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危急的李家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危急的李家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听了不由大窘,干笑道:“嘿嘿,大人说笑了,小子年少不知天高地厚,多谢大人您一番讲解了。”
黎楚挥了挥手,笑道:“说哪的话,动动嘴皮子罢了,你如此天分若能进将宫磨砺一番,将来定能有一番成就。”
诸人齐声哄笑起来,频频举杯,而后吴蒙肃声对着苏彦说道:“能进将宫可是不可多得的机遇,许多王公贵族子弟用尽办法都无法踏入其中,你可要把握住。”
“谢将军关心,我会尽力的。”苏彦朝着吴蒙拜谢道。
这番谈话结束以后,厅堂中便又回到了刚才热闹的气氛中,频频举杯相饮,一直到巳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晚宴才在不舍中结束,苏彦硬是喝得头脑发胀,回到房中后便倒头睡去了。 次日清晨,苏彦收拾了行装,而后向黎楚、吴蒙等人告别了一番,便自行离去了。
……
……
红岭郡本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地方,人们日复一日的过着平凡乏味的生活,很少会有什么兴奋的感觉。
可在最近这段时间里,红岭郡的人们出奇的兴奋,不为其他,只因为郡中的两个大势力突然开始火拼,引得所有人纷纷侧目,这些天在茶楼酒肆中,人们最大的谈资便是这两大势力的争斗。
“要说那南霸天可真是悍勇,竟然不声不响的突然杀向李家,这两大势力已经在郡中相持了那么多年了,谁也奈何不了谁,可谁知现在这南霸天方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把李家压的喘不过气来。”
“哎呀,你不知道,那南霸天在前些日子突然突破了,踏入了少始境三重天,原先他二重天的修为就隐隐压着李家,如今修为大增,那李家岂能是对手?”
“对啊对啊,这境界的差距在那放着呢,那李家没有三重天的高手,所以根本不是南霸天的对手,第一次交锋的时候,现在李家的领头人李浩便被打成了重伤,要我说啊,这李家是完了。”
“是啊,南霸天一出手几乎击败了李家所有的武者,死的死,伤的伤,要不是那李浩在外闯荡的弟弟李虎突然回来了,李家恐怕已经被南霸天给吞并了。”
在一间茶楼里,一桌人兴奋的在那谈着如今的情况,时而惋惜,时而惊叹,不一会儿,茶楼里其他人也纷纷加入了其中。
李家大院中,寥寥十数个人坐在其中,为首的一人身上缠着白色的纱布,脸色苍白,不时的咳嗽着,正是如今李家的领头人——李浩。在第一次与南霸天的争斗中,他便受了重伤,家中的其他武者也死伤了不少,如今仅剩这院中十数人,还有些带着或大或小的伤势。
听见李浩剧烈的咳嗽声,其他人的神色更加灰白,垂头丧气的,一片死气沉沉,他们都知道,南霸天太过强势了,他们已经快顶不住了。
这时一个面容粗犷的男子走进院中,朝着李浩走了过去,正是李浩的弟弟——李虎,也是在与苏彦一块前往天擎山脉取宝的李虎。
李虎一队人经过天擎山脉一役,损失了两名队员,连自己也受不了,而后正好得知了家中出事的消息,便带着人赶了回来。
“二弟,你来了啊。”李浩看着李虎走来,咳嗽了两声,虚弱的说道。
李虎看着哥哥虚弱的身子,心痛不已,可偏偏他也无法劝慰,因为他也知道如今李家的情形,重重了叹息了一声。
李浩艰难的转过头,在院中扫视了一圈,看到无力的坐在地上的兄弟们,叹息了一声,对着李虎说道:“唉,二弟啊,如今的情形你也知道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带着兄弟们走吧,那南霸天要的是我们李家的产业,不会为难的你们的。”
李虎听了这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瞪大了双眼,额头上青筋暴起,大声道:“大哥说什么呢?我李虎是那贪生怕死之辈吗?就是死,我也要战死在这祖先留下的院落中。”
语气决绝,话音如钢铁般铿锵落地,惊得树上的鸟儿扑棱棱飞向了高空。
“对,二爷说的对,宁死不退!”
李虎的话语顿时激起了院中其他人的血性,纷纷站起身,高喝起来。
李浩也不想将这打拼了多少年了产业拱手让人,如今看到李虎和其他人的如此作为,不由让他大为感动,放声笑道:“好,好,好!都是我的好兄弟!我们就站在这,等着那南霸天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打不过他,我也要狠狠地撕下他一块肉,让他知道我们李家不是说欺负就欺负的。”
话音方落,众人纷纷站起身,怒吼着呼喝起来,一扫刚才死气沉沉的气氛。
“呦?挺热闹的啊!”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嘲讽味十足,顿时让李浩等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来人正是南霸天,身着虎皮夹袄,光头豹环眼,面容凶悍,令人生惧,在他后面站在大约二十多人,手持各类刀剑,煞气扑面。
在李浩等人转过身的时候,南霸天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院内,冷笑着和他们对视着,仿佛在看着自己掌中的猎物。
“李浩,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你们这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为难你,交手你的产业,我便放你们走,不然,哼哼……”南霸天抱着双臂,对着李浩喊道。
“放你娘的春秋大屁,你算个什么东西,想让交出手中的产业?做梦吧。”李虎冷笑一声,朝着南霸天骂道。
南霸天也不怒,歪着脑袋看着叫喊的李虎,而后扭过头对着后面的人笑道:“你们看看,死到临头了还在嘴硬,也撒泼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一群蹦跶的蚂蚱而已,啊?哈哈!”
南霸天后面的一行人听了这句,纷纷哄笑起来,指着李浩等人嘲讽不已。
“妈的,老子砍死你们!”一人受不了他们如此嘲讽,顿时大怒,抽出刀便朝着南霸天一行人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