屑的看着苏彦,而后道:“将军恕在下直言,大军交战,事关重大,怎要交给一个毛头小子手里?再者备水具这等举动简直荒唐。”
吴蒙面色渐渐沉了下来,为将者最不喜下属驳斥自己的决定,哪怕再过英明的将领,沉声道:“苏彦的能力昨日我们已经看到了,你为何屡屡质疑于他?”
“昨日那等事情,运气成分太大,总不能因为这件事见十万大军交在他的手里吧,出了纰漏将军你也担待不起啊!”陈启不顾吴蒙的态度,继续说道。
吴蒙大怒,正要呵斥,忽听到苏彦的声音响了起来:“陈先生你也不用这番阻挡将军的决定,我俩已经各下赌注,现在这样,我愿再立下军令状,如若五日内不能破敌,我甘愿军法处置。”
那陈启听了苏彦这话,顿时一愣,不知道他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不过他既然连这话都说了出来,他再反驳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倒不如让他去做,他根本不相信苏彦有破敌的办法,到时候等他败了,直接将其杀了,也省得再看到这个令人心烦的家伙。
“好,你便立下军令状,到时候败了,我看你还有何话说,还请将军作证!”陈启阴测测的声音响起,着实让苏彦一阵恶心。
吴蒙听苏彦说要立军令状也是一愣,以为他是一时激动,想要劝他收回,不过陈启已经说出话让他作证,正好把他的话赌了回去,他只能叹了口气,应了下来。
陈启冷笑着看着苏彦在军令状上签字画押,而后又拿起来仔细看了一番,确定无误了,才不屑的摇了摇头,对着吴蒙说道:“事已了,那卑职告退了!”然后瞟了苏彦一眼,径直出去了。
“你真有把握?”吴蒙看着苏彦若无其事的神色,有点疑惑的问道。
“将军放心吧,我从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苏彦神秘的笑了笑,低下头不再言语。
吴蒙想再问些什么,不过看着苏彦故作神秘的表情,想也问不出什么,便白了他一眼,而后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对着苏彦说道:“我知你也是武者,别人曾送给我一页地阶武技的法诀,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便送给你吧,你父亲是我的袍泽,我也非常欣赏你,送给你也算合适。”
苏彦听了之后大喜,他现在虽说是少始境一重天的修为,但正缺一个趁手的武技,武技在战斗中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可以将元力达到更大化的输出,而地阶武技对现在的苏彦来说已经算是较好的了。
吴蒙看见苏彦欣喜的表情,也是淡淡的笑了笑,从背后的桌子上拿出一块金色的帆布,递给了苏彦。
苏彦接过金色的布片,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朝吴蒙径直拜了下去,道:“谢将军栽培之恩,日后定然相报。”
吴蒙欣慰的笑了笑,弯下身伸手扶起苏彦,道:“你有这份心就行了,我也不是图你的报答。从这些天的接触来看,你的军事才能是极高的,若能再经过一番深造和战场历练,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于国于民,都是极有好处的。”
“将军过誉了,将军身经百战,才是真正的将才,我这点的东西不值一提。”苏彦谦声笑了笑,说道。
“不恃才自傲,这点是极好的。不过你也不用太过谦虚了,你在军事方面的天赋实在是我生平仅见,你要船具的用意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那你的心思可就是太可怕了。”吴蒙拍了拍苏彦了肩头,目光突然转向帐外的雨帘,有些神秘地笑了笑。
苏彦顺着吴蒙的目光看去,畅然一笑,朝他行了一礼,笑道:“将军果然不愧为名将,稍一思索便猜出了我的用意,我确是如此想法。”
两人各自扭过头,对视了一会儿,突然相对大笑了起来,吴蒙指了指苏彦的脸,笑道:“哈哈,好你个苏彦,竟能想出如此精妙的办法,看来这下那些蛮子在劫难逃了啊。”
“将军过奖了,些许小聪明,入不了将军法眼。”
吴蒙苦笑着摇了摇了头,怅然道:“后生可畏啊!好了,你先退下吧,有事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苏彦应了声,正要转身离去,但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神情显出一丝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