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有事相求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有事相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坚定的应答在人们耳边回荡着,此刻的苏彦显得极为自信,负手站在场中,面带微笑,平静的看着柳天磊,无一丝胆怯之意。

乔珺瑶没想到苏彦竟然这么自信,直接接下柳天磊的挑战,不过在担心之余看着苏彦云淡风轻的气质,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

“呵,有几分胆识,那便十天后校武场见,看你能嚣张到几时?”柳天磊冷哼道,而后深深看了乔珺瑶一眼,自顾带着人转身去了。

待一行人走后,乔珺瑶走到苏彦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怎么样?受伤了吗?”

“没事。”苏彦轻笑道。

“柳天磊怎么会跟你为难?”乔珺瑶蹙眉问道。

见到乔珺瑶想问,苏彦便把当日在街上将柳天磊打翻下马以及后来在学院发生的事给她简单说了一遍。

“哼,这个柳天磊可真是仗着家中权势无法无天,不过你也不用跟他计较啊,只要你在学院他便不敢把你怎么样,你何必要答应他的挑战呢?”乔珺瑶眉头微皱。

苏彦笑了笑,而后扬起头怅然叹了一声,转头对着乔珺瑶认真说道:“我若不答应,他必然会以为我怕他,恐怕会更加嚣张,置我于死地。再者,我这人本身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但是若是有人认为我可欺,那我便不会客气,不打到他心服口服我是不会收手的。”

乔珺瑶怔了怔,不想苏彦竟然有如此铁血的一面,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这些男人啊,总是争强好胜,算了,随你吧。”

“不是争强好胜,而是一个男人连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都保护不了的话,那生在这世间还有什么意义。”苏彦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看着乔珺瑶缓声说道。

乔珺瑶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而后突然心头突突一跳,也不知为何,有点心虚的转过目光,也不答话。

“对了,上次在清越坊里的那个小女孩是你妹妹?”苏彦突然换了话题。

乔珺瑶狐疑地看了苏彦一眼,答道:“对啊,她是我的堂妹,怎么了?”

“咳咳,我记得她当时说你的生日快到了,是吧?是什么时候?”苏彦轻咳一声,有些心虚地问道。

“三天之后,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呵呵。”苏彦有些傻傻的挠了挠了头,笑道。

乔珺瑶看着苏彦憨态可掬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而后想了会儿,说道:“好了,先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的,美女慢走,路上小心点。”黎越泽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一头将苏彦挤到一边,带着些谄媚的笑容说道。

乔珺瑶微微愕然,狐疑地看向苏彦。

“噢,他叫黎越泽,我的室友,脑子有些毛病,你不用搭理他,你先走吧。”苏彦一巴掌把黎越泽拍到一边,笑着解释道。

“喂,你怎么说话呢?你这个见色忘…呜呜”黎越泽大怒,神色严肃的呵斥苏彦,但他还没说完,便被苏彦一把抄起按到嘴巴扔到了一边。

乔珺瑶掩嘴轻笑了起来,而后看了苏彦一眼,算是告别,便转身离去了。

“一顾倾人城,二顾倾人国,哎,佳人难得啊。”苏彦看着乔珺瑶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怅然叹道。

“呸,你个见色忘义的畜生,我说一句话怎么了?你弄的跟杀了你爹妈似的,有没有良心啊?”黎越泽挣开苏彦的手臂,指着他怒斥道。

苏彦也不搭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一直盯着佳人离去的方向。

黎越泽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呻吟道:“我怎么认识你这么个畜生?”

“同感。”苏彦突然开口道。

“切,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人家吗?不装了?恐怕你现在恨不得人家走到哪你跟到哪吧?”黎越泽不屑地看他着,满脸鄙视的神色。

苏彦转过头,看着黎越泽淡然说道:“这叫欣赏,不要用你肮脏的思想在玷污我们纯洁的感情。”

“我…呕….”黎越泽满脸鄙视的作呕吐状,而后不屑道:“我看出来了,你现在是一点脸都不要了,亏我当初还以为你是多正人君子呢。”

“行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趟外面,急事。”苏彦突然说道,而后跟黎越泽告了声别,便直接转身走了,留下黎越泽愕然地怔在原地。

苏彦一路出了将宫,牵回自己寄放在外面的马匹,紧挥马鞭一路疾驰着往建安城的方向去了。

苏彦之所以问乔珺瑶的生日,就是想送她一个个生日礼物,让她高兴,而能取得她欢心的自然是当日那雪貂皮。

不过当初那件雪貂皮已经制成衣服送给了林薇,所以要想再得到一张雪貂皮,只能去寻那个杨林,他是做这些毛皮生意的,想来应该能再找到一张。

苏彦一路疾驰着穿过城门,而后在城中行了一阵,凭着自己当初的记忆找到了杨林的宅子。

苏彦下去叩响了房门,放了一会儿,门才轻轻打开。

一个妇人站在门前,正是当日的那个妇人,但是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她也仅仅见过苏彦一次,再说苏彦身着将宫的月白色素袍,妇人一时竟未认出来他。

“你是?”那妇人狐疑地看着苏彦,问道。

“怎么了?不认识了吗?”苏彦轻笑道。

妇人有些愕然地看着眼前这个颇为眼熟的男子,过了许久,才猛然回过神来,用手掩过嘴唇惊声喊道:“苏公子?你是苏公子吗?”

“对,不好意思,打扰夫人了。”苏彦笑道。

“哎呀,恩公快请进,您看奴家这记性,真对不住了。”妇人急忙请苏彦进来,歉声说道,另外转过头对着屋里喊道:“相公,快出来,恩公来了。”

随着妇人的喊声,一个中年汉子从屋中走了出来,正是杨林,嘴里还嘟哝着:“瞎喊什么,吓到了孩子,什么恩公啊?”

“哎呦,苏公子,您怎么来了?快快快,恩公快请进。”杨林冷不丁地看到含笑站在那的苏彦,吓了一跳,慌忙上前说道。

苏彦随着两人进了正堂,坐定之后看着神色有些激动的二人,说道:“好不意思,打扰你们了,我这次来,确实有事。”

“苏公子哪里的话,你对我家有大恩,有什么事请说?”杨林连忙摆手,而后恭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