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往事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六章:往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愕然地看着轰然炸碎的怪人,一时有些回过神来,而后喉结艰难地滚动了下,目光转向立在一旁的虚影,眼神中充满敬畏。

怪人的强大已经超乎他的想象,而这么突然出现的一道虚影竟然当场将他撕碎了,那股如长虹贯月般的剑意,那破碎虚空,一往无前的剑势让他久久不能言语,震撼不已。

正在苏彦怔然间,那道虚影转过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竟然散开无数光点随风消散了,再无一丝印记。

苏彦瞠目结舌,这短短半个时辰的遭遇实在是太过离谱了,先是强得离谱的怪人不分缘由的攻击自己,险些身死。然后再是虚影出现,以雷霆之势灭杀怪人,让苏彦愕然不已。

但这一切过于虚幻,任苏彦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得出来,所以他便不再多想,休息了一会儿,微微平复自己的伤势,然后继续观察山洞中的情况,想找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苏彦的目光骤然一亮,看着了角落中有微微的亮光闪烁,苏彦蹙眉想了会儿,然后便轻轻走上前,探头向里面看去。

“是了,刚才那道虚影便是从这个方向出来了。”苏彦突然想起,然后将埋上的碎石全部清了出去,金光突然变得炽盛起来,待金光散去,里面的东西让苏彦瞠目不已。

一个通体晶莹的骨架静静地躺在那,骨身上闪烁着金色的光泽,不像其他白骨般让人生惧,淡金色的光辉洒落在骨架上,竟显得十分的宝相庄严,生出神圣之感。

然而在骨架的胸口处却插着一杆暗金色长枪,枪身上沾着已经发黑的血迹,杀意慑人,紧紧地钉在骨架之上。

苏彦看着眼前的骨架,目光闪动,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得罪了。”苏彦有些谨慎对着骨架行了一礼,而后蹲下身,惴惴地将手向骨架探去,想细细查看一番。

当苏彦俯下身的时候,眼神无意中看向了骨架的眼框部分,谁知那骨架的眼睛竟然突然泛起了光芒,直接射入了苏彦的头中。

苏彦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晕眩感,然后耳边便是千军万马的奔腾之声,还有仿佛天崩地裂般的震世之音,将他的耳朵震得轰鸣不已。

苏彦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于天空之上,而当他向下看去的时候,地面上的情景顿时让他震惊莫名。

千军万马在奔腾,蹄声如雷,长枪如林,厮杀声和刀剑相接的乒乓声惊天动地,直刺云霄的声波将空中的云彩搅得凌乱不堪。

苏彦细细看去,下面在对战竟然不止是人类,除了人类之外还有数不尽的长得奇形怪状的人形妖兽,身材雄壮,勇猛异常。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并不是人身的妖兽,比如高数丈的猛犸,羽翼足有十丈的飞龙,吼声震天,天地间一片血色,残肢断臂洒落一地,场面骇人。

看着下方人影的服饰和模样,苏彦已经大概明白这应该是远古时人类与其他种族对阵的场景,因为今天见的千奇百怪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苏彦已经见怪不怪了,细细看了起来。

突然,场景变了,天空中出现了身着一袭白衣的身影,手持长剑,青锋挥动间,日月震颤,剑芒遮天蔽日,所处之处皆成齑粉。场景不断变化,但主角始终是此人,青锋舞动间,天摇地动,杀意直贯云霄,无人敢攫其锋,负手立在虚空之中,睥睨八方,天上地下无敌,风姿绝世。

场景再变,一人立在高空之上,冷眼手掌按下,下方城池径直崩碎,百万生灵尽成尘埃,惨嚎声响彻云霄。白衣人影出现,仰天怒吼,眸中滴出血泪,一剑将那人劈成粉碎。然而数不尽的人影从四面八方而来,围杀而至,诸多妖族至强者同时出手,不顾身份杀向白衣人影,任凭白衣人法力通天,但也抵不住如此多强者的轮番攻杀。

日月交替轮换,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白衣人脚下流血千里,浮尸百万,然后自己也身负重伤,鲜血染红了衣衫,身形颤抖。

最终,八方强者以无上阵法将白衣人定在虚空之中,而后一杆暗黑色长枪如长虹般自天外而来,天地天色,虚空崩碎,狠狠扎进白衣人的胸口之处,将其钉在虚空之中。

“啊...”

白衣人仰天长啸,元力浩荡十方,遮天剑芒迎风飙舞,方圆千里尽皆粉碎,八方强者纷纷碎裂,在空中炸成团团血雾。

生机将灭的白衣人闭上眼睛,身子无力地从天空滑落,最后化作一道金光没入一座山峰之中。

“原来如此。”苏彦从幻境骤然惊醒,回到了山洞之中,而后喃喃自语道:“这骨架应该就是那白衣人,想必是上古年间风姿绝世之辈,奈何落入他族圈套,大战力竭而亡。哎,好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可惜了。”

苏彦感叹着,看着此刻已成白骨的白衣人,感慨万千,一代天骄却落得这般下场,可悲可叹。

“恩?不对。”苏彦眉头紧紧皱起,自语道:“为什么这白衣人给我一丝熟悉的感觉?为何刚才他残存的意念要救我?为什么我会看到刚才那番场景?”

疑问太多,让苏彦不能安下心来,蹙眉思索着,不知所以。

“那股剑意虽然堪称惊天动地,但为何我竟有种相识之感?还有这骨架和那道人影给我一丝血脉相通之感?”苏彦越来越乱,头疼不已。

苏彦目光再一次的落到骨架上,突然,眸中竟绽出两道电芒,自语道:“是了,金色的骨架,金色的元力,我也是如此,他是上古时期的庚金血脉。”

苏彦猛地想起其中的因果,吃惊不已,不想在这竟然会遇到上古庚金血脉的尸骨,可真是耸人听闻。

想到这一层,其他的时期便好解释了,这段时间在苏彦身上发生的所以怪事也可以说通了。

“那股杀意是他传递给我的意念,他想引我这里来。”苏彦蓦然转过头,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