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谢谢你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三章:谢谢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庚金主天地杀伐之力,再者龙渊剑乃上古名剑,剑下不知道有多少大神通者的鲜血,更是将这股剑意提升到了顶点。

一剑西来,天地变色,诸神避退。

在剑意所慑下,柳天磊的天刀开始逐渐崩解,如融雪般消融不见,而剑芒未到,那股惊天剑意已经将其的信念击成粉碎,再也无力抗拒,身子仿佛受到了禁锢一般,怔怔立在原地。

剑芒已至,虚空震颤,下方人愕然,不想苏彦竟然如此决绝,这等剑势落在柳天磊身上,他必死不可!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柳天磊的身前,白衣飘飘,云淡风轻,正是那柳浩南。

柳浩南看着袭来的剑芒,轻轻抬起手掌立在前方,然后前方骤然出现一层微微荡漾的青色光晕。

剑芒携诛天之势而来,然而当它刺到那光晕前的时候,虚空突然开始扭曲,而后剑芒竟突然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苏彦在看到柳浩南出现在场上的时候便已感到不妙,苏彦虽不认识他,但本能的在他身上感到一丝危险。

柳浩南感觉到身后柳天磊越来越弱的气息,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而后看也不看苏彦一眼,反手一掌拍了出来。

看似随意的一掌,但威势丝毫不下于苏彦的剑芒,石板崩碎,烟尘漫天,恐怖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哼!”

突然一声冷哼声传来,林薇如飞鸟般跃到场下,手掌划动,一道流光当场将柳浩南的掌刀撕成粉碎,并向他疾驰而去,灿若长虹。

柳浩南蹙眉,青光光晕在体表跳动,挺起双掌迎了上去,但犀利的锋芒仍让他后退了一步,手掌一阵生疼。

“柳浩南,你是不是觉得将宫里没人能制的了你了?”林薇看着柳浩南,冷声道,话语中透着地冷冽之意让人惊惧。

柳浩南眸中闪过一丝怒气,但仍不敢当场顶撞林薇,恭声道:“学生不敢。”

“哼!不敢,你有一点不敢的样吗?别说是你,就算是风辰见了这些教习也得恭恭敬敬的行个礼,你这才哪到哪,竟然不顾我等悍然出手,破坏校武场秩序。”

下方的学员看着上面两尊大神在那斗法,暗暗咂舌不已,不过唏嘘不已的看向苏彦,他竟然能让将宫出了名的女魔头这么维护他,可真是离谱,一时生出了不少嫉妒、羡慕的心思。

“行了,本次战斗结束,苏彦胜,散了吧!”秦天见事情有些不对,怕林薇发飙,急忙来到场下,朗声说道。

柳浩南抬起头深深看向了虚弱的苏彦一眼,而后将重伤的柳天磊丢给旁边的学员,带头离去了。

下方的学员见柳浩南离去,而后看了苏彦一眼,便也开始渐渐散了,不过余波未散,三五成群的聊着这场战斗。

“伤重吗?”林薇蹙眉看着虚弱的苏彦,有些关切的问道。

“没事,今天麻烦二位教习,多谢了!您二位请回吧!”苏彦扯出一丝笑容,稽首一礼道。

“你客气了,好吧,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注意点。”林薇说道,而后便和秦天离开了。

而一旁的黎越泽和乔珺瑶见林薇离去,急忙上前扶住了苏彦,乔珺瑶拉住苏彦的手,急声道:“你怎么样了?你这自私的家伙,害得我在下面替你担心那么长时间。”

“呵呵,我这不是没事吗?”苏彦看着乔珺瑶关心的表情,心头涌出一丝暖意,和声道。

“哼,什么没事,都快死了还没事,吐了那么多的血。”乔珺瑶没好气的说道。

“你在咒我吗?”苏彦苦笑道。

“你去死吧,不理你了。”乔珺瑶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在苏彦的肩膀上,把他疼得咧嘴不已。

“行了行了,也不再现在什么情况,还是那打情骂俏,真受不了你们。”黎越泽见二人有越聊越开心的趋势,没好气的打断道。

乔珺瑶神色一滞,扭头瞥了苏彦一眼,不再说话,扶着苏彦开始离去,向宿舍走去。

“行了,就到这吧,你回去吧,到过两天我伤好了再去找你。”三人走到了分岔路口处,苏彦扭头对着乔珺瑶说道。

“你...你怎么样?”乔珺瑶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没事,你看看...”说着苏彦挺直身子摆着各种姿势,而后触到了伤口,咧嘴不已。

乔珺瑶掩嘴笑着,而后说道:“那行,我走了,再见。”说完便留下一阵香风,转身走了。

目送着乔珺瑶离去,两人才转过头继续往宿舍走去。

两人很默契的沉默着,没人说话,一路静静地走着。许久,苏彦率先开口了。

“谢谢你!”

黎越泽一怔,被苏彦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弄得摸不着头脑,问道:“谢什么?”

“谢你在天妖界给我解围。”苏彦神色淡然的说着。

黎越泽的目光骤然变得惊讶起来,圆睁着双眼看着苏彦,失声道:“你怎么知道?这怎么可能?”

苏彦轻笑着看了黎越泽一眼,说道:“我在珺瑶生日的当天便已经发现柳天磊对我有所图谋,而能将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唯有在天妖界中,所以我很清楚他们就跟在我的身后。”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出的手?”黎越泽越挺越吃惊,不敢相信苏彦竟能敏感到这个地步,继续问道。

“起先我并不知道是你,我当日已经有所防备,故而他们蓄势待发的时候我也在准备着,但突然杀意消失了,我便知道出了状况。但我不敢回头,怕惊动你们,只是在转角处远远看了你们一眼。”苏彦平淡的说着,“我仅仅看到你的身影,并不能确定你的身份,所以我一路想着,把在将宫中所有有可能救我的人过了一遍,你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就凭这?”黎越泽有些不信。

苏彦洒然一笑,道:“当然不是,你从一开始就给我种神秘的感觉,具体我说不来,但我总感觉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直到我怀疑到你,然后你以前的所有作为便开始在我的脑子里闪烁。虽然我们性情相投,很谈的来,但它不可能让你如此对我,可以说对我的帮助简直有些离谱。当我假设你是出手的那人,配合着你曾经给我的无私帮助,接着我突然想到你的姓氏,于是,我便豁然了,几乎确定那人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