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事了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章:事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语气很轻,但落在那侍卫的耳中却重逾千斤,险些没一个踉跄落在马来,许久后才回过神来,嘴唇一阵哆嗦,望向苏彦的目光变得骇然起来。

“你在说笑吗?”侍卫喉结一阵滚动,还有些不信。

“我有必要和你说笑吗?”英挺男子好笑地看着骇然失色的侍卫,而后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厉声道:“一个小小的侍卫竟然大言不惭地要拿当朝二品大员的爱孙去问罪,且不说苏院长会不会将你挫骨扬灰,你若敢拿了他,你猜猜将宫高层会如何?”

侍卫眼前一黑,脑袋一阵晕眩,脸色惨白一片,额头冷汗滴滴滚落。他现在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谁会想到这个少年会是兵院院长的长孙,而且还不止如此,他在建安城那么多年,知道的事情也多,他知道将宫学员意味着什么,天之骄子,更何况苏彦还是传说中的兵机阁成员,真正的核心学员,当他想到这一点便不敢再想下去了,喉结艰难的滚动着。

“你应该听说过兵机阁,你猜你今天如果拿了他,别说是你,就算你家大人他敢不敢承受来自将宫的怒火,恐怕会吓得体如筛糠吧?”英挺男子见侍卫不说话,慢斯条理的地说道。

听了这句,侍卫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嘴唇颤抖着,而后抬起头,苦笑着说道:“误会,误会。”

“误会?”英挺男子嗤笑一声,淡淡看着被吓得不轻的侍卫:“你刚才不是说要拿他问罪吗?”

侍卫惨笑一声,手脚无措的站着,也知道该说些什么,心头咯噔咯噔的跳着,恐惧到了极点,他如果知道苏彦的身份,就算借他两个胆他也不敢前来兴师问罪啊,此刻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叫苦不迭,担心自己的小命来。

弄了这么一出,让所有人都怔了下来,呆呆看着场中的苏彦,当朝二品大员的爱孙,兵院院长,这样的人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天一般的存在,暗暗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们可不敢触这个霉头。

而郑宇的脸色恐怕是场中最为精彩的一个了,本来意气风发的想要看着苏彦跪在自己面前求饶,挽回自己的面子,谁知竟然弄出这么一出。尤其是当男子说出苏彦身份的时候,他险些没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每次想起苏彦身份的时候,他的双腿都不自觉的打颤,恐惧不已。

看着英挺男子冷厉的神色,侍卫的心沉到谷底,不过他还是不傻的,知道如果再硬下去恐怕小命难保,于是很机灵地跑在苏彦的身前,弯腰恭声道:“小人有眼无珠,不知公子身份,才做出先前的蠢事来,小人给您赔罪了,还请公子大人有大量,饶了小人这一次。”

侍卫的表情简直可以用谄媚来形容,与之前傲气凌人的样子大相径庭,弯着腰,恭敬立在苏彦的身前,说着还扇起自己的嘴巴来,求苏彦饶了他。

苏彦冷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侍卫,目光轻蔑,如果他能一直硬下去或许苏彦还会看高他一点,可他这番作为却让苏彦更加鄙视,止不住的厌恶,也懒得再与这样的人计较。

“滚,回去告诉你家大人,管好他们家的人,为官之人却有这么一个蛮横霸道、欺压百姓的妻舅,也不怕被人耻笑。”苏彦赶苍蝇般挥了挥手,让那侍卫赶紧从自己眼前消失。

侍卫听了这话如蒙大赦,连忙道了几声谢,而后又转过身对着英挺男子行了一礼,便吩咐其他人带着郑宇和道人离开。

“等等。”

苏彦突然开口了,侍卫的身子瞬间僵硬,心中咯噔一声,缓缓转过后,谄笑道:“公子还有何吩咐?”

“郑宇,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打杨老板铺子的注意,哪怕你躲得再远,我也将你扒出来,打到你人事不能自理。”

“是是是,小人记住了,小人再也不敢了。”郑宇身子一阵哆嗦,忙不迭的弯腰说着。

本来苏彦还想跟那道人说点什么,但看到他迎上自己目光的狼狈躲闪,再想起他的偷袭,嗤笑了一声,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在旁边人们蔑视的目光中,本来兴师动众而来的侍卫带着郑宇和道人灰溜溜的走了,徒留笑柄。

苏彦看到他们离去,来到那英挺男子的身前,拱手礼道:“多谢大人为苏彦解围,感激不尽。”

那男子急忙回礼,拱手道:“大人当不起,我是苏院长的贴身侍卫,此次也是大人听说公子有了危险,所以让我前来为公子解围。”

“敢问统领如何称呼?”

“郑廷。”

正在苏彦与那郑廷说话的时候,杨林小心地向这边走了过来,而后趁着两人说话中的间断,拱手道:“公子多次相救于我,杨林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说完便要朝苏彦跪下去,苏彦一惊,连忙将其扶起,笑道:“言重了,我也是看不惯,再说我也是来晚了,还让你受了苦头。”

“公子这是哪里话?公子何等身份,能自降身份相救于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哪还敢再奢求什么?”

“呵呵,应该的。这样吧,事情已经了结了,你也可以回去继续你的生意了,那郑宇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苏彦笑道。

杨林应了声,然后又是一通感激之语,许久后才在苏彦无奈的目光中转身离去了,旁边的人群也事情已了,也是纷纷散去了。

“公子受伤了?”郑庭突然看见苏彦的衣衫上有些血迹,惊声道。

“无妨,先前被那道人偷袭,小伤而已。”苏彦笑道。

“对了,忘记告诉公子了,大人命我前来也是要请公子前去兵院,可能是许久未见有些想念公子了,还有便是令堂苏将军也来到建安城了。”

“噢?父亲来了?”虽然苏彦来到这个世界时间不长,但对这个父亲却是有着较深感情的,所以此刻听郑庭说起,闪过一丝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