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叠浪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叠浪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盘膝端坐在蒲团上,双眸紧闭,一层薄薄的淡金色的光晕包裹着他的身体,缓缓流动。此时若有人在朝他的营帐方向看的时候,会很惊奇的发现他的营帐已经被金色的光芒所包围,天空之中的庚金元力仿佛一道道的细小的溪流般流向他所在的方面,并不断汇聚,所有形成了这么一副瑰丽的景象。
武者体内的元力储蓄对武者的实力是有决定性的影响的,就好比两人力气的大小对比拼结果的作用,这点苏彦是非常的清楚的,他以前体质特殊,不能修炼,比他人起步晚了太多,元力储备自然天差地远,这点便是他最大的弱点所在,所以他现在最首要的任务便是这些基础,无论任何事情,基础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苏彦深知他和别人的差距在什么地方,所以这段时间他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忘坐下来努力修炼,吸收天地元力。起初苏彦跨入少始境的时候,绛宫里的天地元力就好像一个鸡蛋大小,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已经渐渐形成了一个手掌大的气旋。
许久后,苏彦缓缓睁开双眼,轻呼了一口气,周围的金色元力也逐渐散去。苏彦歪着头感受着自己体内愈发浑厚的元力,手掌轻轻向前探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包裹在手臂的周围,那种充盈得力量感让他欣喜的笑了笑。
“该看看吴蒙送的武技了,如果修成,我的战斗力也该大幅度提升了。”苏彦自语道,转身走到桌案边,拿出吴蒙送的那页金色的布片。
布片大约手帕大小,暗金色,想来年份也不短了,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些蝇头小楷。
“叠浪,地阶武技,大成后掌劲犹如三重浪般连续压向对手,一浪高过一浪…….”
苏彦将其放下,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嘴角绽出一丝笑意,自语道:“这吴蒙可是待我不薄啊!这叠浪掌名为地阶,可若修至大成,一掌击出,三重劲道连绵不绝,可是不亚于元阶武技啊。”
叠浪虽说劲有三重,但要想修至大成可就难了,它要求的武者操纵元力的灵活程度太高了,最起码对于少始境一重天的武者来说确实太难了。
苏彦走出营帐,来到平时士兵休息的一片空地上,此时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所以也没有什么人,苏彦便在这独自练习起来。
“噗……”
苏彦按照布片上所说的将元力灌入掌内推出,但事与愿违,一个巴掌大的光芒慢吞吞的穿过的雨幕,砸到了前面的地上,激起了一片尘土,让苏彦一阵无奈,连基本的威力都用不出来,更别提三重浪。
不过苏彦也不气馁,继续练了起来。如果这样的武技说成就成,那这天下间岂不是全是高手了吗?他这样安慰着自己,愈发用心了。
“若能形成三重浪,首先是对元力的掌控程度,用念力去感知那道力量。”苏彦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元力细微的变化,不断的模拟着。
“轰咔…”
天空中突然想起一声惊雷,雨下得愈发大了,雨帘遮住了人的视线。
这时,苏彦突然睁开双眼,锐利的目光仿佛隔断的雨幕,轻喝一声,腰身扭动,手掌用力向前推出,一道元力滂湃而出,在空中形成一只金色的手掌,带着巨大的力量轰了出去,密集的雨帘在这一刻仿佛被生生隔断,形成一道断层,金色的手掌瞬间砸到平地上架起的一个火盆上。
已经熄灭的火盆和木支架轰然炸碎,碎屑纷纷扬扬的洒向一旁。碎屑还为落地,那看似暗下来的金色手掌忽然腾起一阵光芒,化为一道金色的浪潮继续向前拍去。
“轰….”
伫立在一旁的石墙突然炸碎开来,巨大的响声顿时惊动了营房中的士兵,以后出了什么事情,慌忙冲了出来,看着倒塌一地的石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彦突然笑了起来,看着粉碎的木屑和倒塌的石墙不由一阵快意,不枉他这一番的努力,叠浪掌终于有所成,虽然距三重浪还有些距离,但已经击出两重劲道,而且声势不小,也算小有成就了。
正当他得意间,突然看到围在他一旁发愣的士兵,尴尬的摸了摸头,干笑道:“没事,没事,我刚才练功有些入迷了,对不住了,各位请回吧。”
站在周围的士兵将信将疑看着苏彦,但当他们看到散碎一地的木屑和石墙的时候,看向苏彦的目光突然带有了一丝了敬畏,有些唏嘘的各自散去了。
苏彦见众人散去,也回到了营帐,换了身干净的衣物,在桌案前坐了下来,喝口茶暖暖身子,一脸惬意的微笑。
“倒也不用太过贪婪,一天时间能到这个地步也算不错了,慢慢来吧,总有大成的时候的。”苏彦放下手中的茶杯,展开战场周边的地图,蹙起眉头,开始做战前最后的规划。
……
……
转瞬间,三天已过,距离苏彦五天期限的军令状已经时间不多了,连绵的大雨终于有了停歇的味道,笼罩在战场头顶半个月以上的乌云也渐渐散了,开始有细微的阳光照了下来,泥泞漫步的地面进过打扫也开始适合作战了。
主将帐内,上将军吴蒙站在主位上,扫视着下面肃然站立的诸将,朗声道:“蛮军已经进我古羽境内与我军对峙将近月余,如今大雨已停,该是我们以雷霆之势将其扫灭的时候了。”
“诺!”诸将轰然应道,一直不能退敌,那股怒火已经在诸将心中憋屈了太长时间,再加上绵绵不断的阴雨,愈发膨胀,此刻主将下令,压抑已久的他们恨不得立马出现在蛮军面前,将他们生生撕碎,以泄心头的怒火,故而声音怨气冲天,那股气浪仿佛把营帐震得颤抖起来。
陈启冷眼看着一旁若无其事的苏彦,心想着战后他的人头骨碌碌的在自己脚下滚动的时候,不由一阵快意,声音显得有些狰狞。
“上将军,那苏彦五日下立下军令状,现在已过三日,该是他出马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