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你败了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你败了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道枪芒带着震耳欲聋的音爆之声横亘在天空之上,转瞬及至,山呼海啸般压向立于下方的苏彦。
望着扑至眼前的枪芒,苏彦的瞳孔骤然收缩,身子苍鹰般跃起,掌中剑锋翻转,倏然向上刺出,在去势达到顶峰之时,剑锋突然停止,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再次刺出,剑尖指向正前方,在剑意微微成型正欲破剑而出的时候,剑锋再转,直指下方。
虽仅仅一式,但连续转换三次,含而不露,去势不绝,正所谓三生万物,苏彦的这式剑法在空中交织成了一道无孔不入的剑网,角度刁钻,尽是攻势全无守势,另对手防不胜防。
三道淡金色的剑气在空中呼啸奔腾,席卷天地,时而合一,时而散布各处,与那六道枪芒交缠碰撞不休,激起阵阵轰鸣之声,元力波动肆虐八方,碎石崩飞。
在元力乱流仍未停歇的时候,苏哙再次欺身而上,枪身横劈,赤红色的枪芒在空中肆虐,连续压向苏彦。
苏哙愈战愈勇,心中压抑的怒火已经变成一往无前势要毙掉苏彦的决心,枪法大开大合,时而扎枪犹若奔雷,时而拦枪犹若游龙,枪尖如灵蛇吐信,令有捉摸不定。赤红色的枪芒在天地间席卷,两人脚下的方台已经彻底碎裂,乱石崩碎一地,甚至天空上的云层都被元力搅得凌乱不堪。
而苏彦已经逐渐不支,渐露败像,苏哙的元力浑厚程度远超于他,武技也犹有过之,现如今苏哙已经打出了真火,苏彦只能苦苦支撑,虎口险些震裂,握着龙渊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丝丝鲜血也从口中溢出,渐渐染红了胸前的衣衫。
“哎,苏彦要败了,虽然他出乎意料踏入了修行门槛,但时间太短,不可能是苏哙的对手。”看着场中的情况,有人叹息道。
“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那人的话顿时引来了一阵唏嘘声。
坐在上面的苏洌也也微微蹙起眉头,右手扶住的桌角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痕,可见他现在的紧张程度,而坐在一旁的苏岳和苏天齐等人等人则是面带笑意,有些快意地看着场中情景。
苏彦站在方台上,右臂无力垂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目光狰狞的苏哙,眼睛微眯,他体内的元力已经混乱不堪,经脉也被苏哙连续不断地进攻震得几近断裂,十分危险。
“果然,他比那南霸天要强出太多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必败不可,不管了,拼了。”苏彦忖道,而后微微平缓了绛宫中混乱的元力,突然向前奔去。
苏哙没料到苏彦还敢自己扑上来,冷笑一声,枪尖向苏彦的胸口径直刺了过去。
但是,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对着苏哙刺来的枪芒,苏彦竟然不躲,只是微微侧身,用肩膀抵向刺来的枪芒。
血花喷射,锐利的枪芒骤然刺穿了苏彦的肩膀,引得下方一片震惊之声。
苏哙也微微愣神,但苏彦竟然丝毫不顾贯体而过的剧痛,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而后绛宫元力奔腾着涌向右臂,右手带着炽烈的光芒骤然推出,叠浪掌再次击出。
磨盘般得掌印袭来,苏哙突然惊醒,而后挥动枪身便向掌印抵了过去,冷笑道:“又是这一招,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
然后枪身不断拧动,赤红色的元力呼啸而出,刺向金色掌印,而他的身子也不断向后疾退,始终与掌印保持一定的距离,枪尖宛如游龙,连续向前刺出,最终彻底湮灭了金色掌印,叠浪无果。
苏哙暗暗平复了绛宫中被叠浪震得有些散乱的元力,而后冷笑一声,正准备嘲讽苏彦一番,突然愕然的发现苏彦竟然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
正当苏哙愕然间,突然感到一股惊天的杀意从自己的上面袭来,那股杀意仿佛从天外而来,横贯六合,竟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战栗,瞬间粉碎了自己的意志,不知所从。
苏哙艰难地扬起头颅,一道惊天剑芒纵贯在天地之间,从其中透出的破碎一切的杀意仿佛令苍天惊惧,诸神避退,漂浮在苍穹中的金色光点好似受到牵引一般,凝向那道剑芒之中。
剑芒过处,虚空震荡,一道道空间涟漪水波般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在这一刻,苏彦持剑的身影仿佛成为天地间的唯一,人剑合一,激起一道惊天剑芒纵贯在天地之间,杀意威慑八荒。
“天呐,这是什么?”下方的人望着那道天仙般从天而降的身影,震惊的喃喃道。
场景不断转换,但时间却仅仅过了不到五秒钟,在苏哙艰难抬起暗金色的长枪想要抵抗的时候,苏彦天神般得身影已经倏然而至,剑芒过处,暗金色的长枪骤然断裂,而剑芒丝毫不止,径直携着风雷之势生生刺下。
“嘶…”
剑芒尚未至,锋锐的剑气已经在苏哙的头颅上撕开一个口子,刺目的血液顺着额头流淌下来。下方的人骇然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苏岳等人,险些失声喊出,如果让这一剑落下,苏哙断无生还的可能,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
但正当剑芒即将把苏哙生生刺穿之时,剑锋突然偏转,在苏哙的眼前,在他身前半米处径直刺了下去。
“轰隆…”
剑芒斩下,石台轰然裂开,响起隆隆震耳,在人们的震惊的目光中,苏彦在苏哙的身前生生劈出了一道宽近十丈,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而旁边的石台更是已经惨不忍睹,裂痕如蜘蛛网般密布,坑坑洼洼,高低不一。
苏哙半跪在地上,两手各握着一段碎裂的枪身,目光呆滞,任凭鲜血从额头划落而下,染满脸颊,也无动于衷,仿佛失了魂一般。
而这时,一柄闪烁着幽光的银白剑锋已经抵住他的脖颈,苏彦清冷的声音淡淡响起:“苏哙,你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