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难于上青天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章:难于上青天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将宫虽然是天下第一学府,并且是古羽皇朝最为重要的资源,但是将宫本身并未在建安城中,而是坐落在建安城外百里处的原野之上。

苏彦从西门出城之后,一路上策马前行,视野渐渐开阔起来,道路不宽,不够两列马车并行,道路两旁皆是枝叶葱茏的梧桐树,地上绿草非常茂盛,已经及膝。

春风拂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绿草随风摆动,仿佛一道道绿色的海浪拍打翻滚,让人心旷神怡。

五颜六色的花朵点缀在原野之上,和草木的绿色相互辉映,姹紫千红,瑰丽迷人。

苏彦放慢了脚步,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略带着士气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过了不到一刻钟,苏彦已经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也是自己拼了命要来到的地方——将宫。

站在将宫的门前,苏彦微微有些愕然,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高贵,也没有像建安城般的雄浑,相比于它们,将宫更像是一座规模大了一点的园林。

说是大门,其实并没有所谓的门,而是两根灰白色的高大石柱,顶端立着一张不知什么材质的石碑,像是大理石但又泛着些金属光泽,上书着“将宫”两个大字,如刀劈斧刻般入石三分,透着股雄浑的巍峨气势。

大门处分立着四名带甲侍卫,面容冷峻,而门前则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名贵马车以及一些战马,显然这段时间将宫的来客并不少。

想来将宫如此重要之地也不是谁想进就进的地方,苏彦还是下马恭恭敬敬的走到那侍卫身前,拱手道:“这位长官,我乃是兵院代院长苏洌的孙子,奉祖父之命前来拜会此地管事,还请长官让我进去。”

“凭证。”那侍卫眼珠微斜,看了苏彦一眼,冷声道。

苏彦急忙掏出苏洌给他的身份凭证,递给了那侍卫。

侍卫接过令牌,来回翻着仔细查看了一番,便还给了苏彦,冷声道:“进去吧,不准随便乱闯,否则后果自负。”

苏彦应了声,便自行穿过大门走了进去。

地面皆有青色大理石板铺就而成,行了约摸半里,便到了将宫的二门,也是正门处,再次交接了一番了凭证,便让苏彦进去了。

将宫内的房屋多为阁楼式,一般制式古朴,少有像宫廷那样的奢华之所,整体透着股朴实无华,但古色古香的味道。

苏彦记得那侍卫的话,不敢到处乱走,向人问得了那个管事所在,便急忙向那行去。

苏彦按照得到的路线,寻到了那个管事所在房间,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然后便用手指轻轻叩响了房门。

“谁啊?进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当苏彦推门而入的时候,屋内已经站了足有五六人,此刻都直勾勾的盯着他。

一个约摸四十岁的中年汉子坐在正对着门的书桌前,面容棱角分明,目光锐利,显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正是苏彦此行的要找的人,将宫管事——秦天。

而另外站着的几天均是一身官袍,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威仪,显然是朝中官员。

苏彦有些尴尬的站在房门处,看着这一屋子人,不知该如何开口,手心沁出了丝丝冷汗。

“你是谁?来干什么?”秦天看着这个推门而入的年轻人,皱眉问道。

那几位官员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们何等身份,正在与管事商量事情的时候,却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突然打断,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去,此刻只是碍着将宫管事的威严,所以不说出声呵斥。

“晚辈苏彦,乃是兵院代院长苏洌之孙,此行受祖父之托前来拜会秦管事。”苏彦上前行了一礼,恭声道。

“哦,原来是苏洌的孙子,前些日子他曾与我说过,要推送一个后辈,想必就是你了。这样吧,你先在一旁候着,等我处理完手里的事情。”秦天听了苏彦的话,脸色才缓了过来。

苏彦应了声,便躬身行了一礼,退到墙壁处站定,不再言语。

那几位官员见苏彦乃是苏洌之孙,想到苏洌的权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把目光从苏彦的身上移开了。

“秦管事,我那孩子可是少有的武道天才啊,从小便有强者之威,还请您通融通融,给他个进入将宫的机会吧。”

“哼,你那草包儿子你也好意思说成武道天才,秦管事,我那孩子相比您也听说过,从小便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而且精通兵法,未来定是一位将才,如此天赋不进将宫岂不可惜吗?”

“…….”

苏彦方一退后,这几位便开始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绘声绘色的描述着,用各种方式讨好了秦天,让苏彦看得瞠目结舌,如此作为已经没有一丝朝中大员应有的风范了,反倒像是街头集市上满嘴碎语的小市民。

这些当朝官员、将军在秦天面前仿佛成了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没有一点架子。这倒也不怪他们,将宫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学府,尊贵程度甚至于皇族并驾齐驱,任他们在外官威多大到这来也不敢造次。再者他们有求于人,自然要低人一等,所以才有了现在这种情况。

“哼,诸位不要再说了,我已经说了很多遍,将宫招收学生自有一套规则,任谁也不能逾越。想进来,可以,参加将宫考核,否认任你们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答应。”秦天不耐的看着在自己眼前叽叽喳喳的几人,再也忍受不住,出声喝道,然后看他们仍不死心,还要上前的架势,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喝声:“如若各位再不离开,可休怪秦某翻脸。”

诸人一听这句,到嘴边的话只能强咽了下去,垂头丧气不已,看着秦天愈发阴沉的神色,想来再说什么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神色黯然的叹息一声,拱手行了一礼便一同离开了。

苏彦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暗暗咋舌不已,想不到进入将宫竟然如此之难,叹息道:“将宫之难,难于上青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