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激战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激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哙渐渐回复了情绪,惊愕的表情也已经消失,眼眸间一片冰冷,说道:“你的确让我吃了一惊,不过,结果已经确定,你改变不了。不过等会儿我会让你变成真正的废物。”
苏彦嘴角轻扬,挂着丝淡淡的微笑,挑衅道:“那我拭目以待。”
苏哙冷哼一声,眸光凌厉,浩瀚的元力喷涌而出,将天空印得红彤彤一片,如霞似火。
“轰…”
苏哙腰身拧动,双拳不断挥出,牵动着周身的元力山呼海啸般扑向苏彦,势若奔雷,漫天的拳影交织在一起,仿佛一条赤红色的蛟龙般对着苏彦当头咬下。
苏彦不敢大意,淡金色的庚金元力破体而出,以攻为守,携着粉碎一切的锋利气息当头迎上拳影。
“嘭嘭嘭…”
拳影相接,音爆之声响彻云霄,掀起一道道能量风暴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虚空间尽是赤、金之色,相互碰撞。
苏哙毫不停留,身子如飞鸟般跃起,立在云端之上,俯瞰着苏彦,炽热的元力包裹在他的周围,不断地翻滚奔腾。
“啊…”
苏哙一声长啸,右掌成爪立在云端,而后蓦然劈下,狂猛的元力在天地间狂乱奔涌,而后形成一道足有丈余的赤色爪印朝着苏彦当头劈下。
爪印周身幽光流动,透出的凌厉杀意仿佛要将天空生生撕裂,锐利的气息令下面的石台丝丝碎裂,碎石纷纷扬扬洒向空中。
苏彦眯着眼看着奔袭而来的巨大爪印,忖道:“苏哙不愧为宗族的优秀子弟,修习的皆是高阶武技,比那南霸天可要厉害的多了。”
思念间,不过苏彦的动作却没有停止,目光明亮,身形随风而动,庚金元力呼啸奔腾,右掌从腰间闪电般击出,一道磨盘般得金色掌印逆风而上。
“轰…”
两者相接,轰鸣声震耳欲聋,爪印更为凌厉,将金色掌印生生撕开,便要继续抓向下方的苏彦。然而本已暗淡的金色掌印蓦然变得明亮起来,掀起一阵金色的浪涛将爪印生生湮灭,淡金色的元力充斥在天空之上。
“去!”
苏彦心念稍动,掌印化成金色浪涛携着万钧之势狠狠拍向立在空中的苏哙。
苏哙眼神中怒意翻腾,神色狰狞,没想到苏彦竟能挡住他的武技,杀意更浓,口中一声立啸,竟朝着涌来的金色浪涛径直冲了过去,而后全身的元力全部涌到右手处,对着浪涛扬手拍了过去。
“轰…”
浑厚元力凝成的赤色手掌将浪涛生生拍散,而后苏哙的身子便如利箭般扑向苏彦,在空中身子拧动,右腿化作一道烈焰朝着苏彦狠狠劈了下去。
苏彦躲闪不及,双手合在一处,带着蒙蒙的光辉艰难迎了上去。
“嘭…”
苏哙的力道重逾千斤,将苏彦生生踢飞了出去。
苏彦的身子沿着石台飘了出去,而后蹬蹬蹬连退几步,方才止住身形,但苏哙狂猛的力量依然拍进了他的胸腹,身子一颤,一缕鲜血便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下方的人们看到苏彦开始溢血,以后他要不支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苏哙突然张口喷出一串血花,险些没栽倒在地上,面露痛苦之色。
人们纷纷愕然,不知苏哙为什么会突然吐血,但也有不少人清楚的看到了刚才的情况,苏彦的掌印中暗含三重劲,连绵不绝。苏哙大意,抵住了两重劲道之后,便从浪涛中穿了过去,而刚刚形成的第三重浪则顺势拍进了他的胸膛,这才让他吐血不止。
苏彦有些欣慰的看着吐血的苏哙,心想终于发挥出了叠浪的威力,三重浪涛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
“好,好,好!好你个苏彦,今日我必杀你,方消我心头之恨!”苏哙站稳身形,缓缓抬起头,目光狠厉怒视着苏彦,怨毒的话语一字字从他紧咬的齿间蹦出,令人生寒。
“咻。”
一杆通体闪烁的幽光的暗金色长枪骤然出现苏哙的手中,枪尖仿佛用白银浇铸而成,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寒光,摄人心魄。
苏哙的身形再次跃起,手中长枪高举,直指苍穹,而后蓦然以雷霆之势生生砸下,狂猛的元力如蛟龙般迎风怒吼,化作一道长达数丈的棍芒生生劈了下去。
正当遮天蔽日的棍芒即将落到苏彦头顶的时候,一股令人通体冰冷的寒意骤然出现,彻骨的冰寒将棍芒生生冻裂,而后化作冰晶片片飘散。
龙渊剑呛然出鞘,如龙吟般得铮鸣声响彻云霄,凛冽的气息充斥在虚空之中,竟让人有些窒息的味道。尺许青锋上闪烁着刺目的幽光,一时间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前来观战的苏家成员中不乏武道中的佼佼者,在看到苏彦手中龙渊剑出鞘的时候,目光骤然变得明亮起来,紧盯着它不放,唏嘘不已。
“好剑!”苏洌能感受到从龙渊剑中透出的令人颤栗的气息,失声赞道。
电光火石间,苏彦挺剑径直刺向苏哙,剑气凝在一处,杀意凛然。
苏哙也不闪躲,单手持枪便向扑来的苏彦扫了过去,枪芒划破虚空,与剑气相接,轰鸣不止。
苏哙骤然回枪,而后炫目的赤色元力从体内喷涌而出,汹涌澎湃,枪尖在虚空中闪电点出六次,六道龙形枪芒蓦然成型,在空中翻滚不休,相互交织着,携着雷霆之势向苏彦疾奔而去。
锋利的枪芒仿佛要撕裂天地,裂空声响彻天地,下方的石台丝丝碎裂,枪芒过处,透出的元力生生在石台刻出六道寸许的沟壑,令人骇然。
六道枪芒如同蛟龙般在空中怒吼翻腾,一时间将空中的云层搅得凌乱不堪,遮蔽了光线,校武场瞬间便暗了下来,让人心生压抑之感,而其中锋利的气息更是让人心神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