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海棠诗篇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八章:海棠诗篇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答卷纷纷交了上去,有专门的人开始查阅,而下面的才子才女们虽然故作淡然,但仍是时不时的瞟向台上,显然有些紧张。

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大概半个时辰,满面春风的宋文泽再次走向高台,笑道:“第一轮的评选结果已经出来,有八位入选,分别是凌天儿、乔珺瑶、李致远….”

话方出口,下方便如炸开了锅一般,纷乱起来,其他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表现出来,对着入选的纷纷道着贺。

“可以啊,致远。”苏彦见李致远竟然能入选,有些意外,赞道。

李致远笑了笑,谦虚道:“运气罢了。”

“那可不,致远可是建安城有名的才子,哪像你似的。”乔珺瑶说道。

苏彦不屑地嘘了声,而后扭过头继续朝吧嗒个不停的宋文泽看去了。

宋文泽手里拿着一叠纸张,继续说道:“下面便由我将这些诗文念于大家听,让大家共同鉴赏、评比。这第一位呢,就让我先出个丑,抛砖引玉吧。”

下方一片叫好声,宋文泽作为诗会的组织者,极负盛名,他的诗文自然品质极佳,故而让人期待。

“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

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

话音方落,下方一片惊叹之声,这诗文风流别致,意境优雅,一番读来如香茗般清香四溢,让人回味无穷。

“还有点本事。”苏彦虽然不喜宋文泽的性格,但这诗文他的确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这份才学确实少有人可以比肩。

宋文泽见下面一片赞叹之声,心里也是欣喜,目光落在乔珺瑶,闪过丝得意之色。

“呵呵,各位过誉了,些许小道,哪登得上大雅之堂?”宋文泽拱手谦道,而后翻开另外一张纸张,“好了,诸位且安静下来,下面让我们来鉴赏我们的天之骄女——乔珺瑶小姐的诗文。”

一听是乔珺瑶的诗文,下面人纷纷来了精神,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唯恐漏过了一个字。

苏彦本来也是在意,但听见是乔珺瑶的,也来了精神,仔细听了起来。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片刻寂静之后,掌声响起,诗意婉约,如雨露般清新,仿佛能洗净人心底的杂欲,让人赞叹。

乔珺瑶看着旁人投来的赞誉目光,心头欣喜,一一笑着回应,然后像小公鸡般昂着头得意地看向苏彦。

苏彦笑了笑,朝她竖了竖大拇指。

“含蓄玄远,恬淡自然,乔小姐果真才华横溢。”宋文泽微笑赞道,看向乔珺瑶的目光有些炙热,让苏彦一阵阵的不舒服。“好,下面我们来鉴赏我们的建安第一才女——凌天儿的诗文。”

这话一出,下方顿时一片起哄声,叫好不已,势头甚至超过了前面的乔珺瑶。

苏彦奇怪,没听过这么一号人物,但见周围人炽热的目光,显然也是威望极高,便问道“这凌天儿是谁?好像名气不小啊。”

乔珺瑶听了苏彦的话,神色突然沉了下来,冷哼道:“什么第一才女,浪得虚名之辈。”

苏彦被乔珺瑶没来由的怒气弄得一怔,而后求助地看向旁边的李致远。

李致远小心地看了眼乔珺瑶,轻咳两声,道:“这凌天儿是当朝凌大学士之女,自幼精通诗文,其意蕴甚至要超过在此方面浸淫一生的大家,才名满天下,故而被称为建安第一才女。”

苏彦恍然点头,但还不是不知道乔珺瑶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对着李致远示意,想让他解释解释。

“凌天儿自幼便喜欢处处和我作对,好像怕我抢了她的风头似的,不知道坏了我多少好事!哼,什么才女,小肚鸡肠之辈!”乔珺瑶没好气地说道,看向苏彦的目光颇为不善。

苏彦缩了缩脖子,干咳了两声,突然大义凛然道:“对,分明是小肚鸡肠之辈,哪能是你的对手,我支持你!”

苏彦声音不小,引得旁边人纷纷看了过来,乔珺瑶听了这话,脸色才稍稍好看了点,向台上看去。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宋文泽声音清澈,音落之后一片寂静,过了足有半柱香的声音,才传来稀疏的赞叹之声,而后越来越盛,掌声如雷鸣般响起。

“随性而为,潇洒灵秀,清净哀愁,其动情处让人叹惋,绝美,绝妙啊!天儿真乃才女!”宋文泽也是摇头赞道。

随着便是纷乱的赞叹和祝贺之音,苏彦随着人的目光看去,一个女子轻轻站起身来,她的容貌并不是多么出众,反而有些普通,但空灵的气质却让人惊叹,恍如天上来,让人心生自惭形秽之意。

而这时的乔珺瑶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因为人们对于凌天儿诗文的反应要比她高出许多,对于心头高傲的她自然是一种打击。

苏彦将乔珺瑶的神色看在眼里,有些好笑,上前抚慰道:“行了,别沉着脸,来,高兴点,她肯定比不上你的。”

“真的吗?”乔珺瑶扭过头,像个小女生般可怜问道。

“那当然,你是谁?天之骄女,你懂吗?”苏彦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边哄着乔珺瑶,宋文泽那边也在继续着,不一会儿,选出的八篇诗文也全部念了出来,等待着最后的评比。后面的诗文虽然不错,但不如前面三位的出众,故而略去不谈,而这诗魁,也得从这三位中选出。

“这样吧,办这诗会本是会友之意,让大家一块交流探讨,我作为组织,参加这最后的角逐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我退出,让诗魁从二位小姐中选出,如何?”宋文泽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