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相求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四章:相求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到达少始境大圆满的境界后,苏彦感觉到自己几乎有了飞跃性的提升,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力量感。

苏彦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身轻呼了一口气,走出了修炼室,往通天塔外走去。

出来之后苏彦便去寻乔珺瑶了,两人一块到建安城中玩乐了一番,分别后苏彦见天色已经晚了,便不准备再回将宫,往自己的宅子行去。

“少爷,您回来了啊!”

一个家丁见苏彦回来,急忙迎上前来见礼,而后将苏彦扶了下马,牵着马往一旁去了。

苏彦来到正堂中坐下,下人上了茶水,苏彦便品了口茶,休息了起来。

这时,先前迎来的家丁再度进来了,来到了苏彦面前,说道:“启禀少爷,前些日子有个约莫三十来岁的汉子前来寻您,说是有事相求,不过您也不在,我便打发他回去了。”

“嗯?叫什么名字?”苏彦有些奇怪,问道。

“姓杨,说叫杨…杨,对了,叫杨林。”家丁想了一会儿,突然说道。

“杨林?”听到这个名字,苏彦一怔,突然抬起头看着那家丁:“他说有何事了吗?”

“没有,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挺着急地,少爷认识他吗?”家丁狐疑道,因为他看那杨林最多也就是个生意人,不大相信与自家的少爷有什么交集。

“莫非他出什么事了?”苏彦皱起眉头,想了起来。

苏彦想了一会儿,突然对着家丁吩咐道:“你这样吧,我给你那个人的地址,你现在派人前去寻他,让他来见我。”

家丁一怔,显然没想到自家少爷会这么重视那人,但他也不敢违逆苏彦的意思,行了一礼便扭头去了。

“那杨林性情豪爽,为人刚硬,一般不愿去求人,再说我与他不过两面之缘,他亲自登门来见我,肯定是有要紧之事。我曾经受过他的情,若是让他出了意外我心里也过不去。”苏彦这般想着,继续坐了下来,等着那杨林前来,想看看他究竟有何事。

等了不到半个时辰,门口响起一阵马蹄声,那家丁一路进了正堂来,而那杨林正跟在他的身后。

“少爷,人我带来了。”家丁对着苏彦行了一礼,说道。

“嗯,你先下去吧。”苏彦应了声,让他下去了,不过看向杨林时,却是让他一怔。

杨林本来长得也算标正,人高马大的,家境也殷实,所以看起来也有一番威严,不过这么久不见,脸颊竟然变得瘦削了不少,有些苍白,憔悴了很多。

“你这是怎么了?”苏彦诧异于杨林的变化,问道。

“哎,让苏公子见笑了。”杨林神色黯然,惨笑道:“本来不愿麻烦公子的,可是小人现在的状况实在危急,除了公子外,我再也找不到一个能救我之人了。”

苏彦一惊,想不到什么事情竟让这个汉子颓然到这个地步,急忙问道:“你先别急,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哎,说来这也怪我贪心,才受了这无妄之灾。”杨林颓然一声长叹,重重挥了挥手。

“这些日子我的生意做得比以前好了许多,客户也多起来,我见收成不错,有了本钱,便在东市多开了两个店面。但在东市也有个做皮毛生意的,名叫郑宇,据说他的小舅子在城里当官,所以为人骄横,祸害四邻。但是别人害怕他的权势,也是一直忍让,不敢与他相争。谁知一个月前他竟然找上了我,说要购买一个我在东市的店面,我本来便不愿意卖,何况他的价钱出得极低,还不足价格的一半。”

“他不愿,便整天让人来捣乱我的生意,甚至找上我家里来,我无奈之下只能将铺子让给了他。谁知他竟然还不满足,得寸进尺,还要我在此处的总店,我自然不肯想让,他便更加无赖起来,还将我在东市的店面给砸了,然后整天前来寻衅,前些天还来到我家将我毒打了一顿,说五日之内将店面盘给他,不然便要将我赶出建安城。我本来想告官,可是想来我一个平民,怎么可能告得过他?哎,无奈之下,只能来找公子,希望公子能救救我一家。”

杨林越说越是黯然,声音变得有些颤抖起来,说完竟然直接给苏彦跪了下去,吓了苏彦一跳。

“你看你,这是作甚?赶快起来。”苏彦急忙将杨林扶了起来,安慰了一句。

“哼,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放心,这忙我帮了,看我如何为你出气!”苏彦冷哼了一声,目光变得冰冷起来,他平生最恨这种仗势欺人之辈,再说他也欠杨林一个情,自然不会拒绝。

“啊…谢谢苏公子,谢谢恩公。”杨林一听这话,激动不已,手掌微微颤抖着,便要再次向苏彦跪倒下去。

“行了行了,不用这样,这是应该的。”苏彦连忙挡住杨林,抚慰道。

杨林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此时也是激动得难以自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激地看着苏彦。

“他什么时候要再去你那收店?”苏彦问道。

“明天下午,他说他会带着人前去我的店铺,让我把一切地契备好。”

“嗯,你先回去吧,到明天下午时我会过去解决了这事。”苏彦想了会儿,说道:“来人,送杨老板回去。”

“那麻烦公子了,小人先告退了。”杨林激动地连连道谢,而后便跟着前来的家丁一块离开了。

苏彦看着杨林离去时的身影,眸中闪过一丝厉芒,他虽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或者好人,但当有人胆敢威胁到他身边人的时候,他便绝不会手软,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

天色已经晚了,苏彦收拾了一番便直接去休息了,次日上午也是来到了将宫之中,听完了上午的课程,在下课后便给黎越泽和乔珺瑶打了个招呼,独自往城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