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你们会知道的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你们会知道的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时间厅内众人都移过目光,愕然地看着突然大笑起来的苏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知兄长因何发笑?”苏岳实在有些好奇,故而忍不住问道。
苏洌这才止住笑声,故作神秘的抚了抚胡须,而后扭头看向端坐在下方的苏正天,说道:“正天,你养了个好儿子啊!”
听了这话,众人不由一愣,目光齐齐转向苏正天。
苏正天也是有些愕然,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是那小子又惹什么大祸了吧,但看苏洌开心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坏事,便站起来硬着头皮问道:“正天不明白家主的意思,还请您明示。”
“是啊,你快说吧,别再调大家胃口了。”坐在苏洌左方的老人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的说道。
“哈哈,看你们急的,那我便告诉你们。”
旁人纷纷直了直身子,有些好奇的看向苏洌,想听听究竟所为何事。
“一个月前蛮子十万铁骑压向我青州边境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上将军吴蒙亲率大军于湘江口阻之,奈何蛮子势大,再加上后援不断,故而战局僵持不下,青州危急。青州牧黎楚无奈之下发布檄文,征求破敌之法,谁知恰巧被路过的苏彦揭了去。你们可知结果如何?哈哈,苏彦巧施妙计,大败敌军,蛮子十余万铁骑几乎全军覆没,被他杀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苏洌说到此处,忍不住得意之情,再次大笑起来。
议事厅内落针可闻,每个人脸上都显出震撼之意,尤其是苏正天,一时间竟有些做梦的感觉。
“这也太过天方夜谭了吧?”
“对啊,怎么可能?苏彦才多大,竟能完败科尔沁精锐?”
寂静过后,下方立刻炸开锅来,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神色震惊的自言自语起来。
那苏岳向来看苏彦不顺眼,听到这时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而后有些小心的问道:“此事太过夸张,敢问兄长,消息来源可靠吗?”
“哼!青州牧黎楚的亲笔书信还能有假?”苏洌冷哼一声,愠怒的瞥了苏岳一眼,让其心头一颤。
听说这话,下方再也无人敢质疑了,不过事情着实太过离谱,以往苏彦的作风他们是有所耳闻的,这样的一个废柴怎么可能完成这样的惊人之举?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了,所以便有人要求苏洌讲讲事情的经过。
苏洌也不在意,便神色得意地将苏彦水淹三军的过程详细地讲了一遍,最后有些自豪的说道:“那青州牧在信末赞苏彦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如若磨砺一番,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宗族没落之后,你们可曾听过像黎楚这等身份的人物如此称赞过我苏家吗?”
下方人们听了这句,不免有些尴尬,纷纷低下头干笑不语。
“哼,现在不说话了,为人父辈,不见功勋,还不如人家一个小辈,你们有什么颜面面对列祖列宗?”苏洌找到了话茬子,便本能的开始训斥起来。
“呵呵,兄长不要为难他们了,他们能如此兢兢业业已经不错了,不过这苏彦倒是让我们有些意外了。”坐在苏洌左方的老人开口解围道,他是苏洌的胞弟,名为苏运,也是如今苏家权势最盛的人物之一。
下方人这才讪讪的抬起头,目光有些感激的瞟向苏运,而后便直起身子,不敢言语。
“那次祭祖时我已经看出来这孩子颇有天赋,想送他进将宫学习,尔等竟还有阻拦者,现在如何?”苏洌端起茶杯品了口茶,看似淡然的话语却透了股凛冽的气息,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身旁的苏岳。
此时苏岳的脸色非常难看,他当然听得出来苏洌话中的意思,对于苏彦他本来就没放在心上,也不值得他放在心上,但谁想到他竟能有如此作为,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此时听了苏洌的话,也无法反驳,面色阴沉,不再言语。
“宗族这一代的年轻人还是颇为喜人的,出了像苏天齐、苏彦这样的人物,不过苏天齐太过心高气傲,欠缺打磨。倒是苏彦,年轻虽小,但行为举止颇有风度,而且心思细腻,有大将之风,说实话,我还是比较看好苏彦的。”苏洌放下手中的茶杯,谈及苏彦的时候,欣赏之意溢于言表。
“呵呵,看来兄长是太喜欢这个孩子了,很少见你如此念叨着一个人不放的。”苏运有些打趣的笑道,而后沉思了一会儿,继续道:“不过,年轻时锋芒太盛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天齐就是个例子,太过自豪,早晚要吃大亏。还是让苏彦好好磨砺一番吧。”
苏洌听了他的话,抚须沉思了一会儿,而后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是这等想法,那将宫之中天纵之才不在少数,让苏彦进入其中学习一番,见见大世面,对他以后的发展会有帮助的。”
苏运也是点了点头,但苏岳已经有些不愿的,便有些怨气的说道:“祭祖之时便已经决定让苏哙与苏彦比斗一番,然后按胜负决定将宫名额的取舍,如今怎能将定好的事情说改就改了呢?”
苏岳的话音刚落,苏洌本来欢愉的神色已经沉了下来,微眯着眼睛紧盯着苏岳,沉声道:“祭祖时你可以说苏哙的兵法谋略不逊于苏彦,毕竟战场之事变幻莫测,口头论战算不了什么。可而今青州一役,你可敢再说苏哙能和苏彦相提并论吗?自损不足一成,而杀敌近十万,你且问问,有几人敢说自己做得到?”
苏洌声音低沉,其中蕴含的怒意让苏岳身体阵阵发寒,有些承受不住,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这些暂且不论,但家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作出的决定可非儿戏,岂能说改就改?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们比斗一场。”
苏岳身居高位,在宗族的势力也极为庞大,所有他话音刚落,下方便有不少人跪下身附和起来,表示支持苏岳。
“你们…”苏洌看着眼前的情景,险些气得浑身发抖,不过身为宗族之主,气度非凡,上升的怒气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神色突然变得平静起来,平静得让人心生寒意,冷笑道:“哼,我便依了你们这一次,正天,跟我来。”
苏正天听了这话,急忙跟上正要走入后堂的苏洌。
正在跪在地上的人看到苏洌离开,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句冰冷的话语:“人年纪大了总会变得有些心软,看来已经有人忘了我苏洌当初的性情了,罢了,我会让你们慢慢知道的。”


PS:如果大家没事可以写些书评,对本书的看法,或者说是意见都可以,让我也有努力的方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