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噩梦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噩梦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的身影渐渐远去,乔珺瑶扶着胳膊站在原地,轻轻咬着嘴唇,目光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行了,人已经走了,别看了。”唐凌菲低叹一声,促狭道。

“死丫头,你别乱说,我们真得没什么。”乔珺瑶气结,娇憨的跺了跺了脚。

唐凌菲看着她可爱的神色,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我有说你们有什么吗?分明是你自己心虚。”

“你…”乔珺瑶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冷哼一声转过身不再搭理她了。

一旁的姚可馨捂嘴轻笑着与唐凌菲对视了一眼,而后走到乔珺瑶的旁边轻轻碰了下她的肩膀,道:“好了,菲菲开个玩笑而已。”

乔珺瑶冷哼一声,转过头恨恨地瞪了唐凌菲一眼。

“不过说真的,我觉得那姓苏的挺不错的,珺瑶你可以考虑考虑。”姚可馨突然仰着头极认真的说道。

然后,又是一阵清脆的欢笑和打闹之声,惹得旁人纷纷侧目。

下课钟声已经响过了很长了时间,所以将宫门前的人已经变得极少,乔珺瑶等人的身影也已经远去。

然而在宫门侧面的树林间,却有人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将近半个时辰了。为首一人神色阴沉,手拿一个玉盒,但此刻已经被他青筋尽现的手掌握得“吱吱”作响。

那人正是柳天磊,而在他身后的人中赫然有那败在苏彦手中的杨天。在苏彦还未认识乔珺瑶之前,柳天磊已经追了乔珺瑶很长时间,不过乔珺瑶不喜他的性子,所以一直不怎么搭理他。

今天是乔珺瑶的生日,所以柳天磊特意备好了礼物,在侧门处等着乔珺瑶想给她一个惊喜,却正好遇见苏彦赠与乔珺瑶衣袍的一幕,柳天磊清楚地看到乔珺瑶对礼物的欣喜,而两人对视的目光也令他极为愤怒,惊喜果然不小。

“表哥,苏彦那个小子竟然也敢与你争抢乔小姐,这可不妙啊。”杨天看着神色阴沉的柳天磊,低声道。

“何止不妙,我看珺瑶对那小子已经有了几分情意了,好你个苏彦,我还真小看了你?”柳天磊冷哼道。

杨天吃惊地看着柳天磊,而后目光变得阴沉起来,道:“无妨,反正再等四天便是你与那苏彦约定的对战之日,到时候让一败涂地,让他在乔小姐面前丢尽颜面。”

柳天磊的目光变得淡然起来,朝着乔珺瑶离去的方向看向,许久,他冷冷一笑,说道:“不等了,迟则生变,我现在就要杀了他,不杀也要把他变成一个废人。”

杨天听到此话,目光骤然变得炙热起来,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说道:“好,要怎么做?”

柳天磊冷冷一笑,道:“我查到那苏彦去过天妖界之中,现在已经过了两三天了,他近期肯定要再进去一次完成任务,到时候,我便带着人进去,非杀了他不可,然后随着找个推辞说他在界中遇到妖王,丧命就行了。”

杨天的目光同样变得森然起来,仇恨的光芒在眸中翻滚着。

而苏彦此时正在回味乔珺瑶柔和的目光,心中一阵荡漾,丝毫没有察觉到死亡的临近,一股危机正在悄悄来临。

然而,在柳天磊一行人离开的时候,一个立在远处已经很长时间的身影也随着他们快速离开了,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

……

“喂,口水留下来了。”黎越泽瞥了眼对面一脸猪头像的苏彦,蔑声道。

但苏彦也不答话,独自躺在上床轻哼着小调,一脸幸福的表情。

黎越泽看着苏彦作死的表情,越想越来气,不屑道:“不就送个礼物,人家正眼看了你一眼吗?你有必要弄得跟人家答应嫁给你一样吗?你看你那个作死的样儿。”

“嫉妒,完全是嫉妒的心理在作祟。”苏彦沉默良久,然后冷不丁地冒出这么句话。

“切,算了,跟你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好说了,你继续回味吧,我睡了。”黎越泽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身不再搭理他,独自睡了,过了不一会儿,鼾声已起。

苏彦好笑地看着已经开始打鼾的黎越泽,摇头笑了笑,而后自己也翻个身睡去了。

初夏的夜格外宁静,外面月明星稀,微风轻轻地吹拂着,对给略有些热意的天气带去丝丝凉爽。

然后此时的苏彦却并不热,反正是阵阵的寒冷。凛冽的杀意不断涌上苏彦的心头,彻骨的寒意不断侵袭着他的身体,令他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苏彦在梦中仿佛感觉到自己站在了一处高山之上,刀子般的寒风掠过自己的身子,如刀割般痛入骨髓。

与寒风相随地还有惊天动地的悲恸之声,悲啸声中仿佛蕴含了极大的怨念和杀意,使得千里方圆内生机绝灭,了无声息。

突然,苏彦眼前的景色变了,变得有些眼熟,当苏彦回头看去的时候,后面的景象赫然是前些日子他猎杀炎狼的地方,而那些已经死去的炎狼尸体仿佛活了一般,对着他嘶吼着。

景色再变,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而后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一道模糊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摇晃着,惨烈的杀意正是从他身上传来,嘴巴张开,刺目的厉啸声显然将自己的耳膜刺裂。

杀意已经不再让苏彦颤栗,反而多了些感觉,他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有些熟悉,有些心痛。

“呼…”

黑色和身影突然消失了,苏彦再次回到离水边不远的地方,而眼前的山峰中赫然多了一道裂痕,宽有丈许,凛冽的气息正是从其中传来的。

突然,天崩地裂,彻骨的杀意再次涌上他的心头,仿佛要将自己生生碎裂…

“啊…”

苏彦骤然惊醒,竟然失声喊了出来,猛地坐起身来,而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怎么了?”黎越泽吓了一跳,慌忙打开点燃油灯,看着旁边呼呼喘着粗气的苏彦,急声问道。

苏彦闭上眼睛,喉结滚动,很长时间才微微稳住心神,哑声道:“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