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意外来信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意外来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南霸天无力倒地的身影,立在一旁的苏彦才暗自松了口气,面色有些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看似短暂的战斗却几乎耗尽了苏彦所有的力量,南霸天的元力浑厚程度是超过他的,若不是仗着龙渊剑的锋利和堪比元阶武技的叠浪掌,想击败南霸天可太难了。
苏彦抬起手臂平放在眼前,看着幽光闪烁的龙渊剑,心头一阵欣慰,龙渊剑乃是上古大能亲手锻造的神兵,以苏彦现在的实力仅能发挥出不足它本身五分之一的威力,五分之一尚能如此,若有一日可将其如挥臂使,那将是何番景象?
跟着南霸天一块前来的武者看着他轰然倒下的身影,睁大了双眼,一时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而后看向苏彦的眼神蓦然变得恐惧起来,身子不自主的颤抖着。
苏彦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一旁的发呆的南家武者,便缓缓的走上前去,手中龙渊在地上“嗤嗤”划动着,淡淡的声音却牵起了所有人的心。
南家武者恐惧地看着走来的苏彦,刚才苏彦天神般的身影已经击垮了他们最后一丝斗志,心中的阴影让他们再也提不起拼杀的勇气。
“苏彦,放他们走吧,南霸天已经死了,他们这些人翻不出什么风浪了。”李虎有些虚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那些武者听见这句话,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纷纷跪倒在地上,不停的坑头求饶。树倒猢狲散,此情此景可真是应了那句老话。
苏彦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会儿,而后厉声道:“好,我今日就饶你们一次,马上给我滚出红岭郡,如果以后再在这出现的话,定砍不饶。”
南家的武者听了这句,如蒙大赦,也不顾说什么谢饶命之恩的话了,一路踉踉跄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何其狼狈,让在外面围观的人一阵唏嘘。
苏彦看着他们狼狈的身影,摇头笑了笑,而后再转过身的时候,李浩已经扶着李虎走到了他的面前。
苏彦正欲开头,那李浩突然朝着他跪了下去,而后颤声道:“小兄弟仗义出手,助我李家度过劫难,恩同再造,我李浩无以为报。”
李浩的动作让苏彦吓了一跳,慌忙探下身将他扶了起来,宽慰道:“大哥言重了,我与李虎大哥乃是旧交,出手相助乃是分内之事,哪用行如此大礼?”
“哎,苏彦啊,你就不要谦让了,这一拜你无论如何也要受,你我一面之交而已,可你却不惜与那南霸天为敌,救我全家性命,我…我真不知该如何说了。”李虎性子真爽,不善言辞,又想起当初自己的私心,越发惭愧,不知该怎么面对苏彦。
“哈哈,相逢即是缘分,你我乃患难之交,若非要这么说可是折煞小弟了。好了,此事就此作罢,不要再提,如果两位兄弟再如此的话,我扭头便走。”苏彦长笑两声,而后装作严肃的玩笑道。
李虎两兄弟都是直性子的人,听了这话一块长笑起来,也没了先前的拘谨,引着苏彦朝正堂走了过去。
因为苏彦救了他们一命的原因,故而两人对苏彦极为感激,招呼着人便要摆宴好好谢过他的救命之恩,但苏彦经过这一战实在没有精力再痛饮一场了,再者李虎两兄弟都身负不轻的伤势,所有便被他极力推辞了。
李浩见苏彦执意不肯,自己弟弟也身负重伤,便不再多说,依了苏彦,但还是一定要苏彦在此留住几日,让他们好好尽下地主之谊,以报答他的恩情。
苏彦实在拗不过,再者自己的情况也不适合赶路,便答应了下来,径直去休息了。
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天色刚亮,苏彦便起身向李虎两兄弟辞行了。原因无它,苏彦已经外出将近两个月了,离约定争夺将宫名额的日子不多了,所以必须抓紧时间赶回去。通过黎楚的一番话,他对着这个神秘的学府充满了兴趣,不愿意失去这次机会。
李浩二人极力挽留,但苏彦以家中有急事为由执意要走,两兄弟实在留不住,便叹息着送了苏彦一路,目送他离去了。
……
……
古羽皇朝设有五院主管国家各类事务,类似于苏彦前世的六部制,少了一个礼部,但设有另外一司主管外交事务。
这一任的兵院院长年事已高,卧床不起,便由院内的二把手——常侍苏洌暂代院内事务,正是现在苏家的家主。
在苏洌尚且年幼的时候便表现出了极优秀的处事能力,性格坚毅,故而苏家在他的带领下成了蒸蒸日上之势,为人侧目。
苏洌对宗族内成员的管理尤为严格,每隔一段时间必须要召集族内所有在朝官员、武将,仔细汇报各自的事务,并作出下一步的决断。
今天幽州苏府的议事厅已经坐满了人,苏洌身着锦袍坐于首位,两端各坐着一位老人,下置左右两排桌椅,跟苏正天同辈的一些成员则分列其中。
正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侍卫突然走进正堂,手中持着一封书信,对着苏洌秉道:“秉大人,有青州牧黎楚大人的信件一封。”
“黎楚?”苏洌皱了皱眉头,低声喃喃道:“我与那黎楚并不相熟,他怎会给我来信呢?”
下方诸人也是不解,有点疑惑的看着苏洌。
“那黎楚乃是青州牧,与我苏家少有来往,今天怎么会突然寄来一封信件呢?”坐在苏洌左方的老人有些奇怪的问道,正是苏天齐的祖父——苏岳。
“我也不知,呈上来吧。”苏洌接过信封,撕开后仔细看了起来。
突然,也不知看到了些什么,苏洌本来紧皱着的眉头突然舒缓开来,神色越来越欢喜,到最后放下书信的时候竟然抚着胡须开怀大笑起来,明朗的笑声带着说不出的快意。
苏家其他人有些愕然的看着这一幕,不知这信上究竟写了什么,竟让本来心情有些郁闷的家主突然畅怀欢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