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撼天印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八章:撼天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衣人自顾点了点头,而后和苏彦闲聊起来,神色淡然。

但苏彦却是越聊越心惊,眼前的这个男子在战争和兵法上造诣已经高到令人发指的程度,看似闲言碎语,但其中对战争的理解和分析却让苏彦这个自负兵法奇才的人自叹不如。

“对了,你看看我,光顾聊天,竟然忘了介绍我自己了。”男子突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我叫沈青岚,也是兵机阁的教授之一。”

“学生记下了。”苏彦恭敬说道。

“聊了这么久你可能也对我有些了解了,我或许不是这将宫中最精通兵法的人,但却是最适合当你老师的人。苏彦,你可愿拜我为师吗?”沈青岚的目光突然变得肃然起来,原来云淡风气的气质突然变了,如渊海般深不可测,让苏彦阵阵心悸。

“我愿意。”苏彦认真地说道,眼前这人确实有资格做他的老师,从他的谈吐间可以看出此人绝非常人,而且他对战事的理解和分析也让苏彦很有收获,所以苏彦毫不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

“很好,我今天收了个好弟子,希望你日后能有所成就。”沈青岚身上的气势突然消失了,再次变回先前的样子,让人如沐春风。

苏彦撩起了衣衫,恭恭敬敬地行了拜师礼,叩了三个响头。

“行了,起来吧,不用这么多礼。”沈青岚说道,笑容满面,显然对苏彦这个弟子非常满意。

“你既然已经成了我的弟子,我怎么也得准备些礼物。这样吧,我现在手中有一本失传的阵法典籍和一个武技卷轴,便送给你吧。”沈青岚笑道,而后从身后拿出了一本已经有些年份的书本和一个卷轴,递给了苏彦。

“谢老师!”苏彦也不客气,有些兴奋地接了过来,像沈青岚这样的人物所赐的肯定不是会凡品,让苏彦欣喜不已。

“那个阵法典籍是我费了一番手脚才找到的,你好生研读,有不懂的可以前来问我。至于那个卷轴是别人送于我的,听说是高等的地阶武技,我也不是武者,要了也无用,便送给你吧。”

“怎么?老师不是武者?”苏彦疑问道。

“对啊,很吃惊吗?”沈青岚笑道。

“有点,对了,恕学生多嘴,敢问老师今年贵庚?”苏彦有些郝然地问道,因为他觉得沈青岚实在有些太年轻了。

“五十七。”沈青岚淡淡说了句。

“什么?五十七?”苏彦险些没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眼睛瞪得铃铛般大小,他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张犹如白玉般的清秀脸庞与一个将近六十的老人联系在一起。

“对,五十七。”沈青岚再次确认了句,有些好笑的看着苏彦:“你难道没有听说一个词叫做驻颜有方吗?”

“呃…好吧。”苏彦干笑了两声,不再说话了,怕再给自己带来些震撼。

沈青岚笑了笑,端起茶杯品了口茶,而后说道:“你以后每个甲日时下午前来寻我,我会给你授课。另外有任何问题时可以来此处寻我,我会给你解答,兵机阁的授课方式比较随意,看教授自己所好的。”

“知道了。”苏彦应了声,所谓甲日对应的便是天干地支中以甲开头的日子,每十天有一天,六十天为一个循环。

“对了,我还有一事,以前听闻学院中藏经阁,可有相应的权限,如今我已经进入兵机阁,可有权限了吗?”苏彦突然想到了这事,问道。

“有的。一般你们新进学员会在后半年得到第一层的权限,第二层要需要相对应的功绩点或者成绩,我确实可以给你第三层的权限,不过你还是新学员,给你第二层吧,等过段时间你感觉需要到第三层时我再给你。”沈青岚说道。

“多谢老师。”苏彦大喜,赶忙谢道,作为天下最负盛名的学府,里面珍藏的典籍想想都让苏彦兴奋。

“行了,你去吧,你权限的事情我会帮你弄,到明天估计就可以了。”

“那好,学生先告退了。”苏彦稽首行了一礼。

“嗯,去吧。”沈青岚笑着摆了摆手。

苏彦出来后寻了一番秦逸臣,想来还未出来,便独自一人回去了。

今天的收获着实不小,让苏彦心情变得极好,得到了一本珍稀典籍和一个武技卷轴,还取得了藏经阁的二层权限,对于沈青岚除了敬佩之外又多了些感激,从他的行为言语间能看得出来,他对苏彦确实是爱才之心,不曾藏私。

苏彦一路回了宿舍,当他进去的时候黎越泽也已经在那了。

黎越泽见苏彦回来,满面春风,带着些酸味说道:“吃屁了吗?看把你给美的。”

“哈哈,今天收获不小,当然得高兴。”苏彦懒得搭理他的酸话,说道。

“什么收获?”黎越泽听苏彦这么说,也来了兴趣,凑上前问道。

“拜了个师傅,很有见解的大师,临走前还送给了我一本珍稀阵法典籍和一个武技卷轴,再加上藏经阁二层的权限。”

“你个畜生!”黎越泽听完大为嫉妒,极为不满的骂道。

苏彦哈哈笑了两声,此刻他正在兴头上,也由得他去骂,丝毫不在意。

“老师?叫什么名字?”黎越泽白了他一眼,随口问道。

“沈青岚。”

“沈青岚?怎么那么耳熟呢?”黎越泽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显然他听说这个名字,不过有些记不起来了。

“你听说过?”苏彦也有些好奇,问道。

“别动,你让我想想。”黎越泽摆了摆手,眉头皱成了川形,轻轻踱着步。

苏彦也不再说话,自顾喝着茶,看着来回走动的黎越泽。

“沈青岚,沈青岚…沈青岚?”黎越泽正喃喃间,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而后瞪得宛如铜铃般大小,上前一把抓住苏彦,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声音有些颤抖:“你是说沈青岚?白衣阎罗沈青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