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有何不敢?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六章:有何不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方一出口,黎越泽便站起身来,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他,而后问道:“你问这做什么?莫非你认识她?”

“认识。”

“熟吗?”

“熟。”

“有多熟?”

“见过两次。”

“……”黎越泽满脸不屑地看着苏彦,说道:“吓我一跳,我还真以为你多熟呢。她是帝都有名的美女,气质脱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自身也是个颇有天赋的武者,再加上她的家世,每天上去的提亲的人能把她家的门槛给踏烂。”

苏彦眉头蹙起,来回搓动着下巴,问道:“什么家世?”

“她的祖上曾跟随太祖皇帝征战天下,战功卓著,功成之后被封王爵,也是古羽皇朝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异姓王,虽然王爵不能世袭,但如今也是世袭公爵,权倾朝野。”黎越泽正色说道。

“这样啊。”苏彦随意应了声,便用手扶住下巴,思索了起来。

“看在我不辞劳苦终日为你讲解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诉到底出了什么事?”黎越泽实在受不了苏彦这闷葫芦了,再也压不住心中的好奇,上前苦着脸问道。

“不能。”苏彦头也不扭,淡淡地说道。

“你你你…”黎越泽被他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苏彦的手指颤抖不已,骂道:“你也忒没良心了,做人能无耻到这个份上,你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苏彦看着他抓狂的表情,也再憋不住笑意,放声大笑起来,而后说道:“行了,告诉你,前些日子我见过那乔珺瑶一次,今天在学院里竟然和她碰见了,随便聊了聊。”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苏彦转过头,淡然道。

黎越泽再也忍受不了,直接抡起身边的枕头砸了过来,宛如街头的悍妇般嘶声喊道:“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继续说,你到底想的什么?”

苏彦大笑着接住扔来的枕头,而后想了想,轻抿嘴唇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每次看见她我心中便有种莫名的悸动。”

“不要告诉你爱上她了?”黎越泽怔了怔,问道。

“不会,我和她刚见了两面,我不相信会有所谓的一见钟情,即使有也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苏彦耸了耸肩膀,说道。

黎越泽不可置否地瞟了他一眼,摇头叹息了两声:“难啊,难啊”,便不再说话了。

苏彦笑了笑,头枕着双手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今天甲舍的课程是功法的理论课,教习是位资历极深的老者,年轻时也是一代强者,所以讲到修炼问题的时候往往一针见血, 给了苏彦很大的启发。

课程结束之后,苏彦和黎越泽一路谈笑着往外面去了,准备去膳房吃些东西,填饱肚子。

正在两人说笑间,一行人突然出现在前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苏彦一怔,蹙眉抬去看去,带头的赫然是目光狠厉的柳天磊,而那杨天也在他身后,恨恨地看着苏彦,险些要喷出火来,一行有五六人,将两人的路堵死了。

“喂,好狗不挡道,不懂吗?”黎越泽看着来者不善的一行人,扬头冷笑道。

“你这张嘴可真是欠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说不出话来的。”柳天磊看着黎越泽森然说道,而后将目光转向苏彦:“得罪我也就算了,还敢把我弟弟毒打一顿,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苏彦不屑地看了杨天一眼,冷笑道:“自己无能,还偏偏生得蛮横霸道,废物而已,打了便打了。”

“你...都这时候了你还嚣张,等会儿我让你生不如死。”杨天看着满不在乎的苏彦,心中怒火更胜,嘶声喝道。

苏彦冷眼扫了他一眼,懒得答话,对这样的货色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

“看来不教训你一番你是不会知道天高地厚了,小子,招惹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柳天磊森然说道,而后气息骤然外放,汹涌的元力呼啸奔腾,吹得旁边的树叶哗哗作响,烟尘纷扬。

而他身后的几人也是同样,元力奔腾,在空中交织汇聚,恐怖的压力骤然外放,苏彦身边的树木噼里啪啦碎裂不止,可见这压力有多少沉重。

苏彦感受着恐怖的压力,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炽烈的庚金元力破空而出,锋锐的杀伐气息如利剑般划向隐隐压来的元力层,拉锯般“嗤啦”声在这片虚空中嘶嘶大作。

“轰...”

元力骤然碰撞,轰鸣声隆隆震耳,外放的能量般将附近的地面肆虐的不成样子,树枝断裂,碎石乱飞,道道裂纹在地面上如蛛网般生出。

苏彦也不好受,被这庞大的冲击力生生击飞了出去,身子在空中一个急拧在落在地上,蹬蹬蹬连连后退三步才止住身形,胸口一阵气闷,以一个人对抗五个人的力量,那压力可想而知。

“柳天磊,你在干什么?”在柳天磊等人正要再次出手的时候,一声厉喝声突然从远方传来,夹杂着一股愤怒之意。

场中的人微微愕然,转头看向,一个清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场中,青丝飘舞,正是那乔珺瑶。

“珺瑶,你怎么来了?”柳天磊显然认识她,皱眉问道。

“哼,将宫之中禁止私斗,你们不知道吗?”乔珺瑶看了后面的苏彦一眼,而后转头对着柳天磊愤然道。

“那个苏彦屡屡辱我,昨天还打伤杨天,我如果不教训他一番,他恐怕还得上天呢。”柳天磊满不在乎的说声,眸中凶光闪烁。

“呵...”乔珺瑶突然冷笑一声,而后继续说道:“想教训上比武场啊,在这里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柳天磊眉头紧皱,看着眼前气愤的乔珺瑶,不想她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蹙眉问道:“你怎么如此袒护这个小子?你们什么关系?”

乔珺瑶微微一怔,她竟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变得愤怒,不过很快便一声冷笑掩过了自己的愕然,道:“他是我的朋友,我当然要帮他。”

“朋友?”柳天磊蹙眉念道,而后看着乔珺瑶的神色,想来她肯定不会让自己再出手的,再者自己也不想惹她不高兴,便说道:“好,我便听你一次,这次就算了。”

不过柳天磊说过这句之后,绕过身前的乔珺瑶,摇摇指着前方的苏彦,冷笑道:“苏彦,五天之后,我们比武台一决胜负,你敢否?”

乔珺瑶也没想到柳天磊竟然会这么直接向对方挑战,再者这种事情自己也阻止不了,所以有些担心的看向苏彦。

苏彦冷眼看着柳天磊嘴边噙着地冷笑,然后看到乔珺瑶担心的神色,神色骤然变得放松下来,淡然道:“有何不敢?我接了就是,我倒看看你是不是有匹配你嚣张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