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兵机门徒

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破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三章: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拼命攻城那么多天,而且死伤无数却不能越雷池半步的科尔沁士兵看到城门大开时,仿佛一个饥肠辘辘的乞丐突然看到敞开了门的美食屋,想也不想便嚎叫着潮水般涌了进去,愤怒充斥着心胸,想要快一些进去然后城中的所有人砍成粉碎。

此刻围在城门外的科尔沁士兵足有两万人,几乎是他们全部兵力的百分之九十,争抢着蜂拥而入,险些没将城门挤碎掉。

一阵拥挤过后,科尔沁士兵大多已经进入了城中,此刻正贪婪着看着里面的场景。但令人错愕的是,放眼望去,他们竟未有一个人影,街道上空无一人,一片萧瑟之意。

等他们站定之后,竟然发现脚下有一些湿滑,于是愕然的往地面看去,竟然湿漉漉的,也不知是什么。

渐渐的,有些略微精明些的士兵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而后突然高声喝道:“不好,快撤出去。”

然而,等他们醒悟过来已经晚了,耳边突然响起箭矢破空的咻声,而且越来越高,当他们抬起头看去的时候,密密麻麻的箭矢横空而来,箭头处燃烧着火焰。

“轰…”

箭矢落地,大火冲天而起,以烈火燎原之势迅速将此地燃成一片火海,火焰吞吐宛如恶魔吐信,令人心悸。

这正是苏彦定下的计策,在昨日晚上苏彦便已经让大部分士兵和百姓撤到了后城处,在房屋之上铺满了稻草等易燃之物,然后用油泼满了这片地域,哪怕有一个火星也能将此处引成一片火海。

“啊…”

火焰越燃越旺,将在场的所有士兵包裹在里面,惨叫声和求救声惊天动地,浑身带火的士兵嘶喊着到处乱蹿,生生将此地变成一处人间地狱。

火光冲天,将天空染成血红之色,身在外面的元木儿自然看得见,突如其来的变化险些让人当场昏厥,勉强稳定了心神,喊道:“来人,去给我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随我救援。”

本来元木儿所率的人马已经到达了离城门的不远处,即刻间便已经来到城门处,但城门处拥挤不堪,再加上里面燃起冲天火海,所以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场面变得更加混乱。

随着火焰的升起,本来在城门处还未进入的士兵便匆忙想要退回去,城里的惨叫声让他们头皮发麻,心生惊惧,大多都吓破了胆,不要命的往回头,于是变得更加拥挤混乱,相互推搡,被生生踩死的不计其数。

城门处的士兵方一散开,里面火海中的士兵便好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哭喊着拼命往外奔了出来,无数浑身带火的科尔沁士兵径直冲入了方阵之中,吓得旁边的士兵纷纷后退,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而在这时,里面突然响起隆隆的马蹄声,从势头稍减的火焰中直接奔了出来,丝毫不停,直接杀入科尔沁的战阵之中。

而埋伏在后城的步兵也早已从一旁绕行过来,此刻随着骑兵直接冲杀了出来,士气如虹,奔向科尔沁的军阵。

科尔沁的士兵经过这么一番连续的突变,早已经吓破了胆,根本抵挡不了士气如虹的苏彦士兵,还未反抗不一会儿便直接惨叫着四散奔逃了。

骑兵在前面反复冲杀,步兵在后随行,宛如苍狼般在羊群中肆意横行,将对方杀得狼狈逃窜,留下满地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

此时的元木儿目瞠欲裂,怒吼嘶喊着想让士兵不要慌乱,集结迎敌,但已经吓破了胆的士兵哪还能听见他的话,不顾一切的狼狈奔逃。

“啊…”盛怒之下的元木儿陡然拔出腰刀,随手将一名冲来的骑兵砍落,而后怒吼着奔了上去,刀光闪烁间血花四溅,头颅翻滚,状若疯魔。

而在此时,一骑快马如闪电般奔来,苏彦端坐其上,手持长枪,眸绽冷电,紧紧盯着元木儿。

突然,战马前蹄猛踏地面,径直跃了出去,而苏彦的眸中陡然射向两道精光,手中长枪如蛟龙般朝着元木儿扎了过去,势如奔雷。

元木儿一惊,身子微微下落,腰刀拍向枪尖,将其震到一旁,避过了这道锋芒。

而苏彦丝毫不停,枪尖在空中绕了个圈,然后顺势扫了出去,金光纵横飞舞,压向元木儿。

元木儿也是个武道高手,腰刀挥舞间元力纵横,绽出道道乌光,锋芒不亚于苏彦。

苏彦神色冷静,不断出手,一把长枪被打舞得虎虎生风,扎枪如灵蛇吐信,势如奔雷,让元木儿难以招架。枪尖舞动,矫若游龙,让人捉摸不定,震得元木儿虎口生疼,腰刀险些脱手而出。

元木儿越打越是心惊,眼前的这个青年看似年轻,但却实力惊人,竟能一直压制着他,险象频生。

“唰…”

苏彦手持长枪用力劈在了元木儿的刀锋上,而后左手一抹,龙渊剑陡然出鞘,划出一道剑芒,斩向元木儿。

元木儿大惊失色,瞳孔骤然收缩,右手用力震退枪身,身子倏然跃起,才险险避过那道剑芒,但胯下的战马却哀鸣一声摔倒在地。

元木儿落地后身子不稳,蹬蹬蹬连续后退三步,但苏彦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战马跃行间已至身前,黑金色的长枪挺刺出去,疾如雷霆,仿佛要刺破苍穹,枪芒破空,杀气凛冽。

元木儿腰刀迎上,虽然挡住了这一击,但却喷出了三大口鲜血,身子再次疾退。

苏彦神色冷淡,身子骤然跃下,体表间元力跳动,凝在右掌间,将长枪用力掷出,化作一道黑金色的流光射向元木儿,在虚空中激起阵阵涟漪。

“砰”

随着一声脆响,元木儿的腰刀应声断裂,而长枪去势不止,当场穿胸而过。

伴随着元木儿死不瞑目的目光,苏彦径直跃到他的身旁,剑锋划过,血柱冲天而起,头颅咕噜噜的滚落在地。

“尔等主将已死,投降不杀!”