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千古绝唱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二章:千古绝唱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刻苏彦已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在他的身上,想看看他是否还能像先前那样一鸣惊人。

而苏彦如闲庭信步般轻轻踱着步,双手负在背后,目光凝视着天空,许久后,苏彦突然停下脚步,开始用平缓的声音轻轻吟了起来。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苏彦轻缓的声音仍在空中回荡着,但此刻却没有任何掌声或者惊呼响起,在场的所有人都怔怔地立在原地,身子一动不动,仿佛时空停止了一般,微闭着双眼,神色恬淡。

苏彦仿佛营造了一个如诗如画的幻境,将在场的所有人带入了其中,无一不为之沉醉、动容。

苏彦神色平静,也不去看其他人得神情,因为他知道对于这些终日研究诗文的人来说,他吟出的这首诗绝对会让他们沉醉,甚至惊艳到极点,至于什么夺魁,那就更不用说了。

凌天儿是所谓的第一才女不假,但在苏彦吟出的这首春江花月夜面前好比萤火之光比皓月根本没有可比性。

开玩笑,春江花月夜作为苏彦前世的千古绝唱,被誉为诗中的顶峰,号称“孤篇压倒全唐”,其造诣和影响力可想而知,现在苏彦只是怕念出来这首诗,别人会不会把他当作诗仙供起来,要是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有人缓缓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苏彦,瞠目结舌。

仿佛连锁反应般,有一人突然开口喝了声彩,而后便如炸了窝般,掌声雷动,喝彩不止,看向苏彦的目光变得无比敬仰起来。

“神作,神作啊…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听到过如此惊艳的诗篇了?”

“文笔清丽,但气象万千,如同月光照耀下的万里江河画卷,美轮美奂,简直是空前绝后。”

“哎,意境空明,缠绵悱恻,仿佛洗尽了所有铅华,韵调清美,能听到这等诗篇可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在场的才子才女纷纷赞叹,几乎要用尽所有华丽的赞美之词。不过这也不怪他们,实在是这首春江花月夜太过惊人,在苏彦前世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绝倒,苏彦之所以能流利的将其念出,也是因为他曾经的语文老师将此诗奉为神作,让所有人倒背如流。

而在苏彦旁边的李致远和敲珺瑶也是表情不断变换,从一开始的陶醉到惊艳,再到现在看向苏彦的骇然,这等诗文造诣别说是在场的所谓才子,恐怕连那些诗中泰斗也为之汗颜吧。

乔珺瑶看着这个在自己眼里越来越神秘的男子,想着他给自己的一次又一次惊喜,愈加变得吸引自己。

而身为当事人的凌天儿和宋文泽则是神色惨白,尤其是凌天儿,脸色惨白如纸,圆瞪着双眼,牙齿竟也轻轻的颤抖着。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凌天儿喃喃念着,神色怔然,苏彦的一首诗不但让她颜面扫地,失去了诗魁的位置,更是将她所有的骄傲狠狠地撕成粉碎。她从小便精通古文,在诗文上造诣极高,受人追捧,如今她引以为傲的诗作在苏彦的春江花月夜面前,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对她的打击程度可想而知。

宋文泽也是如此,冷汗已经浸透了后背,他是当世才子,自然能看出来苏彦念出的诗篇已经到了何种程度,空前绝后,称之为诗中圣者也不为过。

“两位,如何?”苏彦看着凌天儿和宋文泽的神色,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问道。

听到苏彦的话,宋文泽身子颤了颤,惨笑道:“苏公子诗篇气象万千,空前绝后,我没什么好说的。”

“那凌小姐呢?”苏彦转过目光,看向一旁的凌天儿。

凌天儿仿佛没有听到苏彦的话,仍然怔怔地站在原地,目光呆滞,许久后,她才缓缓开口,声音无力低沉,与先前高傲的气质判若两人。

“我输了。”

简洁的话语却让场上的所有人愕然失色,让所有所谓才子黯然失色的天之骄女竟然认输了,这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但他们并不知道,对一向高傲到极点的人来说,让她产生一种无力感是多大程度的打击。

凌天儿说完后,便直接向外面走去,也不顾其他的劝阻,径直离开,神色也稍稍缓和,只不过目光中依然没有光彩。

宋文泽看着凌天儿萧瑟的背影,也是一声惨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主动惹上苏彦,不但惨败,而且让自己颜面扫地。

“苏公子技惊四座,这下面的事情便由苏兄来做吧,你是当之无愧的诗魁,我技不如人,也没什么颜面站在这里了。”宋文泽叹息一声,如是说道。

苏彦抿着嘴唇,神色平静,而后突然展颜笑道:“宋兄言重了,诗会的本意乃是以诗会友,我也是随便作了两首诗来给这诗会助助兴。宋兄乃是组织者,才是此处的主人,我哪敢欲殂代庖?”

苏彦面带微笑,神色真诚。他是真得不想一直逮着宋文泽,让他颜面尽失。其实宋文泽本性并不坏,只是对乔珺瑶有些情意,故而对苏彦有些情敌间的敌视。再说宋文泽在建安士子中影响力极大,苏彦也犯不着为了这些小事而让他们的关系陷入无可调和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