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舞文弄墨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七章:舞文弄墨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课堂上,黎越泽狐疑地上下打量着苏彦,说道:“诗会?你行不行?”

苏彦在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将宋文泽邀请诗会的事情跟黎越泽说了一遍,结果黎越泽嘴角一阵止不住的抽搐,乐得看他吃瘪。

苏彦无精打采歪趴在桌子上,瞟了他一眼,道:“很明显,不行。”

“不行也晚了,那宋文泽在建安城中威望极高,年轻一代的文人均隐隐以他为首,你不去也不行,到时候你随机应变吧,大不了破罐破摔。”黎越泽笑道。

苏彦鄙视地瞥了他一眼,懒得再搭理他,也不想了,自顾闭目养神去了。

……

……

夕阳西下,太阳悄悄地钻进薄薄的云层中,仿佛一团红色的烈焰,慢慢隐入苍茫的群山下,天色暗了下来。

苏彦此时已经来到了建安城中,诗会的时间是在晚上,所以苏彦与乔珺瑶约好傍晚的时候在风味楼前汇合,一同前去。

苏彦来到风味楼前,等了不到一刻钟,乔珺瑶便乘着一架马车前来了,招呼着苏彦上了马车,一同往平湖边上去了。

平湖是建安城中很有名气的一条湖泊,风景优美,也是古羽皇朝有名的金粉之地,流传下不少文人墨客的诗篇。

当两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但这平湖畔却是灯火通明,数不尽的灯笼和彩灯悬挂其中,还有湖上的画舫船舶,将天地间映得一片清明。

诗会的举办地便是在这平湖岸边,已经有人将这一切给布置好了。平地上搭建着一些小亭,有石桌石凳罗列其中,中间处建有一处高台,上面张灯结彩,挂着些华丽的装饰,颇有一番气象。

在两人来到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有不了不少人,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头巾飘飞,衣冠楚楚,大有指点江山之势,清朗的笑声不断在空中回荡着。

两人一路走着,虽然认识苏彦的人不多,但乔珺瑶却是建安城出了名的天之骄女,故而认识她的人极多,纷纷驻足跟其打起了招呼,然后顺带问候旁边的苏彦一句。

“这位就是乔珺瑶乔小姐?果真是国色天香,风姿绝世啊。”

“那是自然,乔小姐非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文武双全,如今在将宫之中,若能一亲芳泽那可真是死而无憾啊。”

“行了,别做梦了。”

一行人见乔珺瑶走过,惊艳不已,一阵唏嘘。

“咦,苏彦?”正在两人行走间,突然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让苏彦一怔,在这诗会里竟然还有认识他的,可真是奇怪,于是惊奇的转过头去。

“李致远?这么巧,你也在这。”来人眉眼清秀,目光明亮,竟是苏彦在甲舍中的同学,与苏彦性情相投,也算是苏彦在将宫中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呵呵,果然是你。”李致远迎上前去,和声笑道。“噢?乔小姐在也啊。”

乔珺瑶笑着应了声,然后苏彦拉着她原地站了下来,不再往前走,跟李致远聊了起来。

圆月高悬在天际,月光如银辉般洒落,映得平湖上波光粼粼,如九天银河落于凡间。湖上隐约可见闪烁着光晕的画舫,船上的划桨划开了片片水痕,如水墨画般,亦真亦幻。

来人越来越多,互相打着招呼,一时间人声鼎沸,欢笑不断。

突然,中间高台上的灯光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走上了高台,容貌俊朗,目若朗星,正是宋文泽。

“可恶的小白脸…”苏彦见宋文泽上台,气不打一处来,小声嘟囔着,引来乔珺瑶一个大大的白眼。

“诸位好友,今天是我们建安诗社约定的平湖诗会之日,也是我们诗社少有的盛事。今天将诸位聚在此地,便是为各位提供一处施展才华的舞台,并以诗会友,以此来促进大家的感情。”宋文泽朗声说道,引得下面一片掌声。

“而今天晚上我们也会根据诗文选出一位诗魁,并有诸多奖品,还请大家各施本领,争得此等殊荣。”

苏彦在其中一处石桌坐下,右手撑着下巴,不时打着哈欠,看着这乏味可陈的无聊诗会,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而李致远和乔珺瑶看到苏彦的神态,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低声笑了起来。

“还请宋兄出题吧。”

“对,宋兄的才学我等有目共睹,请宋兄出题吧。”下面有人喊了起来,纷纷让宋兄出题。

宋文泽推辞了两句,然后便应了下来,眉头皱了起来,在台上踱着步,想着这诗的主题。

不一会儿,宋文泽的目光突然凝到一处,而后笑道:“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哈哈,好,今日我们便写这花中仙子——海棠。”

此话一出,引得一片喧哗,表情各不相同,或有兴奋,或有沉思,或有淡然。

“时间为半个时辰,到时候准时交卷。”宋文泽说道,而后便有侍女鱼贯而入,在各处桌上搁下白纸、墨笔等事物。

苏彦看着眼前的墨笔,有些尴尬,他虽然以前曾经写过毛笔字,但和这些古代才人比起来可就天差地远了。如若写下, 恐怕不用看诗,但是他那龙飞凤舞的字体就够贻笑大方的了,故而索性不动,拿起桌上的糕点、茶水自顾品了起来。

时间过了很快,所有人的卷子由侍女统一收了上去,然后有诗会专门请的专业人士评选,然后选出其中最好的公布,最后由大家共同决定。

待所有答卷交上之后,下面的人便开始谈论起来,表情而异,有人畅快大笑,显然对自己的诗文很有信心,想要夺得那殊荣。

“你怎么不写?”李致远看着苏彦面前的白纸,问道。

“舞文弄墨,不屑于为之。”苏彦磕着瓜子,故作高人的说道,引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而后冷笑不止。

乔珺瑶无奈地抚着额头,白了她一眼,而后目光也向高台上看去,显然也有些在意自己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