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两难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章:两难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不想她索要东西都这么理直气壮的,不由莞尔道:“抱歉,我不能卖。”

“什么?”小姑娘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呲牙咧嘴地说道:“不行,你一定要把这毛皮卖给我。”

“笑话,这是我的东西,我说不卖便不卖,小丫头年纪不大可这刁蛮劲真不小。”

那小姑娘显然是个从小便娇生惯养的主,要什么有什么,从未有人敢拒绝她什么,现在被苏彦这么冷不丁的挤兑着,先是神色一滞,而后口中银牙紧咬,恨恨地看着苏彦,被他气得不轻。

“你敢拒绝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那小姑娘仍然不罢休,愤怒的话语从紧咬的牙缝间一个个蹦出来,目光险些要喷出火来。

苏彦满不在乎地扭头瞥了她一眼,冷冷一笑,便收回目光,不再看她,一副无视的表情。

“你…你….”小姑娘被苏彦气得浑身发抖,白皙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满口银牙险些咬碎开来,而后神色突然一黯,嘴角微撇,竟然梨花带雨般哭了起来,滴滴豆大的泪珠不断从象牙般的脸颊上滑落,让人好不心疼。

看着突然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苏彦不由瞠目结舌,手脚无措地苦笑不已,一脸无辜样。

“呀,梦儿,这是怎么了?”正在苏彦手忙脚乱不断劝慰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宛如黄鹂啼鸣,悦耳动听,随着声音一道身影也匆匆走了进来,来到了那小姑娘的身边。

苏彦向来人看去,呼吸骤然一滞,来人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裙,素腰轻束,竟不盈一握。五官精致,明亮的眸子如一汪秋水般明净清澈,灿若繁星,鼻梁挺翘,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在无暇的脸上勾出或喜或悲的一丝弧度,让人心颤。莲步轻挪间透着股灵动的气息,清丽脱俗,真正的眉眼如画,似从天上来。

苏彦看得有些痴了,不想到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美得如此惊心动魄,让人心神摇曳。

但是那女子此刻可顾不得苏彦那色狼般直勾勾的目光,她怜惜抱住小姑娘的肩膀,轻轻地帮她拭去眼角的泪花,问道:“怎么了?好生生的怎么突然哭了起来?”

那小姑娘见女子前来,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嘴角一撇,恨恨地指着苏彦,道:“姐姐,他欺负我。”

女子转过头看到站在一旁的苏彦,神色微微一沉,问道:“你怎么欺负我妹妹了?”

苏彦这才蓦地回过神来,看着那女子绝美的容颜,竟有些紧张起来,急忙摆手道:“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会去欺负一个小女孩呢?”

“哼,还敢狡辩,分明你这个大坏蛋欺负我的。”那小姑娘恨声说道,说着眼中的泪珠还在扑哒哒地往下掉,此番情景真的少有人会相信苏彦的解释。

迎着那女子愈发清冷的目光,苏彦实在有些吃不消,苦笑着解释道:“我真的没有欺负她,我本要订做一件衣服,可你这妹妹过来非要买我作衣服的材料,一副不买到手誓不罢休的样子,我说不卖,她便这番哭了起来,你说我冤不冤?”

听到苏彦的解释,女子的眉头微微蹙起,扭头看向小姑娘,问道:“梦儿,是这样吗?”

“我…我又不是不给他钱,他凭什么不给我?”小姑娘也知道有些理亏,低头摆弄着自己的衣服,低声嘟哝道。

“你这丫头,哪有这般强买人家东西的?”女子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小姑娘的额头,教训道。“对了,你要那毛皮作甚?”

“过些日子不是姐姐生日了吗,我看那毛皮好漂亮,想买来给姐姐作件衣服。”小姑娘仰起头,腼腆一笑,露出满口的小虎牙,细声答道。

那女子一怔,而后怜惜地揉了揉小姑娘乌黑的发丝,抿嘴轻笑道:“亏你有这份心思。”

当女子的目光落到那雪貂皮上之前,眸光中也闪过一丝惊艳,而后对苏彦说道:“不好意思,家妹年幼,有些不懂事,错怪公子了。”

苏彦轻咳一声,说道:“姑娘言重了。”

“不过你这皮子确实漂亮,不知道能否卖给我?你多少钱购得,我可以出三倍的价钱。”女子话语虽轻,但却透着股令人心醉的感觉,让人不忍拒绝。

苏彦看着女子清丽的容颜,险些没脑子一热直接答应下来,不过想到那秦天的彪悍夫人,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不是不肯让于姑娘,而是我真的急需这件衣服。如若不然,送给姑娘又何妨?”

女子见苏彦不肯松口,叹息一声,说道:“既然公子执意不肯,那便算了,梦儿,我们走吧,去别处看看。”

苏彦哑然,想再解释些什么,但已经不通情面的拒绝了她们姐妹两次,此刻再说什么也不会给人什么好印象,只能痛苦的扶住额头,叹息不已。

那小姑娘临走之前还转过身,呲牙咧嘴的对着苏彦哼哼不已,让他好生无奈。

……

……

苏彦向掌柜交待完衣服的事情之后便离开了,想到苏洌说赠与他一处宅子,便问了问路,向那处行去了。

建安城南面的地域多为帝都官员和一些名流府邸的所在之地,而苏洌送于苏彦的宅子也在此处。

当苏彦来到这处宅子门前的时候,已经有一个青衣小厮站立在门口等候着,狐疑地看着翻身下马的苏彦。

“我是苏彦。”苏彦四处看了看,确定是苏洌所说的地方无疑,便对着那小厮说道。

“噢,噢,果然是少年您啊,我已经等待您多时了。”小厮听苏彦自报身份,急忙奔上前扶苏彦下了马,恭敬地引着苏彦向里面行去了。

宅院虽然不比苏彦在长德郡的那处府邸,但颇为精致,环境清雅,一应设置应有尽有,苏彦本身对这也并不多少要求,所以还比较满意,也不多说什么。

宅院中已经配齐了家丁侍女,虽然不多,但伺候苏彦一个人的起居已经足以,此刻见主人回来,一众人等便纷纷忙碌了起来,引着他四下逛着,了解一番布局,厨房的烟囱上也开始升起袅袅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