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求教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七章:求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刚刚亮,苏彦也顾不得去上课,直接往通天塔奔去了。

修炼室内,苏彦盘膝而坐,感受着充盈在天谷中的念力。而后迅速的进入冥想状态,想修炼念力并没有速成的方法,只有通过冥想来慢慢积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想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

按说人修炼出念力之后,下一步便是吸收天地元力,而后转化成修道者独有的真元,但苏彦本是武者,便有些例外了,不能绝对的偏向于那一方,所以要考虑共存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苏彦的根基较稳,转化真元的过程非常顺利,天地元力入体后在三魂七魄间流转,而后转化为淡蓝色的真元力,涌入绛宫之中,最后竟然与绛宫中的元力丝丝融合,形成了独一无二的真元力,也由先前的淡金色转化为炽金色,如一轮金色的太阳般璀璨夺目。

真元与元力相互交融,也导致了苏彦虽然刚刚踏入修道之境,但体内的真元储备却极为浑厚。

但是苏彦现在的念力并不浑厚,简单的隔空取物已经很吃力,更别提什么所谓的法决和使用法器了。

尽管如此,苏彦已经很知足了,若再奢求其他便有些贪得无厌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苏彦一直在修炼自己念力,还不时往藏经阁跑着,查阅着典籍,对修道的了解也逐渐多了起来。

修道一途太过艰难,想自学成才根本不可能,所以过了没多长时间,苏彦便再继续修炼下去了,原因是遇到了很多问题,这时候他唯一的办法便是去寻沈青岚了,毕竟他也是一位修道者,而且境界不低。

“你说什么?”饶是沈青岚定力极好,但当他听到苏彦说他修炼出念力的时候仍是让沈青岚怔了一怔,差点没一口茶直接喷出来。

“我修炼出元力了,在前些天。”苏彦极为认真地说道。

“你确定?”沈青岚仍有些不信,毕竟身具灵根的人实在太少了。

苏彦也不答话,目光凝在桌案上的茶杯上,随着丝丝念力的涌出,茶杯竟凭空悬浮起来,飘在空中。

沈青岚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学生并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嘴角一阵抽搐,上下打量着苏彦,仿佛从未认识过他一样,过了许久,才开口道:“你怎么修炼出念力的?”

“那天听你讲了关于修道的事情后,我便有兴趣,到藏经阁查阅了些典籍,按照上面说的方法去感应天地元气。但起初并无顺利,我也以后自己不具有那个天赋,可在前些天我从梦中惊醒时突然发现能感应到天地元气了,然后我便拥有元力了。”

苏彦的语气仿佛在诉说一件在小事,让沈青岚一阵阵翻着白眼。

“我还真是看走眼了,想不到你还身具修道的灵根,啧啧…”

苏彦嘿嘿干笑了两声,而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将修炼中遇到的问题说了一遍。

沈青岚听后,一一为了解答起来,他毕竟高阶的修道者,对于这些问题他稍一点拨便迎刃而解了,让苏彦一阵阵的点头。

“你现在也算是筑基初期的修道者了,但你的念力薄弱,并不足以随心应用体内的真元。这样吧,我先传一个念力的使用方法,也算是一个念力秘技,可以运用于战斗中。”

沈青岚将手抚在苏彦的额头前,一股意念突然传入了苏彦的脑海中,一个个字体在苏彦心间闪烁着。

“念影针…”苏彦喃喃念着,许久后方才回过神来,欣喜不已,这个秘技可以使自己的念力凝成针形,刺入对方的脑海中,对方不防之下,必然会出现短暂的识海刺痛,从而给自己攻击的机会,非常有用。

“多谢老师!”

苏彦欣喜不已,对着沈青岚感谢道。

“一点小技巧罢了,算不上什么,再说你现在境界很低,用不到那些法术之类的。等到合适的时候,我自会传你。”沈青岚摆了摆手,笑道。

“嘿嘿…老师,您可真是天下最称职的师傅了!”

“哈哈,你这小子…不过也是我的福气,让我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不但深谙兵法,而后武道天赋也高,竟还身具修道灵根,我自然要全力培养你。”沈青岚朗声笑道,说来也是,他们这些人已经过了纵横天下的年龄,只有教出一个好弟子才能让他们真正的有成就感,在朋友面前有自豪和吹嘘的资本。

……

……

苏彦离开兵机阁之后,一直在天玄界中修炼,锤炼着自己的念力,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他的念力也愈发的壮大,变得灵动起来,能够得心应手的操控了,不像以前那样运用的非常生涩。

将近傍晚时分,苏彦与黎越泽才一同从通天塔内出来。

“前些日子我在建安发现一家酒楼,有祖传的酿酒秘方,那酒酿得醇香醉人,你不知道喝下去的感觉有多美。”黎越泽伸了个懒腰,突然转过头对着苏彦说道。

“你想说什么?”

“要不我们去喝点?”黎越泽碰了碰苏彦的肩膀,笑道。

“行,在学院也吃腻了,正好换换口味。”

“哈哈,走。”

黎越泽朗声笑了起来,拉着苏彦便往外面走,仿佛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两人一路出了学院,骑上两匹快马便往建安城的方向去了,掀起一阵烟尘。

太阳渐渐西落,将天边映得灿若红霞,红彤彤的一片,不过落在山间的道路上,却多了丝肃杀之意。

“嗯?”黎越泽挥鞭疾行间突然勒住了缰绳,随着马儿一阵“希律律”的长鸣,停在了原地。

“怎么了?”苏彦不解,也是停住脚步,转头问道。

“有些不对。”黎越泽眉头微微蹙起,目光看向远方。

渐渐的,苏彦也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因为周围实在是太过安静了,诡异的安静,让人心悸。

“快退…”

黎越泽突然喊出声,身子如飞鸟般跃起,霎那间倒退出三丈之远。

苏彦动作也不慢,胯间骤然发力,身子向后急退。

“嗡嗡嗡…”

在两人后退的同一时间,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嗡鸣,仿佛利器撕裂空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