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败敌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败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磅礴的庚金元力几乎将杨天压得喘不过气来,狂暴的气劲如刀子般空中飞舞,将他的眼睛刺的生疼。

“啊…”

杨天仰天一声长啸,手掌在腰间一抹,一柄三尺长剑骤然出鞘,剑光迎风怒舞,恍若黑色的苍龙般刺上九天。

苏彦冷眼看着杨天闪动的身影,双手不断拍动,庚金元力弥天极地,带着隆隆的破空声不断砸下,狂暴的气浪在空中肆虐着,轰鸣声不绝于耳。

杨天已经渐渐不支,开始抵挡不住了,口中有鲜血溢出,手掌微微颤抖着。

“铮…”

苏彦的眼睛骤然变得明亮起来,龙渊剑呛然出鞘,铮鸣声宛如龙吟。

“嗤啦…”

龙渊翻转间,骤然对着杨天斜劈而下,匹练般的剑光生生在虚空中劈出一道空隙来,径直奔向杨天,将其砸得吐血飞退。

金色的剑光遮天蔽日,仿佛条条蛟龙般迎风长啸,在虚空中的元力搅得凌乱不堪,对着杨天张口咬下。

“噗…”

杨天艰难地抵挡着漫天剑光,不断吐血倒退,长剑竟有了些许裂纹,虎口险些震裂。

“嘶…”

苏彦骤然飞身来到杨天的旁边,一巴掌拍开他的刺剑,而后起腿如奔雷般将其踹得吐血倒退,剑锋上撩,一剑震飞了他的长剑,而后手腕翻动,剑尖带着刺目的历芒直接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杨天骇然的望着抵着自己的剑锋,感受脖颈上传来的森冷之意,身子竟然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恐惧不已。

苏彦冷眼看着他,剑锋微微动了动,杨天的脖子骤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口子,滴滴鲜血顺着剑锋划动。

苏彦的动作将杨天吓得亡魂皆冒,再不了承受不了死亡的恐惧,哑声求饶道:“你赢了,石室让给你了。”

苏彦听到杨天求饶,也不再深究,虽然厌恶柳天磊一行人,但总不能在将宫之中将其明目张胆的杀了吧?

“滚吧。”

杨天如蒙大赦,捡起地上的长剑急忙奔去了,他虽然蛮横,但却不是白痴,哪怕现在自己的恨意再大,也不能当着苏彦的面表现出来,不然若被他一剑杀了那可连报仇的机会都没了。

苏彦看着杨天兔子般离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当然知道这杨天以后肯定是个祸害,但也无可奈何。反正已经与那柳天磊有了天大的过节,再多这一个也无妨,他一一接着就是。

“小兄弟剑法不错啊,有前途,你们这届新人挺不错的。”苏彦下来的时候旁边的一些看客纷纷给他打起了招呼,其中也有赞赏一词,苏彦一一回了礼,便离开再次往石室去了。

“这次可不会有人打扰了。”苏彦进入石室之中,盘膝坐在虚空之中,心头念道。

随着苏彦的心意开始有淡金色的光点向他的头顶汇聚,逐渐如溪流般融入他的体内,在经脉间流动着,然后汇入绛宫之中,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苏彦绛宫内的金色气旋在逐渐扩大,而且开始渐渐凝实,不再像以前那样透明稀薄。

绛宫乃是少始境武者元力来源的根本,决定了武者的真实实力,在苏彦修炼的时候,绛宫内金光炽烈,偶尔生出洪钟大吕般的轰鸣声,异象不止。

庚金元力乃是世间最盛的杀伐之力,所以苏彦绛宫内的元力或者不如其他武者般雄厚,充斥在绛宫里任何一处,但却相对凝实,如同凝练压缩的黄金般成分精纯。

庚金元力主杀伐,锋锐至极,所以苏彦绛宫之中杂质极少,尽是精纯的庚金元力。

渐渐的,元力在苏彦头顶形成了一个气旋,无尽的金色元力如同洪流般涌入苏彦的体内,一遍遍冲刷着他的经脉血管,最后化为精纯的庚金元力纳入绛宫之中。

苏彦这一番修炼维持了将近三个时辰,但成果非常明显,庚金元力洪流般在体内涌动,感到前所未有的充盈感,仿佛一巴掌能将眼前的世界拍碎一般。

苏彦抬起手,看着上面泛着的蒙蒙光晕,欣喜不已,如同再进一步,感觉已经触摸到了少始境三重天的边缘,进阶只是时间问题。

当苏彦走出通天塔的时候已经几近黄昏,天色开始变暗,夕阳西落,映得天边晚霞犹如赤红色的绸缎般瑰丽。

苏彦自上课前吃了些早饭后便再没有吃任何东西,此时肚子已经咕咕叫了起来,于苏彦先到膳房随便吃了些东西填了肚子,便往住处去了。

“哎呦,回来了?”黎越泽正歪在床上哼着小调,看见推门而入苏彦,带着一丝笑意问道。

“恩。”苏彦应了声,伸了个懒腰,然后半躺在了床上。

黎越泽也不知怎么度过的这么长时间,此刻见苏彦回来,便来了精神,从床上翻个身坐了起来,问道:“情况怎么样?”

“还不错,占了个修炼空间,然后还和那个空间原主人打了场,赢了。”

“打了场?跟谁?”黎越泽微微蹙眉。

“杨天,柳天磊的表弟。”

“听说过这个人,实力不怎么样,但有些势力,你还真是麻烦不断。”

苏彦歪过头看了黎越泽一眼,无奈道:“麻烦总是找上我,我能怎么办?难不成求他们兄弟两人放过我?”

“哈哈,这自然不行。”黎越泽笑了两声,而后继续道:“打便打了,也不用怕他,再敢找事便打碎他的满口大牙。”

苏彦笑了笑,而后看向满不在乎的黎越泽,眉头微蹙。不知道为什么,看似举止随性,还有些吊儿郎当的黎越泽始终给苏彦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苏彦有时也在交谈间想套他的话,但都被他一带而过。虽然有些神秘,但苏彦能感觉到黎越泽对他并无恶意,而且黎越泽率性的性格也挺对他的胃口,所以苏彦也不想再多问什么。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黎越泽看着苏彦奇怪的眼神,有些恶寒的撇了撇嘴,问道。

“哎,对了,你是不是学院学员挺了解的?”苏彦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看似与两人谈话毫不相关的问题。

黎越泽怔了怔,不知道苏彦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前后跨度实在大了点,疑惑回道:“对啊,怎么了?”

“呃,那个....那个乔珺瑶你了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