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水淹三军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水淹三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陈启尖细的声音响起,诸将纷纷侧目看向苏彦,看这个年轻的谋士究竟要如何做。
吴蒙有些的厌恶地瞥了陈启一眼,而后看向若无其事立在一旁的苏彦,说道:“苏彦,你既已立下军令状,那便说说你的战略部署吧。诸将听令,这场仗便由苏彦负责,他的命令即是我的将令,任何不能违抗,听见了吗?”
“诺!”诸将应道,不过看向苏彦的目光便有些复杂了,说实话,虽说他们对苏彦颇有些欣赏,但要让他们相信他能破蛮军十万铁骑,可是太难了。现在吴蒙把大权交给苏彦,他们心中还是颇有些微辞的,不过吴蒙威信极高,他们也只能遵命行事了。
苏彦整了整衣衫,走到吴蒙的桌案前,面向诸将,肃声道:“此战的重要性相比各位将军都很清楚,我也不多说了。关于破敌,我自有把握,不过还请各位将军积极配合。下面我便为各位将军分配任务,令行禁止,不得有误……”
……
……
大雨天气持续了将近二十天,湘江水位暴涨,已经远远超出了地平线,湘江水流本来就非常湍急,此刻更是浪涛滚滚,阻拦着大水的堤坝好像是处于海啸中的一叶小舟一般,飘摇动荡,仿佛随时都会被袭来的大浪掀翻。
苏彦站在岸边的一块高地上俯瞰着翻腾的湘江水,微微眯着被狂风刮得有些疼的眼睛,一个身着轻甲的男子站在他的身边,面容冷峻,也随着苏彦的目光看着下方澎湃的浪潮。
苏彦身边的男子名叫吴洋,是吴蒙的侍卫队长,是苏彦特意向吴蒙求来的。
“湘江的水患已经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多次翻修,却也没什么效果,就现在来看,又是该翻修的时候了,不然大水迟早会冲过堤坝。”吴洋见苏彦始终不说话,自己便先开口了。
苏彦听了吴洋的话,突然笑了,道:“确实该修了,而且快了。”
吴洋一愣,没听明白其中的意思,疑惑道:“先生怎知马上就要翻修了呢?”
“吴队长可知我为什么要特意请将军把你调到我的身边吗?”
“不知。”
苏彦嘴角突然绽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指着那苦苦支撑地堤坝,问道:“吴队长,以你的实力可能将那堤坝劈开吗?”
吴洋越听越糊涂,不知道苏彦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依然答道:“先生说笑了,我如若连那样一道土墙都劈不开,那我也不配这上青境的修为了。”
吴洋话音还未落,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蓦地扭过头,面色变得震惊起来,断断续续的说道:“难道….难道你要?”
苏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朗声大笑道:“我确是此意,既然吴队长已经明白,那便去做吧。”
吴洋震惊地看了苏彦一眼,扭头看向下方汹涌的湘江水,而后也大笑起来,纵身一跃,身子便在空中飘起,如苍鹰般朝着岸边飞去。
苏彦有些艳羡地看着吴洋在空中翱翔的身姿,一阵唏嘘,心想自己若到了可以展臂飞翔的层次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从苏彦第一天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便定下了这个计策,水淹三军。当时那个向导说此时正值雨季,那么大雨肯定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他看来,湘江水位本来就高,再加上连绵大雨,水位必然暴涨,并且更加湍急。而蛮军主将不了解此地的地势和地理,错误的将营地扎于湘江下游的平原地带上,而且右边临山,就像一个大瓮。
苏彦仅仅需要在湘江水位到一定程度时顺势打开岸堤,汹涌的浪潮定然会冲进蛮军营地,而且会引得其右方的山洪一齐爆发,到时候他们这十万铁骑便真成了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
吴洋来到了湘江的岸堤之上,身子悬在上空,狂风将他的衣衫吹吹得猎猎作响。
汹涌的湘江水狠狠地拍打着岸堤,好像在怒斥它挡住了它的去路,此刻宽不过几米的岸堤苦苦支撑着澎湃的浪潮,摇摇欲坠。
吴洋扭过头看了一看苏彦,而后从腰身间将长刀拔出,无数细小的光点开始在他的身旁的汇聚,天地间的元力如一道气旋般不断地在他头顶凝聚。光点越来越多,最后在他手中形成一道巨大的刀芒,吴洋的一声大喝,右手举起长刀朝着下方的岸堤用力劈去,一道近十丈长的刀芒划破天际,携着斩断天地之势狠狠地砸在了摇摇欲坠的岸堤之上。
“轰……”
惊天刀芒将岸堤生生劈开了一道长达百米的巨大裂口,翻腾的湘江水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从裂口处汹涌而出。
汹涌的洪水仿佛被困在铁笼中的猛虎重见天日一般,携着无匹的力量顺着地势滚滚而下。
高达百米的浪潮如蛟龙般翻腾着,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冲到了蛮军的营地前,携着破碎一切的大势狠狠拍了下去,一时间人仰马翻,哀嚎声惊天动地,甚至压过了浪潮翻涌的巨大声响。
澎湃的洪涛丝毫不停,翻涌着拍在蛮军营地右方的大山上,一时间,轰隆声大起,巨石滚落,山壁崩塌,而后积蓄了太长时间山洪也随着塌陷处滚滚而下。
两道洪流汇聚在一处,汹涌澎湃,如缠聚在一起的蛟龙般怒吼翻腾,淹没天地,转眼间便已经完全淹没了蛮军长达十里的营地。那世界末日般的景象让无数蛮军将士再无一丝斗志,嘶声哀嚎着,喊叫声惊天动地,淹死着不计其数,幸存的士兵不顾一切寻找着高地,以保住性命。
就在蛮军无数将士在洪水中挣扎哀嚎的时候,苏彦布置的战船已经顺着岸堤裂口顺势而下,十艘战舰行在最中间,其他诸多的轻型战船分列两旁,如遮天蔽日堡垒般朝着蛮军营地压了过来。
闪烁着冷光的火炮筒从船壁中探出,仿佛收割生命的镰刀,一时间炮声四起,朝着挣扎士兵的密集处不断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