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斩尽杀绝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斩尽杀绝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战舰上炮火四射,在水面上激起阵阵血花,恐惧的惨嚎声此起彼伏。
轻型战船行进速度极快,转眼间便超过了战舰,甲板上站满了弓箭手,瞄准水面上浮现的科尔沁士兵,箭矢纷飞。每个弓箭手身旁都站立着一名长枪手,冷眼看着周围,凡有靠近战船周围的科尔沁士兵,便一枪直接刺透对方的胸膛。
古羽的战船布满了水面,不一会儿,残存的蛮军将士已经极少,血水已经把水面染成红色,印着阳光的照射,整片山谷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苏彦和吴蒙并肩站在最中间的一艘战舰上,看着被洪水淹没的战场,面色各不相同,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吴蒙不断在战场上扫视着,而后唤来一名侍卫,问道:“找到对方主将了吗?”
“回将军,在洪水到来的时候敌方主将领着两万残兵朝东面逃了。”那侍卫有些惴惴不安的应道。
“嗯?水势如此迅猛,他们怎么会来得及逃脱?”吴蒙脸色有些不好看,沉声问道。
“呃…听说对方当时正在集结兵力欲与我们大战,在洪水袭来的时候正好集结完毕,所以一些骑兵穿过水流逃了出去。”
吴蒙正要说话,苏彦突然笑了笑,说道:“上将军不必着急,这点我早已料定,他们逃不掉的,将军看着便是。”
吴蒙看着苏彦胸有成竹的神色,便相信了他,不再多问,眯着眼看向前方,突然看到一处高地上有不少人影,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些残存的蛮军将士站在上面正与前来的古羽士兵激战着,不过那些蛮兵悍勇,古羽方久攻不下。
苏彦随着吴蒙的目光看向,知道了他心中所想,上前抱拳道:“将军,我愿前去剿灭了那队残兵。”
吴蒙有些吃惊地看了苏彦一看,不想他竟然会请命前去,不过他也不舍得让苏彦去犯险,便道:“算了,你还是留在这,我派人前去。”
苏彦已经闲了那么长时间,有些手痒,再者又想试试最近修炼的成果,不愿放过这次机会,执意要前去,吴蒙拗不过他,只能应了他,指派了他一队士兵乘着一艘战船过去了。
……
…… 在距洪水泛滥的东方数十里处,一大股身着皮甲的骑兵正在急速奔腾着,正是从洪水中狼狈逃出的两万蛮军骑兵。
为首的一人面容粗犷,身着白色的翎根甲,手持一杆长枪,正是此次勃儿沁的主将脱脱。
此刻脱脱的心情极为恶劣,经过一番相持,自己好不容易取得了上风,正要与敌军决战,谁料那些狡猾的古羽人竟然引洪水袭营,害得自己狼狈逃窜,自己恨啊。
面对可怕的洪水,人类是无法抗争的,本来十数万大军,现在逃出来的只剩两万,而且还怕后有追兵,所以一刻不停的向前奔驰。
“大都司,过了前面便是我们的领地了,回去之后总会有报仇的机会的。”勃儿沁的一个万夫长对着旁边的脱脱说道。
脱脱咬着牙应了声,声音低沉,可想得有多大的怒火。
“天呐,那是什么?”勃儿沁军中一些骑兵突然看到前面出现了许多黑影,纷纷喊了起来。
脱脱一惊,慌忙扯住马缰,向前方定睛看去,竟然是一队骑兵方阵堵在了他们的前方,正是苏彦在一日前便安排在科尔沁军后方截断他们退路的古羽骑兵。
脱脱盯着前方旌旗猎猎的古羽战阵,拳头紧握险些渗出血来,目光血红,而后竟然仰天大笑起来,有点癫狂的说道:“好,好,好!古羽小儿欺我太甚,尔等当我伟大的科尔沁骑兵是纸糊的吗?小的们,跟我冲,杀完这些混蛋,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杀!”
随着脱脱一声怒喝,科尔沁骑兵瞬间开始了冲锋,齐声拔出腰刀,叫喊着朝古羽战阵冲了过去。但是洪水带来的恐惧和一路的奔驰已经拖垮了他们的信念,冲锋起来也变得散乱不堪,没有了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古羽战阵的主将冷冷看着奔驰而来的科尔沁骑兵,冷笑一声,右手向前一挥,在其两翼便骑兵同时将长枪高高举起,随着一声令下,长枪脱手而出,划出一道弧线落进对方的队列之中。
一时间,人仰马翻,哀鸣声四起,科尔沁骑兵队列一片混乱。
“冲锋!”古羽的主将见状,一声厉喝,身后的上万骑兵便如一道黑幕般朝着敌军队列狠狠压了过去。
蹄声如雷,将地面震得轰轰作响,气势如虹,杀气刺破苍穹。
在古羽铁骑取出手弩一阵齐射后,便拔出长刀狠狠地撞进了科尔沁的骑兵队列之中。刀兵相接,乒乓声伴着战马的嘶鸣响彻云霄。刀锋掠过,激起串串血花,鲜血仿佛不要命的从这里喷洒出去,转眼间便染红了地面。
科尔沁的骑兵本是闻名天下,但是经历了极大的恐惧,而后又狂奔了数十里,早已疲惫不堪,而古羽战骑以逸待劳,气势如虹,自然杀得对方丢盔卸甲。
兵败如山倒,不一会儿,失去了斗志的科尔沁骑兵便已经纷纷溃散,被古羽的战阵冲杀得凌乱不堪,败局已定。
除非是修为超凡入圣,否则再厉害的武者在千军万马的冲杀中也无法幸免,科尔沁的主将脱脱虽杀出了血性,状若疯魔,但终究敌不过杀不完的古羽战骑,最后身负伤痕无数,栽落下马。
不到半个时辰,奔逃的两万科尔沁骑兵除了投降者已经被诛杀殆尽,只留下数不尽的断臂残肢和散乱的碎刃。
……
……
苏彦带着一队士兵转眼间便已经到了那处久攻不下的高地上,科尔沁残兵为首的是一个彪形大汉,虎背熊腰,身旁仅剩不到十个人,却硬生生顶住了古羽士兵连续的进攻。
那大汉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古羽士兵的,双目血红一片,已经杀出血性,怒吼着不断朝四方劈砍着,一时间竟没有人敢凑上前去,着实勇猛。
苏彦站在一旁,看着勇猛无匹的大汉,突然厉喝一声,道:“兀那汉子,可敢与我单独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