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明月
章节列表
第九十章:明月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满堂惊叹,苏彦字字铿锵,如金石裂浪般的词句令在场所有人震撼。

“真是想不到,他竟能作出如此震人心魄的诗句,这分才华恐怕已经不输于宋文泽了。”

“不愧为将宫之人,连诗句也如此惊艳,而且长短不一,别有一番韵味。”

下方的才子才女们不停交头接耳着,品味着苏彦的这首满江红,也再没人敢轻视苏彦,赢得了满堂喝彩。

宋文泽和凌天儿的脸色好像生吞了一个苍蝇般,咬牙切齿,本来想要折辱苏彦一般,但谁知被他弄了这么一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丢尽了脸面。

但诗会仍要继续,过了一刻钟,宋文泽也压住了情绪,轻咳道:“苏公子的笔法着实让人惊艳,既然这样,那便由你和两位姑娘来争这诗魁之位吧。”

“不了,我本无意这诗会,就让两位姑娘来吧,我这首诗就算是支持乔小姐,抛砖引玉。”苏彦被宋文泽两人逼得不行,才念出了这么一首诗,来解自己之围,根本不想夺那个劳什子诗魁,故而也让给了他们二人。

但苏彦这番作为却让其他人大为感慨,认为他是不在意那些虚名,清心寡欲,更增添一分世外高人般的高雅之意。

“那好吧,既然苏公子不愿那便算了,来,下面开始本次诗会的最后环节,争夺诗魁。”宋文泽先是一怔,而后眸中闪过一丝失望,朗声说道。

在宋文泽想来,那首诗应该不是苏彦所作,诗文大气磅礴,气势恢宏,哪怕是他也没有把握说能作得出,更何况苏彦这个武者,所以他想再试验一番,谁想到他竟然拒绝了。

到了现在,在场的人才从苏彦诗词的意境中缓缓走出,然后开始期待乔珺瑶和凌天儿的最后比拼。

这两位一位是天之骄女,让诸多天才黯然无光;一位是公认的第一才女,才名满天下,皆是无数士子的梦中情人,再者两人一向不和,处处争先,故而这两人的比试格外引人入目。

“敢问宋兄,这次我们要作什么题目呢?”凌天儿的声音响起,如夜莺般婉转清丽,余音绕梁。

宋文泽眉头微微蹙起,在台上轻轻踱着步,而后展颜道:“两位姑娘皆如这天上明月般皎洁无暇,那我们便以这明月为题,如何?”

听说这句,下方人纷纷叫好,这题目虽然简单,但越简单的题目越能体现作诗人的水准,看是不是能抛去旧人的枷锁,写出更好的诗文来。

乔珺瑶和凌天儿想了想,也答应了下来。

“好,既然无异议,那二位便开始吧,一样,半个时辰为限,准时交卷,让人们共同评点。”宋文泽笑道。

宋文泽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们二人,猜测谁才能获得这份殊荣。

乔珺瑶的眉头微微蹙起,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让她也有了些紧张之意。说实话,论名气,凌天儿比不上她,因为她不但精通琴棋书画,而且在武道上悟性很高,名满天下,是真正的天之骄女。但在这诗文上,她的确不如凌天儿,因为凌天儿几乎遗传了她父亲所有的基因,尤其在诗文上造诣极高,让许多诗文大家汗颜。

苏彦仿佛看穿了乔珺瑶的心思,拍了拍她的肩膀,轻笑抚慰道:“别担心,你一定会胜过他的。”

不知为何,苏彦这明显安慰的话语却带了乔珺瑶很大的信心,心头那丝紧张和不安很快便烟消云散了,一丝暖意涌头,朝着苏彦重重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很快便在人们的闲聊中过去了,而两位主角也都提前作了诗文,呈了上去。

宋文泽站在台上,接过诗文,而后随意翻看了两眼,口中啧啧赞叹着,而后抬头笑道:“想必各位都等得有些心急了,那我便不再卖关子了,将这诗文念出,交给大家评论。首先是凌天儿小姐的。”

“尘中见月心亦闲,况是清秋仙府间。

凝光悠悠寒露坠,此时立在最高山。

碧虚无云风不起,山上长松山下水。

群动悠然一顾中,天高地平千万里。

少君引我升玉坛,礼空遥请真仙官。

云欲下星斗动,天乐一声肌骨寒。

金霞昕昕渐东上,轮欹影促犹频望。

绝景良时难再并,他年此日应惆怅。”

“景物随时而变,情调随心而移,起伏跌宕,果然绝品。”

“如梦如幻,有如梦境般动人,不愧为第一才女。”

宋文泽声音方落,下方人便纷纷赞叹起来,苏彦也点了点头,他虽然作诗不怎么样,但从小便学习那些古诗文,对它的鉴赏方面自然非凡,凌天儿虽然针对于他,但这诗文的魅力却是抹去不了,也开始为乔珺瑶担心起来。

而一旁乔珺瑶的眉头也是微微蹙起,显然是听了凌天儿意境非凡的诗文,有些紧张了。

“这诗文如何相比大家都有一番见解,我也不用多说,下方我们来看乔珺瑶小姐的诗文。”宋文泽说道。

“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最分明。

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

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

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

宋文泽念完之后,在场也是掌声不断,接耳赞叹着,甚至闭目摇头,回味在那优雅的意境当中。不似凌天儿的诗文那般忧伤,多了些欢快之意,另有一番韵味。

“好了,各位听也听了,也开始评评这两篇诗文到底那篇更为优秀呢?”宋文泽说道。

“我选天儿小姐,她的诗文如梦如幻,让人陶醉,这诗魁应该给她。”

“非也,乔小姐的诗文意境优雅,让人浮想联翩,应该选她。”

“不行,该给天儿小姐。”

.......

宋文泽的话音方落,下面的人便开始纷纷争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本来高雅的诗会变得如菜市场般喧闹不堪,让宋文泽一阵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