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七章:兵机阁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七章:兵机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彦和秦逸臣点了点头,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的水平,所以不会因为一些成功就觉得自己有多少优秀,这点自知之明他们还是有的。

一行三人一路走着,穿过了很多庭院楼阁,逐渐走入了后山处,过了大约一刻钟,前方出来了一座清秀的山峰,上面有着开凿出的石阶,他们便顺着小路走了上去。

走了一会儿,山峰变得平缓起来,前面出现了一处平地,一座庭院坐落其中,用青石砖所著,映着周围蓊蓊郁郁的树木和排排翠竹,显然格外幽静。

孙坚带着二人来到了庭院前,走了进去。

庭院很宽阔,占地足有三四十亩,孙坚指着正中间的大厅说道:“这是讲厅,兵机阁的学员一般都是分散的,不会同时来到此处学习。如果有客座长老前来讲习或者有重大事情宣布的话,所有学员便集结在此厅内集合。”

苏彦和秦逸臣朝里面看了眼,而后点了点头。

之后孙坚带着他们四处转了转,介绍了一番兵机阁的布局,最后来到一处偏房处,走了进去,内有桌案书架,摆放着诸多竹简书簿,有一个老者端坐其中。

“李老。”孙坚也是躬身行了一礼,恭声道,苏彦和秦逸臣见状,也不敢托大,跟着行了一礼。

老者应了声,抬起头来,看了孙坚身后的两人一眼,问道:“这就是那两个新进学员?”

“对,还请李老帮他们登记下。”孙坚应了声,而后说了二人的名字。

老人点了点头,而后手指拂过桌上的书簿,最后抽出其中一本来,书写了一番。而后取出两个木牌,立指为刀,在上面刻了起来,随着手指的跳动,木牌上开始绽放出蒙蒙的光辉,两人的名字渐渐成形,而且字体苍劲有力,飘洒有致。

苏彦和秦逸臣看得目瞪口呆,能将元力控制到这种程度,而且刻出的字体丝毫不逊于那些书法大家,可见其功夫。

孙坚看着两人的神色,笑了声,歪头对着二人轻语道:“这位可是我古羽极富盛名的书法大家,而且也是最强大的符师之一。”

“符师?”两人震撼,失声道。

符师可是这个世界最为神秘,也是最尊贵的流派之一,符师或许不是多少强大的武者,但是由他们用元力刻画出的符纸却是具有鬼神莫测之力,神妙之极。

看着孙坚点了点头,苏彦和秦逸臣再次看向了那不起眼的老人一眼,心头震撼,越发觉得将宫深不可测,竟能有拥有如此强大的符师。

“行了,拿去吧,将这个腰牌放好,这是证明你们兵机阁学员的凭证。”老者将木牌递给两人,苏彦和秦逸臣急忙接过,道了声谢。

腰牌不知是何材质,温润如玉,散发着蒙蒙的微光,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仿佛用黄金滴铸而成。

孙坚向老者道了声别,便带着两人离开了。

“兵机阁教授学员方式与外面不同,有固定的教习,每个教习一般会带五个学生,你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去请教你的教习,他也定时的对你教授一些东西。”孙坚出来后对着二人说道,“通过你们在小世界的表现,已经有相应的教习选中了你们,我带你去见他们。”

“我们俩个的教习是同一位吗?”秦逸臣问道。

“不是。”

秦逸臣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声,而后看了看苏彦,苏彦也是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一路穿过许多亭台,孙坚停在了一个庭院前面,然后指着其中一个对苏彦说道:“进去吧,你的教习在里面等着你呢。”

苏彦应了声,而后跟秦逸臣道了声别,然后走到门前,轻轻叩响了门。

“进来。”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出来。

苏彦整了整衣衫,便推门走了进去,房间里非常宽敞,中间放置着一张桌案,镂空的香炉上青烟缭绕,溢着淡淡的香气,古朴幽雅。

一人跪坐在桌案前,身着一袭白衫,面容清秀,剑眉斜飞入鬓,平添一缕英气。眸子宛如夜空般深邃,透着睿智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看似年岁不大,最多三十岁左右,但那双仿佛阅尽世事和沧桑的眼睛却不是年轻人可以拥有的。

“坐吧。”那人看了苏彦一眼,轻声笑道。

“谢谢。”苏彦应道,而后谨慎了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苏彦始终感觉在他面前自己毫无秘密可言,仿佛一切都逃不过那双如渊海般深邃的眼眸,所以心头有些惴惴。

“不用紧张。”白衣人仿佛看穿了苏彦心头所想,和声道,而后为他斟上了一杯茶:“你叫苏彦?”

“对。”苏彦恭敬的接过茶杯,回道。

“仗打得很漂亮,你很聪明,也很有天赋。”

“先生过奖了。”苏彦说道。

“你怎么敢确定你派兵外出迎敌,他们一定会涌出城中呢?如果他们不一拥而入,而后让人去打探一番,你城不是破了吗?”白衣人问道。

“也是冒险,不过我还是有信心他们一定会不加考虑,一拥而入的。”苏彦平静地说着,语气平缓:“起初我选科尔沁士兵为敌人的时候便考虑到了这点,科尔沁民风彪悍,所以不会想那多,利于我的计划。再者我先是夜袭,断了他们的粮草,让他们因为愤怒失去理性。再加上,他们已经连续攻城数天,死伤无数却毫无存进,压抑的怒气像是将要决堤的洪水,而我正是给了他们这个突破口,所以当他们看到城门大开时根本不会有丝毫犹豫。”

白衣人静静地听完,而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眸中闪过赞赏之意,说道:“思虑得当,而且善于推演,不错。”

苏彦轻轻应了声,没有搭话。

“你很擅长阵法?”白衣人再次开口。

“还算不错。也对这些感兴趣,所以喜欢看些阵法类的典籍,然后思考一番,运用时也得心应手。”苏彦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