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如此良人何?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如此良人何?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从前有一个孩子,他出生在一个大家族之中,但却因是支脉庶出并不受人待见,而且受尽了那些直系子弟的羞辱和冷遇。他也想出人头地,不再受人欺负,但却发现自己并无修炼潜质,甚至连天地元力都感应不到,竟然是一个废体,心灰意冷。到了后来,连最疼爱的生母也因病去世了,父亲很少回家,回去了也是打骂于他,所以他更加的颓废了,成为了一个别人眼里的纨绔子弟和废物。”苏彦躺在草地上,平静地讲着,天地间变得安静下来,仿佛都在聆听着他的诉说。

“本来他的人生便要一直这么颓败下去,可上天却给他开了个玩笑,让他认识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也是个可怜人,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尤其精通于兵法谋略,但却因家境受尽了排挤和冷遇,屈辱不堪。后来他们相遇了,他们觉得不能再颓废下去,要一起努力,通过自己的奋斗来改变现状,将那么多受过的所有欺辱十倍偿还,一定要出人头地。于是,他开始拼了命的努力,学习兵法,让人赏识自己,然后冒着生命之危进入险地,历经艰难险阻最终打破了修炼壁垒,成为了一个武者,开始在曾经欺辱自己的人眼里一步步奋进,一步步向高峰迈进….”

乔珺瑶也打扰苏彦,静静地听他诉说着,而后轻声开口问道:“你是第一个孩子吗?”

苏彦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那两个都是我吗?

“想不到你还受了那么多的苦。”乔珺瑶轻轻坐起身,看向苏彦的目光变得有些怜惜,不知为何,乔珺瑶听着他的讲述心中竟然有些心痛的感觉。

“难道我真的爱上了他?不忍他受苦。”乔珺瑶心头突然涌出这么个念头,脸色变得酡红。

“怎么了?想什么呢?”苏彦看着乔珺瑶,笑着问道。

“嗯?没什么。”乔珺瑶轻咬着嘴唇,有些心虚的说道。“那你现在呢?怎么想的呢?”

苏彦站起身仰头看着天空,长叹一声道:“现在?现在有了动力,需要去为之付出。”

“什么动力?”乔珺瑶问道。

“一些人。爱我的人或者我爱的人,那些需要我守护的东西。”苏彦说道。

“那…那些人都是谁?”乔珺瑶竟然忍不住问出这么一句,可话已出口,收也来不及了,有些期待地看着苏彦。

“不多,真心对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苏彦笑着说道,而后突然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向乔珺瑶,轻声道:“还有你!”

“啊?我?为什么有我?”虽然已经料到苏彦会如此说,但当话真正从对方口中说出的时候,仍然将乔珺瑶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心头如小鹿乱撞,手脚无措。

苏彦的目光骤然变得灼热起来,直勾勾地看着乔珺瑶,但却无比的真诚,迎着她的目光肃声道:“为什么?因为从第一次遇见你便心潮涌动,不能平复。之后在将宫中与你相遇,本已快平静的浪涛再次开始翻涌,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心动,深深沉醉。你不会知道,在我独自一人的时候,在脑海闪现最多的就是你如花般的笑靥。我从未怀疑过你将是我的爱人,从小到大,我第一次如此肯定一件事情!”

“我…你…”乔珺瑶被苏彦突然的表白完全吓懵了,她从未见过这么直白的人,心头像打翻了五味瓶般,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甜蜜,有惊喜,手脚无措的说不出话来。

看着乔珺瑶的神色,苏彦的目光突然变得如水波般轻柔,轻轻拉住她的一对玉臂,将她揽至身前,说道:“我不想说那些天花乱坠的虚浮之语。我对你的情意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爱你,我愿时时刻刻都守护在你身边,哪怕天塌地陷,时空破灭,和你共同撑起一片属于我们自己的天空。你愿意吗?”

“我愿意!”乔珺瑶突然抬起头,迎着苏彦炽热的目光,说道。

乔珺瑶发誓此时此刻绝对是自己一生心跳速度最快的时候,“扑通扑通”简直要挣脱出去,贝齿轻咬着嘴唇,感受着近在眼前的男人气息,紧张到了极点。可这心头如打翻了蜜罐般,说不出的甜蜜,眸中微波荡漾,简直要滴出水来。

苏彦听到这句“我愿意”,仿佛一瞬间解脱了一般,身子变得松弛起来,可心头却愈加激动起来,简直想仰天长啸才宣泄这份情感。

乔珺瑶眼波如水,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脸色酡红,如桃花般娇嫩欲滴,美得让人心颤。

苏彦看着乔珺瑶娇艳的脸庞,也不再矜持,手臂揽过她盈手可握的腰身,轻轻地将其拥入怀中。

乔珺瑶被苏彦的动作吓了一跳,想要挣脱出去,但苏彦岂会容她挣开,两个手臂如铁箍般紧紧将她抱在怀里。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气息还有抚在腰间的手臂,乔珺瑶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身子酥软,只能只有苏彦将自己搂在怀中。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着,谁也不曾说话。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将乔珺瑶紧紧地包裹着,她也静静地享受着这份甜蜜,一双玉臂紧紧着揽在苏彦宽阔的腰身间。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苏彦突然开口吟起了这么一句,声音轻柔,打破了宁静。

“嗯?什么意思啊?”乔珺瑶此刻也没心思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咕哝了一声,问道。

苏彦笑了笑,轻轻抚过乔珺瑶乌黑的发丝,解释道:“意思就是说今天是什么呢?竟让我见到了像你这么好,这么漂亮的人儿。你啊你啊,你让我该怎么办好呢?”

“讨厌,油嘴滑舌。”乔珺瑶娇嗔道,可心头却是甜蜜之极,吃吃地偷笑着。

“你让我怎么办好呢?”苏彦再次说道,目光灼灼地看着乔珺瑶。

“我…我怎么知道?”乔珺瑶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妥,怯怯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