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冤家路窄
章节列表
第六十章:冤家路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所有新进学员必须要在上午到达将宫之中,而后下午便是将宫极为隆重的开阁仪式,不得有人缺席。

举办仪式的广场在将宫的正中心,而学员的住处在正西面,中间隔着学院的用餐之处——膳房,而苏彦和黎越泽见时间差不多,便到膳房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往广场去了。

在路上,苏彦的目光不断在四周掠过,随便看着将宫里的景色,突然,眼角的余光骤然瞥到了漆黑色的一角,苏彦奇怪,便停下脚步扭头看了过去。

“天呐,这是什么?”苏彦的瞳孔骤然收缩,嘴巴微张,怔在原地。

一道漆黑色的影子骤然出现在苏彦的眼帘之中,在浓厚的雾气中若隐若现,高不见顶,耸立在云端之上,苏彦用力抬头仰望,竟一眼看不到尽头。

漆黑色的影子屹立在天地之间,云缭雾绕显得格外神秘,而且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竟让人不敢直视。

“这是通天塔。”黎越泽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的神色竟然极为罕见地变得肃然起来。

苏彦听了他的话,才看到了影子下方的漆黑色的塔身,样式极为普通,看起来与其他石塔并无两样,但从破旧的塔身中透出的如远古洪荒般的气息却令任何人都不敢轻视。

“通天塔?有何不凡之处?”苏彦蹙眉问道,他能感受到从塔身中透出的威严气息,但却对它并不了解。

“不凡?”黎越泽嗤笑一声,继续说道:“何止是不凡,可以这样说,通天塔的历史甚至比古羽皇朝还要久远,可以追溯到上古之时,威震八荒。其实古羽皇朝最大的底蕴和倚仗并不是它所向披靡的军队,也不是拥有移山填海之能的皇者,而是这通天塔。在通天塔面前,众生皆为蝼蚁,没有人可以抵挡通天塔毁天灭地的力量。”

“而将宫之所以被称为天下第一学府,强者层出不穷,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这通天塔。通天塔高有九层,每层皆是一个小世界,其中的神妙之处令人惊叹,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通天塔。”苏彦并不言语,眼神微眯,凝视着耸立在天地之间的通天塔,口中喃喃念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广场之上非常开阔,长宽足有百余丈,地上铺着淡青色的石板,雕有花鱼鸟兽、日月星辰的纹路,透着些许沧桑、恢弘的气息。

此刻广场之上已经有了不少人,身上穿着将宫之中统一的月白色素袍,腰间系着淡金色的腰带,足踏云头靴,加上将宫之中多为名门望族之后,举止得当,所以给学院平添了些几分贵气,不似俗世。

苏彦正在和黎越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目光掠动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苏彦微微一怔,仔细看去,那人好像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也是迎了上来。

突然,苏彦的瞳孔骤然收缩,眼睛微微眯起,停下脚步,盯着那道已经转身走来的身影。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那人停在离苏彦三米远的地方,目光狠厉,赫然是在前日苏彦在路上将其打翻下马的青年。

苏彦负手站在原地,并未答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倒是黎越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有些愕然,不过看两人的表情,显然不是多好的交情,稍一犹豫后也停到了苏彦的身边,也不言语。

“苏彦是吧?想不到还有些能耐,能混入将宫之中,这些日子我忙着将宫的事情,无暇去理会你,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门来。”那人显然已经查到了苏彦的身份,此刻在将宫中相遇,意外之后还有了些兴奋。

“这小子是谁?柳兄与他有过节?”在那青年突然走过来一人,手持一把折扇,面带笑意,开口向他问道。

“苏家的一个小子,前些日子竟敢与我作对,险些让我失了颜面,该死。”那青年也不转头,淡淡说道,但看向苏彦的眼神仍然闪烁着凶光。

黎越泽看着场中的情景,蹙了蹙眉,突然转过头凑到苏彦的耳边轻声说道:“他叫柳天磊,少始境大圆满,其父在朝中为官,也是望族之后。”

苏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但现在也不是问得时候,而后转过头对着那柳天磊讥嘲道:“目中无人的蠢货罢了,你还真以为你怕你是怎的?”

“哼,你找死吗?”柳天磊之前在苏彦手里吃了一个暗亏,心头本来就憋了口气,此刻又听到苏彦这么一句冷不丁的讥讽,勃然大怒,额头青筋尽现,身子已经有前倾之势,准备出手狠狠教训他一番。

柳天磊身上隐隐有霞光流动,正要出手,他身边那个持扇青年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轻笑道:“柳兄息怒,将宫之中不允许私斗,何况现在开阁仪式马上开始,此时动手恐怕会引动高层震怒的。”

“是了,我冲动了,险些酿成大祸。”柳天磊听了那人的话,骤然惊醒,这才收回了拳头。

“怎么?怕了?”黎越泽见柳天磊收手,突然开口讥笑道。

“休要张狂,今日且不与你们计较,日后有你们好受的。”柳天磊冷笑一声,眸中凶光闪过,恶狠狠地瞪了苏彦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苏彦看着柳天磊离去的背影,眼神微眯,喃喃念道:“看来这日子可平静不了啊。”

黎越泽瞥了苏彦一眼,轻笑道:“看来你仇家不少啊。”

“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人。你与那柳天磊又无过节,刚才何必出言讽刺,让他心生记恨。”苏彦开口问道。

“你说呢?”黎越泽扭过头看了苏彦一眼,轻笑道。

看着黎越泽吊儿郎当的身影,苏彦嘴角突然绽出一丝笑意,喃喃念道:“看来这个奇葩还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