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败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五章: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紧绷了好些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苏彦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正午,连苏彦自己也微微咋舌,想不到自己会睡那么长时间。

刚从通天塔回来,苏彦也不想马上再去天玄界内修炼,因为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太好,所以便出去随便逛了起来,放松放松心情。

“消失那么多天了,也该去看看她了。”苏彦突然想起了乔珺瑶,自己去通天塔那么长时间也未跟她联系,想必她一定有些着急,所以想去看看她。

于是苏彦一路走着去了她的教室,但却不见她的身影,有些失望的叹息一声,正想转身离开,突然看到一个俏皮可爱的身影,正是乔珺瑶的闺蜜——姚可馨。

“姚姑娘…”苏彦急忙叫了起来,大步走上前去。

“咦…苏彦?你怎么回来?”姚可馨听说叫声先是一怔,然后惊奇道。

“嗯,昨天刚回来的,珺瑶呢?”苏彦应了声,而后有些着急地问道。

“刚回来就开始找,看把你给急的。”姚可馨掩嘴轻笑,打趣道。

苏彦干咳了两声,没有搭话。

“她也是刚走,你现在出去追可能还追的上。”姚可馨说道。

“好,那我先走了,告辞了。”苏彦听了这话,也懒得再多说了,告了声别便飞一般离开了。

“哎哎哎,什么人呐…”姚可馨看着他兔子般的身影,微微错愕,而后气恼地跺了跺脚,嘟囔道。

乔珺瑶此时也是刚出将宫门,也不乘马车,随意的漫步着,心绪也不知飘向了什么地方。

“珺瑶?”一声叫喊突然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嗯?”乔珺瑶错愕,转头看去,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向这跑来,仔细一看竟是苏彦,欣喜之余也是朝他扑了过去。

“哈哈…”苏彦张开大手将乔珺瑶揽进怀里,有些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清香,说道:“想我了吗?”

“想…”乔珺瑶低声喃喃着,而后有些怨恼的抱怨道:“你还好意思说,走了那么多天也没个消息,害我一直担心。”

“我不是也没办法吗?战场之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我这还算快的了,这不一出来便前来找你了吗?”苏彦有些无奈的说道,手掌轻轻抚过她柔滑的青丝。

“嗯,没受伤吧?”乔珺瑶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放心吧。”

说完之后两人便不再说话,静静地相拥在一起,享受着这份幸福与甜蜜。

“呃?你怎么不问我打赢了没有?”苏彦干咳一声,问道。

“为什么要问?你没事就好,其他的我不在乎。”乔珺瑶轻声喃喃道,语气轻柔。

听了这话苏彦先是一怔,而后心头蓦然涌上一股暖流,感动不已,抱住乔珺瑶的双臂微微紧了一些。

“珺瑶,能得到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苏彦怅然说道。

“嗯。”乔珺瑶面色酡红,有些羞涩地应了声,将头埋进他的怀中。

……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第二天苏彦也没有去上课,而是去通天塔中修炼了一番,经过连续的战场征战,苏彦对武道也多了些感悟,将其融入了其中,颇有所得。

苏彦现在体内的元力积蓄已经超出了一般少始境三重天武者的水准,正在向少始境大圆满的境界迈进。自从得到古寒留下的功法以后,苏彦的修炼进度一直不错,比先前高出许多,这也使信心倍增,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丝向往。

夕阳西落,映得天地间红彤彤的一片,云彩灿若红霞。

苏彦到膳房随意吃了些东西,便往宿舍去了,当他回到房间中,正要去洗漱一番,房门突然响起。

苏彦愕然看去,蓦然露出喜色,竟是黎越泽回来了。

“回来了?怎么样?”苏彦急忙上前,有些关切的问道。

“输了。”黎越泽耸了耸肩膀,说道,而后补了一句:“不过没出人命。”

“输了正常,别在意,条件太苛刻了。”苏彦笑了笑,而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也没什么压力。”黎越泽笑笑,而后目光突然转向苏彦,有些恶狠狠的说道:“但是当我得知你竟然第一个获胜出来,而且大败对方六万大军,我的心里瞬间变得不平衡了。”

苏彦一怔,干咳了两声,也不知道怎么答话,而后苦着脸说道:“这不能怪我吧?”

“当然怪你。”黎越泽白了他一眼,满脸鄙视地说道:“见过变态的,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你还是人吗?”

“你可以膜拜我,我不会介意的。”苏彦促狭道。

“你去死吧!”黎越泽正在喝着茶水,险些没直接喷出来。

“不过你还不错啊,三天的粮草你能坚持到现在,你怎么打得?”苏彦岔开了话题,问道。

黎越泽叹了口气,说道:“想办法弄了些粮草,不过还是没能守住,对方的攻城器械太多了,应付不来。”

苏彦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呢?我出来的时候净是听见那些教习在谈论你,守城战竟然还能主动出城破敌,你还真是个鬼才。”黎越泽满脸嫉妒和愤恨的问道。

苏彦笑了笑,将自己的计划和布局跟他大概说了一遍。

黎越泽听完后沉默了起来,眉头蹙起,眼神中少有的专注,而后突然摇头赞叹道:“妙计,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环环相扣,请君入瓮,还真有你的。”

“呵呵,不过也是冒险,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会导致最后的败局,只能说我胆子比较大点而已。”

黎越泽嘴角抽了抽,满脸鄙视,也懒得再搭理他了,自顾扭过头去睡了,不一会儿便传来了呼呼的鼾声,想来是实在有些累了。

苏彦笑了笑,也躺了下去,手枕在头后面,目光明亮。试炼已经结束,以他的表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兵机阁名额是跑不掉,所以苏彦此时也有了一丝期待,想看看这传说中的兵机阁究竟有何不凡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