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二章:阎罗之怒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二章:阎罗之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哪怕以张丹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此刻也是冷汗直流,颤颤巍巍的用手指着沈青岚,身子因为恐惧轻微的颤抖着。

张丹秋作为金丹大成的修士在古羽皇朝中也算是一方高手了,加上修道者恐怖的杀伤力,一般的玄极境武者也不敢与他交手,平时受尽了崇敬和赞誉,开始有些轻飘飘的感觉,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极大的自信。

但此刻在沈青岚的面前,他的所有信心和信念均被狠狠的击垮了。仅仅一个眼神,却让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的吐血飞退,这个实力已经不是他能够企及的了。那股骤然袭来的宛如洪荒毁灭的恐怖气息,让他实在提不起一丝抵抗的心思。

此刻朱易安也再次回到了此处,正好看到张丹秋吐血飞退的一幕,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急忙迎了上去,有些颤抖地对沈青岚说道:“先生,误…误会,这是误会。”

“误会?”一旁的刚将苏彦从邢架了放下,转过头陡然喝道,眸中杀意涌动:“这也叫误会?若是我们再来晚一会儿,他岂不是要被你们大卸八块了吗?”

朱易安神色一滞,面露苦色,此刻苏彦这个样子让他再怎么解释也无用,心里暗骂张丹秋,惹上了这么一尊大神,一个弄不好恐怕就有灭门之灾。

“谁干的?”沈青岚再次开口,还是同样的问题。

“这…”朱易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含含糊糊地吞吐道。

沈青岚转过头,目光平静地看着朱易安,等着他的回答。

“砰…”

沈青岚见朱易安一直不说话,嘴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手掌突然朝着下面轻轻按下。

随着沈青岚的动作,一股恐怖的气息席卷八方,在他手掌按向处的虚空骤然崩碎,虚空乱流疯狂涌出,仿佛黑洞般将周围的所有人吞了下去,连一个渣滓也没有留下。

“不要…”

朱易安陡然嘶喊起来,想不到沈青岚竟突然下此狠手,一掌落下直接将将近五分之一的门人拍成了粉碎,其中有修道者将近两百人,足以横扫一个大城,但却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啊….”

“快逃!”

其他门人冷不丁地看到自己的同伴骤然消亡,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到了后来才发现这是事实,恐惧的嘶喊起来,疯狂的奔逃着。

在人们拼命想要逃亡的时候,一股恐惧的威压骤然降临,当场禁锢了他们的行动,再也不能移动一步,恐惧地看着天上那个白衣身影。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沈青岚突然开口了,看向呆立在一旁的朱易安。

“什么?”朱易安有些机械地问道。

“我叫沈青岚。”

朱易安眼神有些恍惚的点了点头,而后突然回过神来,蓦地看向沈青岚,目光中透出极大的恐惧:“沈…沈青岚?你是白衣阎罗沈青岚?”

在下面的张丹秋也听到朱易安的话,骇然地看向空中那个身影。

随着沈青岚点头的动作,朱易安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上,喃喃念着:“完了,完了。”

张丹秋也是颓然地歪在一旁,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一丝生还的机会了。白衣阎罗当年威震天下,他的一双手上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而他的凶名也不仅仅局限了战场之上,同时也在修道界流传,哪怕再大的势力也不愿去招惹这个杀星。

“难道我沉寂的久了,世人有些忘了我的性格了?敢动我白衣阎罗的弟子,你们真的不怕死吗?”沈青岚轻轻地说道。

朱易安轻轻地张了张嘴,但他知道此刻说什么也不用了,颓然摇了摇头,惨笑道:“白衣阎罗,元婴大成,但是谁能知道他是您的弟子呢?若是提前知道,这个天下有几个人敢去招惹他呢?”

“张丹秋,我不让你去招惹这个苏彦,你为什么不听呢?”

沈青岚听了朱易安的话,目光陡然转向那张丹秋,杀意凛凛。

“哼,事已至此,说这也无用了。”

张丹秋目光中透出一股疯狂之色,嘶声喊道,他并不愿坐以待毙,哪怕沈青岚修为通天,他也要拼他一拼。

于是在张丹秋说话的同时,真元疯狂的涌出,流光一闪,一个飞剑陡然飞出,带着张丹秋如闪电朝外面激射而去,速度之快,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真是可笑。”沈青岚看着张丹秋飞掠的身影,冷笑一声,手掌一挥,张丹秋上面的天空中陡然出现了滚滚雷云,一条条银蛇舞动,噼里啪啦的电流交汇声响彻云霄。

“轰…”

一道道电蛇陡然落下,撕裂虚空,逐渐交汇成一片雷海,将张丹秋淹没在其中,天地间尽是隆隆的雷鸣之音,威势之大让人心悸。

“啊…”

张丹秋的身影在雷海窜动着,但他根本逃脱了这灭世般的雷霆,惨嚎声响彻云端,一道道电蛇落在他身上,将他的飞剑劈落,身子焦糊一片,伴着元神崩碎开来,彻底的灰飞烟灭。

“啊啊啊…”

雷海将张丹秋淹没之后并为停止,而后朝元明门山门里涌来,电蛇疯狂的舞动着,金丹大成的张丹秋都躲不过去,何况是那些修为很低的门人,一时间,绝望的惨嚎着响彻天地,宛如人间地狱。

“先生,求先生住手吧!罪魁已经授首,还往先生给我们留条生路吧。”看着下面一个个身死的身影,朱易安的心头如刀绞一般,目光血红,但根本不敢去挡住沈青岚,痛苦的哀求道。

“敢动我的弟子便该有这个觉悟。”沈青岚根本不顾即将疯掉的朱易安,淡淡的说道。而后一股恐怖的威压陡然外放而出,直接将下面不能动弹的身影压得七窍流血而亡。

从张丹秋奔逃到现在还不足一炷香的时间,元明门近两千的门人已经死了一半还要多,并且还在持续的增长着。

沈青岚本来便是嗜杀的性子,本来修养那么多年有了些仁慈之心,但在见到苏彦惨状的时候直接灰飞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