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皇子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皇子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柳浩南!”

“柳浩南竟然也来了!这次苏彦他们完了!”周围的学员纷纷惊呼,齐刷刷的看向缓缓走来的柳浩南。

柳浩南一步步走来,风轻云淡,眼眸如渊海般深邃,让人不敢直视,虽然独身一人,但却有着牵动这方虚空的力量,气息外溢,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黎越泽的神色也变得肃然起来,感受着柳浩南恐怖的气息,心渐渐沉了下去,不过还是挺了挺身子,说道:“柳浩南,你这么做恐怕有些过分了吧?”

“你有资格质问我吗?”柳浩南随意瞟了黎越泽一眼,淡淡说道。

黎越泽神色一滞,确实,在柳浩南面前,他确实没有话语权。

“本来我以为这三大势力的头目怎么也是个人物,可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罢了。”苏彦见事情到这种地步,也有了一丝火气,冷笑道。

柳浩南将头转向苏彦,眸中骤然绽出两道利芒,将苏彦再次压退了三步,轻声道:“也许是吧…但像你这样的人还远没有指责我的资格。”

“天齐,秦凯,去将苏彦带走。”柳浩南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出声道。

两人应了声,冷笑着朝苏彦走了过去,可黎越泽和石头却不示弱,立在苏彦身前,说道:“柳浩南,哪怕你势力滔天,今天我也不会让你带走苏彦。”

柳浩南的目光依旧如海面般平静,轻轻注视着黎越泽,开口说道:“你觉得你挡得住我吗?”

“我…”黎越泽呼吸骤然一滞,心头升起一阵无力感,他虽然不是怕事的人,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的反抗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呵呵,柳门主好大的威风!那如果我要保苏彦呢?”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带着丝讥嘲之意。

人们惊诧,齐齐转头看去,想看看究竟是谁,竟然敢出言讥讽柳浩南。

来人相貌儒雅,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手持一把折扇,竟然是苏彦的旧识——南宫晔!

“南宫兄?”苏彦错愕,拱手说道,不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看来苏兄有些麻烦啊?”南宫晔拱手回了一礼,笑着说道。

苏彦苦笑两声,也不言语。南宫晔见状,也不再多好,轻咳两声,走到了他的身前,面向柳浩南。

场面变得非常诡异,除了苏彦之外,其他人均是怔怔地看着南宫晔,而后神色突然变得肃穆起来,带着些惊骇。

本来已经走到苏彦身前的苏天齐和秦凯二人脸色尤其难看,齐齐向后退了一步,而后对着南宫晔躬身道:“参见殿下!”

随着两人的动作,其他人也纷纷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行礼道:“参见殿下!”

这下轮到苏彦惊愕了,怔怔地看着场中半躬着身子的诸多学员,而后再看向立在一旁的南宫晔,有些茫然的喃喃道:“殿下?”

黎越泽看着苏彦的神情,大概猜到了他也不知南宫晔的身份,尤其用手臂轻轻碰了碰苏彦,低声道:“你小子混得不错啊!连南宫殿下都为你出头。”

“他是谁?”苏彦茫然问道。

“白痴,他叫南宫晔,我古羽皇朝的六皇子。”黎越泽白了他一眼。

苏彦咂舌,这才回过神来,想不到南宫晔竟有这等身份,这才怪他神经大条,南宫本是国姓,认识南宫晔这么久他竟从未想到过这一茬,于是有些尴尬的向他行了一礼。

“将宫之中不论身份,这是规矩,大家不用如此。”南宫晔摆了摆手,和声笑道。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才有些惴惴的挺起身来,将宫虽不论身份,可皇子这身份实在有些过了,一些必要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自从南宫晔出现,柳浩南的神色变色极为难看,怔然许久后,才有些不大情愿拱手行了一礼道:“柳浩南见过殿下。”

南宫晔挥了挥手,而后朝四周扫视了一圈,轻声笑道:“不知何事能劳门主大驾,来到此处呢?”

“这…苏彦打伤了我的人,而后还大打出手,事情控制不住,所以我便前来看看。”柳浩南神色愈加难看,有些生硬的说道。

“噢,是这样。”南宫晔恍然道,而后转过头对着苏彦说道:“苏彦,为何要打伤柳门主的人呢?”

“他无理取闹在先,而且是他先出的手,我正当防卫而已。”苏彦冷笑道,而后看了其他人一眼,“至于他们,则是后来赶到,不分缘由悍然出手,若不是我朋友出手相助,恐怕我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吧?”

“你血口喷人!”柳天磊见事情不对,出声喝道。

“呵,还真是倒打一耙,无赖做派。”黎越泽在一旁冷笑道,鄙视地看着柳天磊等人,“有本事我们可以问问,在场这么多人,事情什么样我们一问便知,你们敢不敢?”

柳天磊神色一滞,没了言语,抵赖也有个限度,若是细查起来还是他们吃亏,甩了甩胳膊,扭过头不再说话。

南宫晔静静地听完他们的话,而后轻笑道:“看来有些误会,不如这样吧,卖我个面子,事情呢就这么算了,诸位就此离去,如何?”

“你一定要保他?”柳浩南转过头,神色变得清冷起来,迎着南宫晔的目光问道。

“对!”南宫晔也收起了笑容,折扇陡然合起,正色说道。

柳浩南神色不变,眼睛微微眯起,衣衫轻轻摆动,良久后,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说道:“好,我记下了。

“我们走!”柳浩南也不再多说,招呼了一声便要转身离开。

“对了,我还有句话,奉劝柳门主以后多管教管教自己的门人,将宫是激流勇进的地方,不是欺压弱小的地方,以柳门主的身份去欺辱一个新学员可有些掉身份了。”南宫晔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柳浩南身形一滞,拳头骤然攥起,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轻声道:“受教了。”

苏天齐突然转过头深深看了苏彦一眼,眸中冷意闪动,苏彦也是冷笑,迎着他的目光看去,毫无怯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