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暴风雨前的平静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暴风雨前的平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幽州城外百里处,一列车队带着滚滚烟尘在宽阔的官道上驰骋着,一队带甲骑兵护在车队周围,道上行人、车辆等纷纷避让。
中央处的一辆马车上,两个青年面对面坐在其中,中间摆放着一副茶几,上有一副茶具,其中一位面容俊朗的青年正端起茶杯细细的在唇间品着。
另外一人面容也颇为英俊,但眉宇间透着阴沉,给人压抑的感觉,正是要与苏彦争夺将宫名额的苏哙,而坐在他对面正是苏天齐。
“家里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给你争夺这次机会,你可不要搞砸了。”苏天齐摇晃着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说道。
苏哙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道:“笑话,难道我还能败给那个连修行都无法踏入的废物不成?”
苏天齐抬起头看了苏哙一眼,轻声道:“当初那么苏协也算是二重天的武者,不也败给了苏彦吗?”
苏哙神色一滞,冷哼一声,道:“那是他大意了,给了那个废物机会。再说我如今已经是三重天了,苏彦不可能有机会的?”
“这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让你谨慎一点,不要给他留任何机会。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苏彦总给我一种不一般的感觉,让我不舒服。”
苏哙一愣,道:“怎么可能?他与你的差距犹如天地,你想多了吧?”
“但愿吧。”苏天齐目光看向窗外,眉头微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哙看着苏天齐有些复杂的表情,有些不解,而后问道:“听说前些日子祖父为了这件事与家主争了起来,还惹得家主震怒,不知为何?”
“也算苏彦那小子有本事,前些日子科尔沁率军来犯,青州危急,谁知那苏彦竟然设计大败对方十万铁骑,击杀科尔沁大都司脱脱,得到青州牧的赏识。青州牧特地给家主修书一封,对苏彦大加赞赏,所以家主对苏彦格外欣喜,执意要把将宫名额赐给苏彦。祖父不同意,便争了起来。”苏天齐有些自嘲的说道。
苏哙睁大了双眼,愕然道:“这…怎么可能?”
长年欺辱苏彦的人当中以苏哙为首,所以他太了解苏彦的秉性了,上次祭祖时的文试已经让他震惊不已,现在又听到这个消息,竟让他一时回不神来,他根本不相信苏彦有这等本事。
“这是事实。”苏天齐瞥了发愣的苏哙,淡然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祖父不顾一切的争夺将宫名额,也不尽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要遏制家主一脉的势力。”
“你也看到了,苏彦的能力是毋庸置疑,如果让他成长起来,必是我们这一脉的大患。所以这次的比试你必须要拿下,这样名额就会落在我们手中。那时候就算苏彦能力再大,但没有让他展现的平台,对我们便没有威胁,懂吗?”
苏哙点了点头,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冷笑不语,忖道:“苏彦你等着吧,这次比试哪怕不能杀了你,我也会将你打成白痴,让你彻底变成一个废物。”
……
……
今日的幽州城格外热闹,一列列不断从各个城门疾驰而入,在街道间疾驶,蹄声阵阵,马儿嘶鸣不止。
“今天这是怎么了?哪来的那么多车架?”有人见不断有车队从城门进入,疑惑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苏家的两位后辈要在今天进行比试,争夺那将宫的名额。”
“什么?将宫?难不成是那帝都的将宫?”有其他人听到他的话,震惊的问道。
那人朝外瞟了一眼,有些得意的说道:“那可不是,就是号称天下第一学府的将宫,看着吧,今天必是一场龙争虎斗。”
在幽州城的各个茶馆酒肆之间,人们仿佛找到了谈资,都开始谈论这件事情,在城中蔓延开来。
而如今的苏府之中,也已经站满了人,苏家各个支脉的权贵人物和年轻后背纷纷前来,将宫的名额实在关系甚大,所以他们想看看这个机缘到底会落在谁的身上。
但说到两人的比试,一行人都没放在心上,谁也不会相信苏彦会有赢的机会,一个连修行都无法企及的普通人对战一个少始境三重天的武者,其结果用脚丫子都能想的出来,谁也不会在这上面费那个脑筋。
他们关心的是家主和苏岳一脉的对抗,苏彦在青州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在家主执意要将名额赐给苏彦的情况下,苏岳一脉到底敢不敢冒死相抗,其结果他们想想就兴奋,因为它的结果甚至关系到宗族以后的势力走向。
“你们说,这次的结果到底会是如何?”有人问道。
“按我说啊,我估计这名额还得是苏彦的,因为毕竟是家主的决定,想来其他也不敢违抗吧。”
“话不能这么说,而今苏岳一脉的势力你们也知道,他们未必不敢与家主相抗,这段时间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苏岳可曾退缩过?而家主一直是避让,按我说啊,这恐怕要变天了啊。”有人低声的说声。
“嘘!噤声!你找死啊?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话,要是传到家主的耳朵里,你这辈子就完了。”其他人听到这话,惊骇不已,沉声怒喝道。
那人也缩了缩脖子,有些后怕的向四周瞟了一番,才放下心来。
正在人们互相议论的时候,一行人突然走了进来,正是苏天齐等人。
一身锦袍,须发微白的苏岳走在最前面,目光凌厉,不怒自威。苏天齐和苏哙,连同他们的父辈走在其后,缓缓步入院中,也不与旁人见礼,径直走了进去。
苏岳走到正堂门前,正要进去,苏洌已经走了出来,出现在人们面前。
“见过家主!”苏岳颔首行了一礼,而后面的人也纷纷跟着苏岳行礼。
苏洌轻轻点了点头,而后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沉声道;“人到齐了吗?”
下方人纷纷互相探首朝四周看着,而后一人轻声道:“秉家主,苏正天与苏彦还未到。”
“别是不敢来了吧?”苏岳身后的一人突然冷声笑道。
苏洌转过头,朝那边看了一眼,正要说话,忽听到大门处传来一声响亮的通秉。
“长德苏正天,苏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