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诗会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六章:诗会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一会儿,菜便陆续上来了,颇为可口,不油不腻,挺符合苏彦的口味。

两人边吃便聊,苏彦毕竟是两世为人,阅历要远高于常人,所以说起话来不说滔滔不绝舌绽莲花也差不了多少,能真正把人吸引进去,还不时说些笑话,逗得乔珺瑶咯咯笑着,引得旁边人纷纷侧目。

“咦,珺瑶,你怎么在这?”正在两人交谈正欢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

乔珺瑶一怔,扭头朝那人看去,待在看清那人的容颜后,便展颜笑道:“呵呵,宋兄,这么巧。”

来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面容清秀,目如繁星,炯炯有神,身材有些瘦,手持一把折扇,一身的书卷气息。

“这位兄台是?”那人看到坐在一旁的苏彦,眉头皱了皱,目光中闪过一丝警惕,问道。

“呵呵,我来介绍下。”乔珺瑶站起身,先是手掌虚指向苏彦,说道:“他叫苏彦,是我在将宫中的同学。”

而后再指着那男子对苏彦道:“这是宋文泽,建安城中最负盛名的才子。”

“呵呵,珺瑶谬赞了。看苏兄仪表非凡,定是人中龙凤,果不其然,你竟也是将宫中人。”宋文泽对着苏彦拱手一礼,笑容如春风般和煦,着实让人生不出恶感。

“宋兄过誉了,我一个无名小卒罢了。”苏彦轻笑回礼道。

乔珺瑶见两人已经互相打过招呼,便对着宋文泽客气道:“既然来了,不然就在这坐坐吧。”

宋文泽心头一喜,不过还是故作客气地说道:“这…这不太合适吧。”

苏彦巴不得他上一边呆着去,故而上去对着宋文泽拱手道:“既然这样,想必宋兄还另有急事,那我们不再相留了,后会有期,我们来日再聚!”

苏彦赶人般的话语让宋文泽一怔,不想他竟然这么不讲理,自己稍微客气一番,他竟然不讲情面的当场撵人了,故而怔在当场,不知该如何。

乔珺瑶也被苏彦逗乐了,不过也不好笑出声来,白了苏彦一眼,说道:“苏彦他开玩笑的,宋兄不用往心里去。”

宋文泽干笑了两声,有些恨恨地看了眼苏彦,不过很快便掩饰了过去,说道:“我确实还有事,不便久留。不过我本来便有事找乔小姐,正巧今日相见,正好告知于你。”

“何事?”乔珺瑶有些愕然,问道。

“看来乔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明天便是我们建安城诗社组织的平湖诗会之日,你忘了吗?”宋文泽和声笑道。

“噢,对对,呵呵,你看我这记性,竟忘了这事。那行,我知道了,明天晚上我会前去的。”乔珺瑶突然想了起来,郝然笑道。

“这就好,还请乔小姐要准时,不要迟到。”宋文泽正说着,突然看到一旁的苏彦,起了些心思,接着说道:“这样吧,既然苏公子与乔小姐同为将宫之人,不如一块前去吧,也让我见识见识传说中将宫学员的风采。”

苏彦正在一旁自顾喝着茶,冷不丁地听见宋文泽说了这么一句,微微一怔,急忙道:“不了,不了,我对这作诗也不怎么在行,你们玩吧。”

要说背上来些什么唐诗宋词之类的,苏彦或许还可以,可让他去作诗,那可是开玩笑了,他哪会作什么诗,分明是那宋文泽明知苏彦一个武者,肯定不谙此道,故而有意让他难堪。

“哎,苏公子太谦虚了。将宫之人,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岂能不谙这等小道?好了,就这样了,我等着在明日诗会中一睹苏兄的风采。”宋文泽也不顾苏彦的推脱,直接将话说死,让他不去也得去,然后向两人告了声别,径直离去了。

苏彦还没回过神来,表情极为精彩,许久后对着宋文泽离去的身影轻呸一声,转过头对乔珺瑶说道:“这小白脸谁啊?是不是有病啊?”

乔珺瑶见苏彦吃瘪,“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而后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小白脸,怎么说话呢?他是当朝大学士宋颐之子,才高八斗,是建安城中最负盛名的才子,一些文人都以吟唱他所作的诗为荣。”

“什么才子,一个喜欢争风吃醋的纨绔罢了。”苏彦不屑说道,而后接着说道:“我瞧那小子看你的眼神就不对劲,分明是对你有企图,而后看见我看你旁边,所以故作邀去那劳什子诗会,想让我出丑,你看看这什么人呐?”

乔珺瑶看着苏彦气急的表情,越看越好笑,而后掩嘴轻声道:“怎么?你吃醋了?”

“那当然,你可是我的人,这小子敢当着我的面表现出对你的企图,分明是挑衅?”苏彦肃然道。

“去你的,谁是你的人?瞎说什么。”乔珺瑶气急,一巴掌拍在苏彦肩膀上,嗔怒道。

“你是我的同学,有问题吗?你以为呢?”苏彦耸了耸肩膀,故作愕然地问道。

乔珺瑶气结,看着苏彦无赖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别过头恨声道:“你去死,油嘴滑舌,整天在这欺负人。”

苏彦见乔珺瑶快生气了,急忙上前赔笑道:“好了好了,我错了,别生气了。”

乔珺瑶白了他一眼,抱着肩膀倚坐在椅子上,仍不说话。

苏彦干咳了两声,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你说这宋文泽让我去那诗会,可我也不会作诗啊,怎么办?”

“随你。”乔珺瑶半天从嘴上迸出两个字来。

“喂喂喂,你看看你,这么不禁逗。说正事呢,好好说话。”苏彦翻了个白眼,说道。

乔珺瑶这才回过头来,狠狠瞪了苏彦一眼,说道:“还是去吧,他是诗会的组织人,既然亲自邀请你了,你若不去他面子上挂不住,恐怕会更加迁怒你。你就当陪我去玩,到那也不作诗不完了吗?”

苏彦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

“行了,今天先到这吧,天也不早了,我回家了,你也回去吧。”两人结完帐走出酒楼后,乔珺瑶说道。

“行,你走吧。”

“再见,你路上小心点。”乔珺瑶跟苏彦告别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苏彦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也牵着马出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