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建安城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建安城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论战力而言,古羽皇朝或许不能当世称雄,但就古羽皇朝的都城——建安城而言,它便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雄城,这是天下人的共识,哪怕是其余皇朝的人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时光荏苒,战争从未间断过,流血千里,伏尸百万,皇朝不知道更替了多少代,也有些不朽的传承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成为过往。但唯有建安城依然屹立在西部大地之上,从未垮下过,那是由铁和血铸就的赫赫威名。

苏彦愣愣地站在建安城的城门外,仰着头注视着这名震天下的雄城,目光有些呆滞,表情仿佛是刚刚从乡下出来,初次见到城市繁华的乡巴佬。

苏彦艰难地滚动了下喉咙,声音有些沙哑的喃喃道:“乖乖类个隆冬呛,真大,真他妈的大啊!”

也不怪苏彦下意识的吐出了两个脏字,因为建安城确实大,而且非常大。

建安城的城墙高足有九丈,而宽不知边际,一眼望不到头,如果从外前来,在城外方圆百里的地方便会进入阴影之中,因为雄伟的城墙将太阳光线彻底挡在外面,可谓是遮天蔽日。

城墙成土黄色,均是由材质特殊的金属混入粘土之中,煅烧后浇筑而成,泛着幽冷的光芒,给人坚不可摧的感觉。

而在城门外三十米处则有护城河,宽有十五丈,两岸河帮均用花岗岩砌成,上还设有高近丈的矮城墙。

苏彦望着雄伟的建安城,唏嘘赞叹道:“不愧号称天下第一雄城,当真固若金汤,在这城中,哪怕只有五万士兵也足以抵挡住百万大军。”

进出建安城的检查并不严格,查看了一番苏彦的过路文凭便放他进去了。

建安城有八条主干街道,其余小型街道不计其数,纵横交错,将建安城分割成两百多个里巷。苏彦是从东门进去建安城的,而东面则是商贾聚齐之地,“建安九市”便在其中,繁华至极,一路上可谓是商铺鳞次栉比,千奇百怪的物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行到闹市处,车水马龙,真称得上是摩肩接踵。

“古代的繁华着实让人惊叹啊!”苏彦叹道。

当初从幽州离开之前,苏洌让苏彦到帝都之后便去兵院找他,苏彦记得此事,也没时间在各处闲游,领略下建安城的风光,找人问了问路,便向兵院行去了。

古羽皇朝设有五院,主管天下大事,职权与苏彦前世的六部极为相似,地位仅次于相宫,也是最高等级的行政单位。

苏洌也不愧是少有的政治天才,从小便展出了在政治方面的天赋,不但在中年之时得到家主之位,也一步步坐到了兵院常侍的位置上。五院的常侍地位仅次于院长,乃是院长的副手,而兵院本是掌管皇朝的一应的军机大事,位高权重。而如今的兵院院长年岁已高,不再问政事,这兵院院长之位落到苏洌的手中只是时间的问题。

古羽皇朝的宫殿群位于建安城的北面,诸多官署也在此处,故而此地的气氛相对凝重,不像其余地方那样繁华,透着股压抑的味道。

苏彦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目光瞥向四周,随意的看看风景,不过这片地域十分冷清,行人较少,虽然街道两旁树木开得茂盛,绿意盎然,但却始终无法给这个地方带去多少的活力。

来回辗转了数次,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苏彦才找到了兵院的所在。兵院的建筑并不奢华,但透着股雄浑和大气,墙壁均由白色的大理石砌成,肃穆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兵院的前门处站立着四名腰挎钢刀的侍卫,目不斜视,苏彦上前行了一礼,道:“麻烦向苏常侍通报一声,就说苏彦求见。”

那侍卫见苏彦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想见如今的兵院首脑,便有些嗤笑,正要呵斥,但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事情,问道:“你是苏家之人?”

“对!还请您受累通禀一声。”苏彦应道。

“好,小哥客气了,请在此处稍等。”那侍卫见苏彦乃是常侍本家之人,便不敢再怠慢,进去通报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侍卫便回来了,对苏彦说道:“常侍大人让我带您进去,您跟我来。”

苏彦道了声谢,便随着侍卫进去了。

兵院不似其他地方,虽然面积很广,但不见亭台流水,仅仅是数不清的楼阁分列在各处,身着各种官袍的官员不断奔走着,非常匆忙。

“就是这了,您进去吧。”那侍卫将苏彦带到一处阁楼之前,说完之后便在门前一旁站定了。

苏彦走到门前,稍整衣衫之后,便轻轻敲起了门。

“进来。”声音从里面传了回来,苏彦便缓缓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而后看到坐在书桌批阅文件的苏洌,行了一礼,肃声道:“苏彦参见常侍大人。”

“呵呵,苏彦啊,来坐吧,不用多礼。”苏洌见是苏彦,放下手里的墨笔,和声笑道。“什么时候到的?”

“今天刚到,进城之后便来见太公了。”苏彦在一旁坐下来。

苏洌站起身,从桌边上抽出了一封信件,而后递给苏彦,道:“将宫乃是天下首等学府,故而入学考核也非常严格,你虽是由我保送的,但也要经过一番流程。这是我写给将宫管事的书信,你稍后离开之后便直接去将宫面见此人,然后将书信教给他,此后的事情便由他安排了。”

苏彦站起身接过书信,然后小心地收好,而后应道:“孩儿知道了。”

苏洌抚了抚有些花白的胡须,深深地看了苏彦一眼,说道:“将宫对学员天赋的要求可以说是极为苛刻,哪怕是对那些由宗族保送进入的,如果到时候成绩差得一塌糊涂,便是驱逐出宫,所以你要注意一些,当然也不用太过担心,你的天资我是知道的,这种事情的可能性非常小。”

苏彦的眉头微微蹙起,轻轻点了点头,一一记了下来,自己对将宫并不了解,所以不会忽略一切跟它有关的东西。

“对了,我在城中给你准备了一处宅院,虽然不大,但足够你用了,你如果到时不想住在将宫之中便可住在此处,闲暇时也可去那休息。”苏洌将宅院的地址说与苏彦,而后交待一番,便让苏彦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