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谁?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九章: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身子不稳,连续后退了三步,手掌震得有些生疼,一时间心头火起,往那边看去。

随着人群的分开,一列人迅速走了出来,约莫有八九人,身着劲装,为首一人端坐在马上,中年年纪,身着轻甲,眉宇有着一丝威严。

“你是何人?”苏彦心情实在不好,出手竟被这人所阻,怒气上涌,喝问道。

“我乃吏院左仆射李大人的侍卫统领。”那人冷笑一声,有些傲然的说道,而后看到倒在一旁的郑宇和道人,眸间闪过一丝怒色,喝道:“大胆刁民,不但打伤李大人的家人,还敢伤了齐先生,真是百死莫赎!”

左仆射乃是五院中的主要官员,地位在院长、常侍之下,正四品,主管一些下属分司的事务。

苏彦听到来人是那郑宇姐夫的侍卫时,更为愤怒,今天可真和这一家子杠上了,先是郑宇,再那偷袭自己的道人,然后是眼前这个侍卫,一时间冷笑出声:“还是那个劳什子李大人的狗腿子?”

“你…”那侍卫一怔,没想到苏彦竟然辱骂自家大人,愤怒之极,这时候那郑宇也急忙跑了过来,拉住他的手惨声道:“都头,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厮不但打伤于我,更是对李大人出言不逊,还伤了齐先生,真是罪大恶极。”

这个时候的郑宇再次变成了一个泼皮无赖,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向侍卫控诉苏彦,说自己如何如何凄惨,苏彦如何如何霸道和嚣张,与之前的样子大相径庭。

苏彦不屑地看着哈巴狗般的郑宇,根本懒得争辩,负起双手傲然而立,体内元力涌动,恢复自己的伤势。

“兀那刁民,你可知你已闯下弥天大祸?”那侍卫听郑宇说完,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出声厉喝道。

“何罪之有?”苏彦被他们这一番颠倒是非的功夫气得笑了起来,而后蔑视地扫了郑宇和道人一眼,说道:“你可知这郑宇欺压良善,祸害百姓,我若不打他情理难容。还有这道人,口口声声地说要拿我,不顾缘由的出手,我饶他一命,可他竟还偷袭于我,真乃小人。罪?敢问我罪在哪?”

侍卫被苏彦连珠炮般的反问弄得一滞,而后闪过一丝羞恼之色,冷笑道:“任你巧舌如簧,今日我也要拿你问罪!”

“不可,这位大人!”杨林见苏彦有危,一时大急,拦在那侍卫的前面,急声道:“这位公子所说句句属实,错不在他,还请大人开恩!”

“你又是何人?”

“都头,事情都是因他而起,此人是个无赖,欺压良民,我看不惯便欲出手教训教训他,谁知这人突然跳了出来,将我毒打一顿。”郑宇见状急忙上前,指着杨林污蔑道。

“你…你血口喷人!大人….”杨林想不到这郑宇竟然如此无赖,颠倒黑白,一时气到了极点,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哼,将此人也拿下!”侍卫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大人…大人,不可相信他啊!”杨林还想辩解,但不等他说完便已经被侍卫身后的人拉倒了一旁,按倒在地。

郑宇见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恶狠狠地看了狼狈的杨林一眼,下巴扬起,再次变得高傲起来,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苏彦冷眼旁观,他已经看出了这个侍卫跟郑宇是一路货色,所有也懒得再解释什么,冷笑不语。

“还不赶紧跪地受伏,好免了一番皮肉之苦!”侍卫看见苏彦的样子,怒气上涌,厉喝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跪地受伏!先前那道人也说过这话,现在闭嘴了。”苏彦冷笑一声,不屑地瞟了那侍卫一眼。

“你…”侍卫没想到苏彦竟然辱骂于他,气得头顶生烟,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而后重重地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侍卫上前擒住苏彦。

随着侍卫统领的动作,其他侍卫纷纷抽出刀剑,将苏彦围在其中,而后缓缓向他逼了过去,目光冷厉。

苏彦目光依然平静,单手持剑,立于身子一侧,冷眼看着围上来的侍卫。他虽然不愿在建安城中悍然出手,但当别人踩到自己头上时他不介意杀上那么几个人,好让他们知道自己并非是软柿子,任由揉捏。

人们紧张地看着场中局势,没想到事情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引得官府出面干预,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虽说苏彦始终在理,帮他们教训了郑宇一番,但当他们面对着场中明晃晃的刀剑时,他们心中的那丝正义和同情很快便烟消云散了,摇头叹息不已。

“如果你们动了他一个汗毛,我敢打赌你们所有人会后悔一辈子。”在气氛绷紧到极点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一旁传了过来,打破了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声音清朗,还带着丝讥讽之意,惹得他们纷纷转头看去。

为首一人年岁不大,但眉宇间自有一番威严,目光炯炯宛如星辰,透着股英气。另外还有十余人跟在他的身后,身着公服,腰佩长刀。

当侍卫统领看向来人的时候,瞳孔骤然收缩,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许久后才出声问道:“兵院?你们想干什么?”

“这个话正是我想问你的。”为首的英挺男子看了侍卫一眼,轻笑道。

“这人打伤了我家大人的家眷和供奉,我前来拿他问罪。”

“你不能带走他。”英挺男子淡淡地说道。

侍卫听了这话一怔,而后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喝道:“怎么?你们兵院的手还真长,敢干预我们吏院的事!”

苏彦见那个男子前来的时候,心里也是错愕,看起来有些面熟,不过却是想不起来了。此刻听到他们的对话,才大概明白了其中所以,含笑不语。

“我说了,你不能带走他。”英挺男子依然平静。

“哼,你可知我家大人是谁吗?”侍卫带着些傲意,嘴角勾出一丝冷笑,说道:“我家大人乃是当今吏院左仆射李大人,误了他的事,你担当的起吗?”

英挺男子听了这句,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问道:“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

“他叫苏彦,乃当今兵院苏院长之孙,将宫兵机阁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