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威势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一章:威势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丹秋眼睛微微眯起,显然也有些不快,不过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说道:“门主严重了,什么大行动?抓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

“乳臭未干的小子不假,但这小子是当今兵院院长的爱孙,还是将宫的学员,这事情便大了。”朱易安强忍着怒气说道,他作为门主,考虑事情要比张丹秋成熟的多,自然知道苏彦背后的势力代表着什么。元明门虽然势大,但还没有大到能与朝廷相抗衡的地步。

“门主,你变了。”张丹秋突然叹了口气。

“什么?”朱易安一怔,不知道张丹秋这话什么意思,问道。

“想当年兄弟们在刀枪火海中打拼出这个基业的时候,何曾怕过那些所谓的大人物?可现在,你变得有些畏首畏尾了,做事情瞻前顾后,再没有一丝当年雷厉风行的样子。”

“你…”朱易安一怔,想不到为大家着想,努力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举动竟然落得这么个说法,一时也有些气恼。

“唉,随你吧,记住不要伤他性命。”朱易安还想再说什么,不过想到头脑简单的张丹秋根本听不进去,重重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张丹秋目光中闪过一丝得意,而后向刑场中走去,看着浑身血肉绽开的苏彦,冷笑道:“苏彦,这便是得罪我的后果,我会让你永远记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苏彦缓缓地抬起头,许久后,本来因为剧痛而无神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盯着前方的张丹秋和张怀海,声音仿佛金石之音,让人心惊。

“如果我能活得过今日,我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让这个所谓的元明门鸡犬不留。”

苏彦的话语虽然平静,但却让在场的人心生寒意,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哼,好大的口气,本来还想饶你一命,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张丹秋先是一怔,而后冷哼一声,森然道。

“上五刑!”

张丹秋话音刚落,便让下面的人打了个激灵,骇然的看向场上,不想竟要用如此残酷的刑罚。

所谓五刑便是墨、劓、非、宫、大辟,分为五步,先是在额头上刻字涂墨,然后割鼻,砍脚,毁坏生殖器,然后便是死,也是最为残酷的刑罚之一。

随着张丹秋的声音,两个面相阴郁的瘦小老头走上了刑场,身后摆放着各种刑具。

“行刑!”

张丹秋冷笑着看着苏彦,寒声道,那张怀海也是亢奋起来,仿佛看到苏彦在自己眼前惨嚎的场景。

“轰…”

在两人正欲行刑之时,元明山所在的山峰竟然剧烈的摇晃起来,惹得所有人惊骇不已。

朱易安也是吓了一跳,直接飞身往外面掠去,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元明门管事,滚出来见我!”

一声厉喝陡然响起,响彻云端,震得元明门的人耳膜嗡鸣,一些修为低者甚至当场昏了过去。

朱易安本来已经朝山门处飞去,冷不丁听到这声厉喝,身子在空中一个摇晃险些没当场摔落,稳住身形后骇然地往外面看去,不知来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一啸竟有如此之威。

朱易安如一道流光迅速来到了山门处,看到外面的两个身影,其中一人身着白袍,容貌清冷,剑眉斜飞入鬓,一对眸子灿若星辰,正是沈青岚,而在他身旁的自然是黎越泽。

“我乃元明门门主朱易安,不知先生到此有何贵干?”朱易安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便平复了情绪,对着沈青岚躬身道。

他虽然不知道沈青岚的底细,但自己面对他时本能的感觉到阵阵寒意,所以不敢托大,生怕惹怒了对方,放低了姿态。

“你们可曾我抓了将宫的弟子?”沈青岚看了他一眼,沉声问道。

“坏了!”朱易安一个哆嗦,心中暗暗叫苦,果然找上门了,但此刻他肯定不能承认,只能硬着头皮否认道:“先生说笑了,我们怎么去拿将宫的学生?”

“哼,能一次性出动那么多修道者,除了你元明门还能有谁?”沈青岚冷哼一声,显然不相信他的托词。

朱易安暗暗叫苦,在他想着该怎么糊弄下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长啸,声音有些虚浮,可见那人已经很虚弱了。

“苏彦的声音!他果然在里面!”一旁的黎越泽听到啸声,陡然露出狂喜之色,急忙说道。

沈青岚也是听到了,二话不说便带着黎越泽往里面掠去,快逾闪电。

苏彦听到沈青岚那声厉喝的时候便知道是沈青岚到了,故而调动全身的力气长啸出声,引起他的注意。

“老师…”苏彦看到了沈青岚的身影方才露出一丝笑意,艰难的低声喊道。

沈青岚听到苏彦的声音,陡然转过头来,看到了绑在邢架上,浑身皮开肉绽重伤将死的苏彦。

“好好好…”沈青岚冷不丁的看到苏彦的惨状,怔然许久后突然冷笑出声,连说了三个好字,那声音仿佛来到地狱的夺命之音,让人胆颤。

此刻元明门的所有人已经聚集在了刑场周围,怔怔地看着场中的沈青岚,不知为何,沈青岚未有一个动作,但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生出阵阵寒意。

“谁干的?”沈青岚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很低,但却揪起了所有人的心。

“你是谁?”张丹秋虽然从沈青岚的身上感到一丝危险,不过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再加上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平复了不安的情绪,冷声问道。

“噗…”

随着沈青岚的目光转向张丹秋,一股恐怖的气息陡然生出,弥天极地,一指未动,却让金丹大成的张丹秋喷出一串血花,倒飞而出。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张丹秋狼狈的身影,许久才回过神来,骇然地看向神色清冷的沈青岚,仅仅一个眼神,却让一个金丹大成的修道者吐血飞退,这实在超乎了他们的认知。



PS:星期一了,有鲜花的投来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