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争端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五章:争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妖界,莽莽群山。

一个身影在乱石中跳跃腾挪着,身形矫健,正是苏彦,而他对面有震动的山林吼啸声不断传来,竟是一头有两三人高的猛虎。

猛虎皮毛呈黄金般的光泽,一对獠牙从嘴巴探出,长足有一尺,闪烁着寒光,锋锐之极。惨烈的煞气从猛虎身上透出,吓得周围的野兽瑟瑟发抖。

这黄金色的猛虎乃是天妖界中有名的妖兽,剑齿虎。身躯雄壮,天生便可修炼元力,成年的剑齿虎可以虐杀人类上青境以下的武者,凶名选播,一般进入天妖界狩猎的学员一旦见到此妖兽均要绕道而行,以免受到无妄之灾。

“吼…”

剑齿虎看着眼前的苏彦,目露凶光,虎啸连连,震得山林嗡嗡作响。

“砰…”

剑齿虎陡然跃起,足有三丈高,元力在其口中盘旋汇聚,而后张口一道流光喷了出去,直刺苏彦。

苏彦轻轻一笑,扬起右掌便拍了过去,流光当场崩碎。而后苏彦同样的纵身一跃,元力滚滚,一拳朝着剑齿虎的头颅轰了过去,势若奔雷。

“砰…”

宛如钢铁的拳头硬生生地砸中剑齿虎的头颅,一声闷响之后,雄壮的身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激起一阵烟尘。

剑齿虎吃痛,低沉的吼着,缓缓爬起身后有些畏惧地看着苏彦,妖兽本来便有灵智,像成年剑齿虎的灵智已经丝毫不亚于人类,它已经感觉出眼前这人的实力要超过自己,萌生了一丝怯意。

但妖兽终究是妖兽,凶狠的本性是改变不了,澎湃的元力陡然涌出,在身边凝成一道道光环,暴虐的气息狂乱涌出,气势不断攀升。

“吼…”

剑齿虎突然动了,四蹄猛踏地面,将地面震得隆隆作响,雄壮的身躯如一尊铁塔朝着苏彦奔了过来,激起阵阵音爆之声,那威势甚至将能一座山撞成粉碎。

苏彦眸光凛冽,身形未动,识海中的念力突然潮水般涌出,凝成一道长枪,朝着剑齿虎的头颅破空而去。

念力凝形!

苏彦已经能够达到念力凝形的地步,对念力的使用可谓是驾轻欲熟。

透明的长枪泛着惊人的威压,闪电般破空而去,切豆腐般刺入了剑齿虎的头颅之中。

剑齿虎的动作骤然停止,瞳孔缩成针尖一般的大小,而后在惊愕的目光中伴着前冲的惯性撞入了一旁的小山中,山石滚滚,将其淹没在其中。

苏彦看着剑齿虎倒地的身影,轻呼了一口气,嘴角勾出了一角弧度,满意地笑了起来。

刚才苏彦施展出的念力也是念力秘技的一种,对施法者的要求很高,而苏彦能做到这一步也算非常不错了。

现在距苏彦从元明门出来已经有三四个月了,期间苏彦便回到了平静的生活中,一边学习,一边更加努力的修炼。在武道上他已经感觉触摸到了上青境的边缘,可能缺少了一个晋升的契机。而在念力上的进展相对不错,因为龙涎丹的缘故疾速膨胀的念力毕竟不是自己修炼而成,有些虚浮,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苏彦已经将其彻底的稳固了,而且还有所精进。

龙涎丹的药力很强,这么长时间里不断温养着苏彦的魂魄,让他的真元更加的精纯,此刻的苏彦已经到了筑基大成的境界。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苏彦并未展现出自己在修道上的力量,而是作为杀手锏以待以后可能出现的危机。

熟练的抛开剑齿虎的尸体,取出了里面的妖核,便不再停留,转身往外面的去了。

当苏彦走出通天塔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之声,声音很高,还伴随着一些闷响之声,像是不少人争斗的声音。

苏彦眉头皱了皱,便朝那边走了过去。

不出苏彦的所料,果然是两伙人起了争端,其中一方还是苏彦认识的,兵法舍中的同学,平时与苏彦关系还不错。

他们一行人不多,约莫七八个人,可这情况却不怎么好,站在最中间的三人均是脸上有些青肿,嘴角还带着鲜血,衣衫也有些凌乱,显然吃了不少亏。

而对面的一方人则要显得趾高气扬许多了,手负在背后,一脸傲然的看着他们。

“怎么回事?”苏彦眉头微蹙,看到自己的同学吃了不小的亏,心情自然不会好。

“苏彦!”突然见到苏彦前来,那些学员纷纷惊喜的叫出声来,骤然变得精神起来。

现在苏彦在将宫,尤其在新学员中已经有了很大的名气,不但有实力,大败柳天磊,而且加入了兵机阁,隐隐有风云学员的势头,所以大多新学员对他都有着些敬畏。

“苏彦,你来了我们便不怕他们了。”一个挂了彩的学员突然开口道,气愤地指着对面:“这些人忒不要脸了,我们三人在天妖界狩猎,得到了任务需要的材料。可他们却拦住了我们,抢了我们的东西扬长而去。出来之后,我们便和一些同学一起去找他们理论,谁知他们竟然大打出手,打了我们一顿。”

这人说话时脸色涨红,手指轻微的哆嗦着,显然是气得不轻。

苏彦眸中闪过一丝怒气,如此作为实在有些无耻了,目光凌厉,看着对方的一方人。

“你们这些小子,初入学院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给你们个机会让你们孝敬孝敬学长们,但你们还不知道好歹,真是该打。”对方的一人突然冷哼一声,神色轻蔑。

“你…”吃亏的一方听了纷纷愤怒的叫喊起来,大有一拥而上的趋势。

“别动。”苏彦伸手拦住了他们,而后看向对面的一方人,冷哼道:“你们身为学长,不照顾新人也就罢了,竟还行此不堪之事,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

“呦喝,哪来的小畜生,敢这么跟我们说话?”一人突然嗤笑了一声,冷笑声。

“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苏彦目光清冷,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