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愿赌服输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三章:愿赌服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时在营帐中,脸色最为难看当属陈启了,他的嘴角微微抽搐着,面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手指微微颤抖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苏彦竟然真的可以击败对方十余万大军,而且是大胜。这样一来不但自己在诸将面前颜面扫地,而且还要赔出自己的赌注。
而苏彦就静静得站在一旁,面色平淡,任凭众人的目光从自己的身上扫过,仿佛这里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就在诸将低声议论的时候,吴蒙轻咳了两声,打破了宁静。
“苏彦啊苏彦,如此年纪便有这等智谋,你让我等汗颜啊!”
苏彦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轻声道:“将军过誉了,本次战役我也仅仅是出谋划策,而实行全靠各种将军的尽职尽责,还有上将军的信赖,不然哪能有如此成绩?”
周围的诸将听了这话,顿时心头更为舒服,苏彦在战中出力最大,按说全部功劳都应该算到他的身上。但他还能如此知趣,不忘了他人的功劳,让他们心中好感大增。
吴蒙听了抚着胡须,仰头朗笑道:“小小年纪,还不居功自傲,知进退,苏彦,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苏彦轻笑着颔首偮了一礼,没有答话。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计谋何等重要,但也不能贪得无厌,以免惹得他人心有芥蒂,坏了自己以后的仕途。
“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吴蒙微笑着看着苏彦,和蔼的说道,仿佛在和自己的晚辈交谈。
苏彦愣了愣,没想到吴蒙会这么问,他当时揭榜的时候想的是试试自己的能力,对上面的奖赏也没多大兴趣,再说那些东西对他也没有多大用处。
苏彦沉思了片刻,而后躬身道:“奖赏就不必了,我来到此处为的也不是那些东西,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
吴蒙听了这话,大为惊奇,问道:“那怎么可以,你立下如此功劳,也该当受得这份奖赏,不然他人岂不会说我吴蒙过河拆桥吗?”
“将军言重了,过段时间我还要回到宗族,而后可能进入将宫深修,那些东西对我确定没有多大用处。”
吴蒙见苏彦执意推脱,缓缓坐下身,眉头蹙了起来,抿着嘴唇,在思索着什么,而后转过头说道:“继续你执意不要,那我也多说了。这样吧,我上书朝廷,请求对你行文嘉奖,另外你既要入将宫,我便给我那边的好友修书一封,对你日后的学习也会有所帮助的。”
苏彦听了,心头微喜,躬身谢道:“多谢将军!”
“哎,你不愿接受奖赏我已经过意不去,如若再不给你做点什么,我心里也会不舒服的。”吴蒙摆了摆手,笑道。
之后,吴蒙歪着头看向站在一旁如坐针毡的陈启,眼神闪过一丝快意,说句心里话,他对这个陈启也是有些厌烦的,仗着自己有些小聪明便总爱顶撞他,无视他的命令。而这次苏彦让他吃瘪,他心头也是颇为快意的。
“陈启,之前你与苏彦相互赌斗,看他能否破敌。现在敌军已经败退,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吴蒙冷冷地看着陈启,声音不带有一丝情绪,但其中却透着不容人违逆的意志。
站在下方的陈启身子猛地晃了晃,面色惨然,虽然低着头,但好像能感觉到诸将那种不屑、怜悯的目光,张张口想反驳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许久,才将手伸入衣袖中,颤颤得掏出一个灰色的小袋子,而后抹去上面的神识印记,递给了苏彦,仿佛心都在滴血。
苏彦接过那个灰色袋子,好奇的翻看着,他知道这便是芥子袋,是一种空间类法器,里面是一方芥子空间,可存放物品,非常方便。
“这便是我的芥子袋,三千青羽也在其中,你拿去吧。”
陈启惨淡的声音响起,而后便直接向吴蒙躬身告退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再停留在这个地方只会遭受更多的嘲讽,索性直接离去了。
诸将都任由陈启离去,也不为他说些什么,他这完全是自作自受,不值得他们去同情。
正在苏彦翻看芥子袋的时候,吴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事情已了,你们退下吧。苏彦,你忙了一天,也该累了,也下去休息吧。另外,大败科尔沁军的消息我已派人传到青州城去了,你且休息一夜,到明日便随我前去城中,刺史大人已经摆下宴席,为你接风洗尘,庆贺一番。”
苏彦急忙稽首道谢,而后便直接退了出去。
……
……
苏彦坐在自己的桌案前,摆弄着眼前的芥子袋,啧啧称奇,心想有了这个小东西可方便多了。
之后他便按照跟他人讨教的方法,挤出一滴鲜血滴落在芥子袋的上面。血滴在布面上迅速融了下去,然后芥子袋突然散出一股微弱的光芒,苏彦便和它多了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苏彦用神识探入其中,它里面的空间就像一个方形的屋子,大概十米大小,除了一页漂浮在虚空中的青色绸布,空空如也,想必是那陈启将其他东西全都取走了。
苏彦心念微微一动,那片青色绸布便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大小跟他那方金色布片差不多,散发着青色的光晕,还透着一股元力波动。
“凌空一羽,万古长青……”
苏彦喃喃念着其中的文字,尤其是这八个大字写在最上方,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单看这八个字体便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凛冽的压迫感。
“不愧为元阶武技,单是一页简单的法诀便是如此的气息。不过元阶武技哪怕上青境的修为来施展也是极为困难了,以我现在的修为恐怕连最基本的催动都不行吧?”苏彦有些失望的喃喃道。
不过人好奇心的力量是庞大的,虽然根本不可能催动这等武技,但心痒的苏彦还是忍不住要试试,细细地将其中的要诀读了几遍,而后在心中推演了几遍,便站起身,试着将其模拟一遍,看看这元阶武技究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