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富贵险中求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富贵险中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事情太过耸人听闻,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的大能竟然用意念来给自己传递信息,这要说不去不知道要惊住多少人,苏彦也是蹙眉不止,因为他不知道大能的这番动作到底是何意,对他是好还是坏,一切都是未知的。

但是从骨架的气息和身份上来看,同为庚金血脉,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出有多大损害的事情,这从他的残存意念来相救自己就能看得出来。

苏彦俯下身,看着地上的金色骨架,而后看到依然钉在其中的暗金色长枪时,低叹了声:“不说其他,单凭他那血战天下的豪情也足以让人敬佩,却被这长枪扎于身间不知多少年代,既为前辈,我将其拔出也算对他的一种缅怀吧。”

然后苏彦一手轻扶着骨架,一手握在长枪之上,轻轻用力想要拔出。

奈何长枪却像钉在铜墙铁壁里一般,重逾千斤,不过想想释然了,庚金何等血脉,骨架坚硬有如天外神铁,能将枪尖生生钉进骨架之中,其力道可想而知。

“得罪了。”苏彦低语道,而后右脚踏在骨架之上,狠狠地将其踩住,双手紧握枪柄,而后元力洪流般贯入双臂之中,金光炽盛。

“啊…”

苏彦额头青筋突起,长啸一声,身体骤然发力,金属撕磨的声音渐起,声声刺耳,泛着幽冷光泽的枪尖开始慢慢脱离骨架。

“咔”

苏彦终于将长枪给拔了出来,身体险些虚脱,当场歪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苏彦本身便有伤,再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身子仿佛要散架了一般,稍歇之后转头再次看向那金色骨架。

谁知在苏彦的目光刚落在骨架的时候,骨架竟然开始泛起了波动,金色光晕如涟漪般扩散开来,吓得苏彦一跳。

骨架仿佛活了一般,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人体的虚影,跟先前出现以及那白衣人一模一样的虚影。

“复活了?”苏彦愕然,不过很快便摇了摇头,任凭他法力通天,也不可能熬过这数万年的时间,活到现在,应该那他残存的意念。

恍惚的声音突然传来,起初有些模糊,后来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吾名古寒,生时正值天地霍乱,大厦将倾之际,天道降庚金血脉于我,以平定霍乱,挽狂澜于即倒。吾临危受命,不敢相忘,持剑而横战天下,奈何敌方势盛,吾血战之后终不敌诸多妖魔,力竭而亡,坠于深山之中。吾虽乃天道所属,但逆天道而行,著有功法,名九侯炼天决,助我屹立于绝巅之上,今不忍让其埋没于黄土之中,故留残念在此,待后世有缘之人。”

“有心诛魔,无力回天…无力回天。”

哀叹之声响彻在山洞之中,让人心头隐隐作痛,一代天骄大志未酬,却陨落于无尽妖魔之手,化作一抔黄土,可哀可叹。

苏彦怅然叹息,古寒最后的那句悲叹让人叹惋,风姿绝世,无敌于天上地下却落得这般下场。

“功法?”苏彦心头一动,突然想起刚刚古寒残存意念所说的话,好像那古寒竟给自己留下了一套功法,以待后人。

于是,苏彦带着一丝希冀的闭上眼睛,静气凝神,而后竟有点点金光在自己脑海上不断跳动,而后凝成一个个文字,显现在自己眼前。

“天地之至数,合于人形血气,通决死生,天地之至数始于一,终于九焉。”

“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之,三三者九,以应九野。”

“故人有三部,部有三侯。三部者,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九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脏。元力蕴于其中,如蚌之蕴珍,臻至大成,则可与天地同寿,纵横八荒。”

“......”

苏彦瞠目不已,这等修炼真是闻所未闻,与现世中的修炼方式大相径庭。修者修绛宫、经脉,以打通大小周天,谁曾想到还有这等修炼方法,简直打破了世间的常规。

苏彦已经明白这功法中字句的意思,人有三侯,三侯中又有三部天,即上、中、下三部天,对应的是人体的器官以及奇经八脉,它意义中的修炼则是将这九处器官或者经脉修至大成,从而打通大小周天,最终成就惊天业绩。

苏彦蹙眉不已,不知该如何去做,因为这功法实在太过耸人听闻,打破常规,不是正统的修炼功法,天知道他的路途会出现些什么,万一再有些魔障什么的,那可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不过说放弃也是极难的,因为那古寒便是凭着这功法无敌于天下,无人敢攫其锋芒,可谓啸傲八荒六合,令人心动。再者苏彦现在的修炼已经遇到了瓶颈,纳入元力变得艰难起来,苏正天也说过很少有适合苏彦修炼的功法,所以苏彦现在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生或者死,这是个问题。”苏彦念叨着前世莎士比亚经典的名言,无奈摇头,此刻他面临的抉择丝毫不亚于那个问题。

向前一步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让苏彦实在难以选择,甚至想着要是自己没有来到这个地方该多好,就不会头疼的。

但历史不可假设的,问题就在苏彦的面前,非选择不可。

向前一步不一定是天堂,但向后一定是地狱,苏彦突然坚定了想法,如果不选这个功法可能他以后再也不会遇到合适的功法,也就意味着他的修行之路将会停止,那些梦想抱负什么的就全变成扯淡了。

“富贵险中求,妈的,拼了,有艰难险阻能如何?老子非要迎逆境而上,粉碎一切阻挡。”苏彦蓦地生出一番豪情,眸光如电,决定了自己的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