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家有悍妻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家有悍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说什么?”秦天见苏彦在那自言自语,皱眉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苏彦急忙收回目光,有些心虚的答道。

秦天瞥了苏彦一眼,也没继续问下去,转身回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下,说道:“苏彦?苏洌那老家伙让你来干什么?”

苏彦从怀中将苏洌的书信拿了出来,而后上前递给了秦天,说道:“祖父让我给你您带一封信。”

秦天接过书信,拆开之后细细看了起来,神色淡然,而后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弧度,让苏彦心里突突一跳,有些担心起来。

“前段时间总听见他在那炫耀着一个后辈,说什么天赋极高,深谙兵法之类的,相比较就是你了吧?”秦天抬起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敢当,略有涉猎而已。”苏彦恭声答道。

秦天上下打量着苏彦,而后抿了抿嘴唇,身子随意地倚在椅子了,慢思条理的说道:“当年将宫开阁之时曾许诺给不少声望较高的大家族一些名额,可让后辈免试入学。起先还不错,不过后来滥竽充数者越来越多,让将宫名誉受损。所以现在高层一直在削减所谓的关系户,以保证学员的质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彦心里咯噔一跳,担心的事情果然来了,秦天话中的意思他当然明白,从刚才的情形中就看得出来,恐怕想进将宫并不容易啊。

“不知学院对将宫学员有何要求?”苏彦突然问道。

“很简单,要么精研文韬武略,要么武道出类拔萃。”秦天轻笑着回到。

苏彦眉头紧紧蹙起,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本以为会一帆风顺,谁料到会遇上这么个拦路虎,偏偏自己初入帝都,也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资本。

“我虽然年纪尚轻,但也有些足以自傲的地方,我便说与管事听听,看看究竟如何?”苏彦骤然抬起目光,言语间突然变得自信起来,铿锵有力,“我自幼研读兵法,精通战阵和推演之术,六韬之属无所不通,并且熟知古今各种阵法,知其变化,我不敢说我用兵独步天下,但在看我来,那战场上的所谓名将也不过是泛泛之辈。”

秦天听了苏彦的话,目光渐渐亮了起来,紧盯着他,突然嗤笑一声:“乳臭未干,却敢放出这等狂言,你可知天高地厚?大话谁都会说,但你需要有资本用证明你的那些豪言状语并不是放屁。”

“月余之前,科尔沁十万铁骑虎视青州,与我古羽战阵对峙长达半月,我一日之内,水淹三军,以千人的伤亡歼灭对方十万铁骑,并击杀科尔沁大都司脱脱,这样算吗?”苏彦不卑不亢,沉声说道。

而后苏彦再次掏出一封书信,乃是前段时间青州牧黎楚给苏洌的亲笔信,苏洌也一并交给了苏彦。

秦天蹙眉接过书信,而后便看了起来,有些惊疑的看着苏彦:“我确实听说过前些日子有这么一回事,莫非真是你?”

“书信为证。”苏彦答道。

秦天看过书信后,突然轻笑了起来,怅然叹了一声,说道:“看来苏家还真出了个有天分的后辈啊,照这么说,你的确有进入将宫的资格。”

“谢管事!”苏彦暗暗松了口气,拱手说道。

秦天摆了摆手,说道:“你很不错,不甘落于人后,也有雄视天下的心性,收下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正当苏彦要答话的时候,门突然“嘭”得一声被推开了,准确的说是被踹开了,让两人吓了一跳。

秦天大怒,蓦地站起身,正要呵斥来人,但当来人进来的时候,秦天突然像老鼠见了猫般蔫了下去,假惺惺的喜色顿时涌了上去。

苏彦疑惑地朝来人看去,一时也有些愕然。

来人乃是一位身着宫装长裙的少妇,身姿窈窕,五官精致,但眼角有丝丝细小的皱纹,想来年岁已经不少,但却透着股成熟女人的风韵,像熟透的水蜜桃般动人。少妇的容貌堪称绝美,但此刻眉宇间却透着煞气,面沉如水,顾盼之间的凛然气息让人心悸。

“哎呀,夫人,您怎么来了?快坐,快坐。”秦天在少妇进来的瞬间已经兔子了跃了出去,谦卑地弯着腰拉着那少妇的手,一路上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招呼她坐下,本来冷峻的神色彻底消失了,变戏法般变成了无比谄媚的笑容,速度之快让苏彦叹为观止。

“滚一边去,少跟我套近乎。我让你办的事呢?我让你把文件送我那去,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想造反吗?”少妇一把抽出被秦天拉住的手,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怒声喝道。

秦天吃痛呲牙咧嘴的,揉着生疼的头脑勺,之后陪着笑说道:“这不忙吗?刚才有几个当官的过来非要我收了他们儿子,好不容易轰走了,这又来了个,你看看,你看看!”

少妇扭头看了眼苏彦,神色才好看了些,冷笑道:“你很忙吗?”

“忙啊…”秦天谄声应道,但看到少妇突然变坏的脸色,急忙改口道:“不忙,不忙…跟夫人的事比起来,我一点都不忙。”

苏彦愕然地看着前后神态如天壤之别的秦天,啧啧称叹不已,心道:“没想到这么个生猛角色竟然惧妻惧到了这种地步,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正在苏彦称叹不已的时候,少妇连珠炮一般训斥着秦天,而秦天也是丝毫不怒,反而恐惧不已,一直点头称是,哈巴狗般蹲在少妇的身前,时不时腆着脸凑上去,谄媚地讨好着。

经过这么一番话语,苏彦才知道那少妇乃是秦天的夫人,女强人式的人物,也是将宫的管事,在将宫之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看秦天面对他的神态就足以知道少妇在将宫之中的威信,少有人敢招惹。

“行了,我走了,下不为例,再有下次我剥你的皮。”那少妇连打带骂地训斥了一番,心情才好了一些,而后突然扭头看向苏彦。

苏彦见那少妇看了了过来,急忙仰头看天,作目不斜视之状,表示并未看见刚才之事。

“你就是苏彦?明天前来见我,我安排你入学的事。”那少妇也不管苏彦做作的神态,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苏彦有些愕然地转过头,不知所以,而后无助的看向垂头丧气的秦天,想问问怎么回事。

“看什么看?她说让你去你就去,滚!”秦天揉着生疼的身子,没好气的骂道。

“行,晚辈知道了。那我先告退了,大人您先歇着吧。放心,刚才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您在我的心中的形象仍然是英明神武的。”说完后,苏彦便兔子般跑了出去,也不顾后面的破口大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